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本体
    雪域领主一把将苏秋抓起来,恶狠狠的看向苏秋,苏秋被抓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被雪域领主抓住的苏秋不能动弹分毫,凭借这样的力道,被抓住就必死无疑。自己应该早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否则也不会成为板上之俎。

    寒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其实自己早就该想明白的。这样稀少的雪妖会形成这样大规模的聚集一定是有其中原因的。

    想要凝聚这么多的雪妖,单凭雪妖自行形成肯定是不可能的,必然是出现了某位凌驾于众雪妖的绝对存在才会这样,而这样的存在正是面前的雪域领主!

    可雪域领主的出现也并非偶然,他们所深处的地方说明了一切,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墓!

    可是究竟要埋藏谁?看起来这并不是雪域领主的墓葬,因为雪域领主正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且看起来并没有濒死的先兆。那么,这个墓葬就应该是……

    寒烟突然间反应过来,那只雪妖!寒烟一个箭步窜到那只雪妖背后,用手锁住雪妖的喉咙。

    雪域领主瞬间暴怒。

    “咥!――”

    手不禁收紧,苏秋被捏在雪域领主的手中,整个身体被挤压,“寒…烟,别惹他,我要死了!”

    “我只是在救你!”

    苏秋的脸憋的通红,一股不屑:“哈,那还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雪域领主有这么大力气。”

    寒烟瞪了苏秋一眼,将身子完全藏在雪妖后面:“喂,雪域领主,像你这种生物应该是可以听懂人话的吧!”

    雪域领主捏了两下苏秋,每一次都将苏秋肺腔内的气体都给捏出去,就像是在捏一只小黄鸭,而且还会吱吱叫。

    寒烟稳了稳,毕竟和这么大的怪物交谈,无形中就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压力,继续说到:“我知道你手上有人质,但是我手上也有。然而我和你手上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关系,你捏死他我也不会损失什么……”

    “哈,原来…如此。”苏秋在雪域领主手中调侃道。雪域领主对苏秋说的话十分不耐烦,手部微微一用力,苏秋:“噗……”

    此刻寒烟一丝都没有心疼苏秋,反而感觉雪域领主做的让自己心里很愉快。

    “但是相反,我相信我手里面的雪妖对于你来说一定十分重要吧。”

    “咥――”

    一股寒气喷出,寒烟正在寒流中心,整个身体迅速结霜,寒烟颤抖着喊出一句话:“就算是你把我冰冻,我也有把握在被冻结之前将这只雪妖杀死。”

    雪域领主停了下来,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双手紧紧的握着拳。

    苏秋被紧握在雪域领主的手心,说不出一句话,眼睛里面布满血丝,舌头都搭了出来。

    雪域领主喘着粗气,慢慢将手松了一点。苏秋虚弱的挤出几个字:“我…要…死…了……”

    看见雪域领主的表现,寒烟稍稍有了点信心,虽然能听懂人话,但是智力并不高,凭借寒烟的智力,完全可以碾压雪域领主:“那我就当你是妥协了,首先对于我们给你们造成的伤害我深表歉意,其次,我们并无恶意,只是为求一滴雪女之泪。”

    雪域领主瞪着寒烟,没有过多的动作。

    寒烟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我们将这只雪妖身上的钉子给拔出来了!”

    这句话让雪域领主一惊,身体不断颤抖。雪域领主将苏秋扔在一边,雪域领主的表现几近狂躁,身体以一种奇怪的姿态不断扭动着。

    咔――

    咔咔咔

    雪域领主的身体开始渐渐开裂,就像是冰雕被凿开裂缝一样,裂缝不断变大,变密。整个身体布满了裂纹,并且在不断的向下掉冰渣。

    这是翰飞拖动着沉重的身体走过来,显然这一战对于翰飞来说消耗不小。翰飞看见眼前的雪域领主,惊掉了下巴,说不出一句话。

    寒烟见到翰飞还活着,兴奋不已:“翰飞!”

    翰飞并没有理会寒烟,而是十分激动的问着寒烟:“雪域领主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翰飞没想到,自己用尽全身力气都不能伤到分毫的雪域领主,在寒烟这里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导致了雪域领主身体的崩坏!这是翰飞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寒烟看出翰飞的心思,趁机埋下对自己有利的一笔:“这是我们龙域的一件灵器,掌事让我带在身边防身的,没想到会有这种功效。”

    翰飞听过寒烟的话,虽然将信将疑,但是雪域领主的现状也不是可以作假的,龙域竟还有此等宝物!就连寒烟这样并不厉害,甚至可以归类到弱着一堆里面的人拿着这灵器居然还有此等威力,不知甩了惊鸿几条街!

    翰飞对于寒烟的忌惮一下子增多了不少。

    而雪域领主这边,继小块雪崩塌之后,身体开始大块大块的崩塌。

    轰

    雪域领主整个身子化成一大堆雪,从雪堆里面爬出来一个体型娇小的雪妖,寒烟和翰飞都在刹那间意识到了,雪域领主为什么这样强大,原来之前人们见到的庞大的雪域领主不过是虚幻的,这才是雪域领主的本体!

    翰飞也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自己以那种程度的攻击,却不能伤到雪域领主分毫,原来一直都下攻击雪域领主的躯壳!而最后以及由于刺的过深,触及到了雪域领主的本体,所以躯壳的手腕处才会有伤疤。在看到本体手腕处的伤后,翰飞就更加确定了。雪域领主的根本就不存在很强的恢复能力。

    一个身材娇小,姿态优美,身体曲线甚至不亚于寒烟的雌性雪妖走了过来。

    寒烟放开手中挟持的雪妖,雪妖跑向雪域领主,亲昵的抱在一起。

    翰飞隐隐怀疑,寒烟根本就没有什么灵器,而是靠的这只雪妖才会取胜,但是万一的话,万一寒烟有所说的灵器的话,那将很棘手。

    “那只雪妖是雪域领主的伴侣?”苏秋问道。

    寒烟仔细观察了一会:“不太像,大概是儿子吧。”

    儿子?一个念头瞬间在翰飞脑中闪过,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