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契约
    翰飞慢慢接近雪域领主,虽然寒烟不知道翰飞要做什么,但是寒烟有感觉,翰飞一定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事。

    “凤子,现在雪域领主还不稳定,请问你要干什么。”

    翰飞停了下来,看了看雪妖的后背,“雪域领主,恐怕你不太清楚,这只雪妖并没有痊愈啊。”

    雪域领主向着翰飞,露出獠牙:“咥――”

    “我是诚信帮助您。据我观察,这只雪妖之前收到过龙族的袭击,虽然寒烟将钉子的大部分拔出。”翰飞回头看了一眼寒烟,“但是能量回路并没有改变,也就是缓解了肢体上的伤害,但是没有缓解能量上的伤害。这样下去,虽然延长了雪妖的存活时间,但治标不治本啊。不知我说的正确与否?”

    寒烟一咬牙,没有吱声,寒烟已经看透了翰飞的心思了。

    翰飞眼睛一转,“不如……让我来调解一下,保证让他痊愈!”

    雪域领主有些犹豫,但是又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

    寒烟采取行动,制止翰飞:“那么请问凤子你有什么办法能让雪妖痊愈?”

    “这自然好办,只要将我的血脉与雪妖相连,改变能量回路自然不成问题。”

    “不过凤子又如何将血脉与雪妖相连呢?”

    翰飞淡笑,与寒烟交手这么多年,就料到寒烟一定会阻挠自己:“这当然要将我的血脉流入雪妖体内了。不知雪域领主意下如何?”

    雪域领主还在抉择。

    “可是,两种血脉交融在一起会发生冲撞,要想不发生冲撞,就只能将雪妖的血脉排干。这其中的危险怕死不小吧!”

    雪域领主皱起眉头,死死地盯着翰飞。

    “我也没有强迫您,如何选择就看雪域领主您的想法了,是想让你的雪妖在几年后死去,还是冒个险,日后继承你的位置,成为雪域领主!”

    雪域领主看向雪妖,虽然雪妖体内的钉子机会被消除了,但是残留的还埋在体内,雪妖显得十分痛苦。

    雪域领主闭上眼睛,将雪妖放开,雪妖看着雪域领主,慢慢退到翰飞旁边。寒烟撇着嘴,龙域的战力要被挖走了!

    但就算这样也没办法,不能对翰飞采用极端手段,但是翰飞可以任意对龙域采取极端手段,起点都不一样,寒烟注定处于劣势。

    翰飞淡笑,双手一挥,雪妖的两腕被挑开。

    “咥!”

    淡蓝色血液缓缓流出来,雪域领主攥紧了拳头,翰飞从容的将自己的手腕挑开,鲜红色血液喷薄出来。

    寒烟看着翰飞的动作,鼓了一肚子气:切,居然缔结高级条约。

    翰飞用能量将自己的血脉与雪妖相连,回路随着翰飞的血脉进入雪妖的身体而慢慢连通。雪妖的一只手腕在不断的流出鲜血,另一只手腕,翰飞不断将自己的血脉输入。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

    翰飞渐渐可以感受到雪妖的能量回路了,仿佛与雪妖融为了一体。回路继续扩散,翰飞将感知到的回路全部改变,变成自己最熟悉的路径。

    随着时间推移,翰飞遇到了埋在雪妖体内的钉子残骸。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充斥在翰飞身体里。虽然外面很冷,但是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流下,打湿了里面的衣服。

    这是最关键的环节之一,只有改变回路才能继续进行下去。翰飞将流经钉子的回路一条条找出来,快速且准确。但是这需要极大的注意力,稍有不慎就会破坏掉回路,那时不但是雪妖,连翰飞都性命难保。

    翰飞将回路一条条找出,剥离,最终抛弃了钉子,能量终于不流经钉子了,整个能量的运行瞬间顺畅不少,雪妖也表现出舒适的神情,雪域领主松了一口气。

    钉子被慢慢排到体外,化为灰烬。经过这一过程,翰飞的眼睛内布满血丝,嘴唇苍白,全身都在颤抖着。精神过于劳损了。

    寒烟下意识感觉到不好,急忙对着说:“翰飞撑不住了,这样会终止契约的。”

    苏秋从头到尾没有看明白:“什么契约?不是改变能量回路吗?”

    寒烟小声对着苏秋说:“什么改变回路,就是在缔结契约,这是在驯服异兽!”

    苏秋一惊:“什么!”

    “缔结成功后,这只雪妖就是翰飞的异兽了,但是现在看来翰飞改变完能量回路之后已经很难支撑到在雪妖体内刻印契约了。”

    虽然苏秋还是不怎么懂,但是现在翰飞在收异兽以及他现在很危险就是了:“他问什么手一只这么弱的雪妖为自己的异兽。”

    寒烟真的不知道说苏秋什么好了,这样显而易见的事情都没有办法理解:“看这只雪妖与雪域领主的关系,将来十有**是下一任雪域领主,就算是成不了下一任雪域领主,翰飞也通过这只雪妖来简单的支使雪域领主!”

    苏秋反应过来了,原来之前那么好听的话都是假的,最终受益的还是翰飞,苏秋不禁后悔,自己好没有异兽呢,让他抢先了!

    “那现在他无法缔结契约不是更好?”

    “可能你还不知道,签约缔结失败后,雪妖和翰飞都会死。你想想看,雪妖死了之后会怎样?”

    苏秋倒吸一口凉气:“雪域领主会杀了我们!”

    “快去帮他!”

    苏秋有点慌:“怎么帮?”

    “你去用嘴将雪妖的血吸出来。”

    “什么?!”苏秋感到不可思议,“就这么简单?!居然还要我用嘴吸?!”

    寒烟有些不耐烦:“就这么简单!雪妖的血脉被吸出来之后,雪妖的身体会主动纳入翰飞的血脉,这样一来契约的刻画就简单多了!”

    苏秋纳闷,这都是什么操作。但没有办法,走到雪妖旁边,坐下来,慢慢抬起雪妖的手臂,淡蓝色血液缓缓流淌出来。

    苏秋心一横,一口下去,雪妖的血液充斥在苏秋口腔中。苏秋瞬间明白了寒烟为什么让他来而寒烟不自己来。这血液不是一般的血液啊!刚一接触,雪妖的血脉就猛烈的冲撞着苏秋的能量回路,因为两股血脉的参杂将雪妖的血脉变成了一个剧烈反应冲撞的反应炉!刹那间,苏秋体内就有一条回路崩坏,整条回路的能量要么沉默要么暴走!能量流经之处全部瘫痪,甚至血管爆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