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雪王之泪
    在苏秋强大的恢复能力下,崩坏的能量回路渐渐修复,寒烟看在眼里,松了口气:“果然不出我所料,连能量回路都能修复,你这根本就不是治愈类型的能力!”

    苏秋一听寒烟的话,火蹭的就窜了上来。

    “你那我做实验?!”苏秋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处,钻心的痛感传遍全身上下每一条神经。

    寒烟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可结果你不也没事吗,要不是我,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你连能量回路都可以修复。”

    “没事?!万一呢!万一我不能修复呢?”

    “我有把握!”寒烟一脸不屑。

    苏秋已经气到了极点,那别人生命开玩笑的人还是苏秋第一次遇到,之前听到寒烟命运的时候苏秋还同情了寒烟很长时间,但现在,苏秋吃了她的心都有。

    “简单恢复一会,然后接着吸,翰飞不能完成契约,我们都要死在这。”

    苏秋十分不满,但也没有办法,确实,这是目前为止唯一的活命方法,让自己忍着疼痛帮助翰飞完成契约!

    苏秋越想越气,不行,这样下去好处就都被翰飞占了,现在寒烟怎么不为龙域着想了,真是看错人了!

    苏秋看了看流淌出来的淡蓝色血液,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苏秋沉了一口气,一口下去,大量血液被吸出来。同时,苏秋的能量回路再一次被破坏了。每吸一口都要经受巨大的痛苦,伴随着能量回路的崩溃,这疼痛不是**上损伤那么简单的。

    翰飞那里,压力一下子减少了不少,自己的血脉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并且在雪妖体内不断环绕,改变着雪妖的每一寸能量回路,催动着血脉在雪妖体内构成刻印契约,当契约完全刻印在雪妖体内之后,就大功告成了。

    不过就目前来看,翰飞在苏秋恢复的时候很缓慢的推动着血脉刻印,有时候甚至不推动!只是等着苏秋恢复过来之后,来帮忙的时候才会抓紧时间快速推动着契约的刻印。也就是说,翰飞避开了刻印契约所需要承受的痛苦,转而让苏秋代替自己承担!

    苏秋自然不知道翰飞对自己使着这样的手段,这一点翰飞没有怀疑,但是凭借寒烟的智力,这样简单的计谋不可能看不穿,可却不见寒烟阻止,难道有什么阴谋?还是根本是自己的错觉,寒烟和苏秋的关系根本不好?

    不管怎样,就目前看来,事态这样发展根本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翰飞也就不想那么多了,毕竟在刻印着契约,哪里有额外的心思去多想,一个不留神就会导致契约刻印失败!

    苏秋的能量回路在刻印过程中不断被摧毁,又不断的重建。越到后面,翰飞越感觉不可思议,甚至感到惊恐!这人究竟是什么怪物!竟然可以连能量回路都修复的如此迅速完美,翰飞也渐渐了解到龙域为什么这样重视苏秋了,他的命符到底是什么!

    苏秋吸出最后一口血脉,翰飞将雪妖的血脉完全赶了出去,自己的血脉在雪妖体内高速运转着,刻印的契约闪烁在雪妖新的能量回路里面。只要有经验的人看一眼就会明白过来,这改动的能量回路完全是仿造雪域领主的回路!因为回路运行是发出来的能量波幅几乎完全相同!

    也不得不佩服翰飞的头脑,居然在打斗过程中就看穿了雪域领主的能量回路,在最后对雪域领主的攻击过程中,每一击都锁定在雪域领主能量回路的交错点上,要不是没有刺到本体,否则雪域领主的能量回路绝对会完全崩坏。现在翰飞竟然将雪域领主的能量回路机会一丝不差的搬到了这只雪妖身上,令人咋舌惊叹。

    苏秋这边,全身上下的能量回路已经残破不堪了,虽然苏秋能够自行修复能量回路,但是修复速度相交于**的恢复要逊色不少。现在苏秋体内的能量回路大部分已经不起作用了,身体没有办法动弹一点。

    翰飞斩断与雪妖之间的能量连通,雪妖仿佛重生了一般,雪域领主露出了笑容,自从雪妖被袭击后,雪域领主就再也没有见过雪妖这么活泼的样子了。

    雪域领主将雪妖紧紧抱在怀里,一滴眼泪滑落,化作一颗透明的石头。

    “雪女之泪!”寒烟喊到。

    苏秋一下子来了精神:“什么!哪个是!”

    雪域领主将手中的透明如水晶般的石头扔向苏秋,苏秋拿起雪女之泪,冰凉的触感从手心传来。终于,终于得到了,花费了多大的精力,遭受了多少苦难,只为了这一块小石头!

    “不,等等,这不是雪女之泪。”寒烟盯着那块石头。

    寒烟一句话将苏秋的心情从天堂拉到了地狱,苏秋以一种将近于喊的,如抓黑板的声音一样喊了出来:“什么!!!”

    寒烟从苏秋手里拿过石头,仔细的观察了一段时间:“这块石头要比以往的任何一块雪女之泪都要透,能力完全碾压普通的雪女之泪,或许因为这是雪域领主凝结出来的吧。”

    苏秋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一样,一会由高处瞬间滑落到最低点,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爬上了更高的地方。

    寒烟随手将雪域领主凝结出来的雪女之泪随手一抛,苏秋连忙接住,寒烟用手撩了一下头发:“据我所知,这叫做雪王之泪。”

    苏秋小心翼翼的拿着手中的石头,现在自己整个喜悦都寄托在了这块石头上,苏秋十分尊敬的看着这块石头,阳光透过石头,折射出彩虹,投映在苏秋眼睛里,苏秋口中轻喃:“雪王之泪。”

    翰飞看着苏秋手中的雪王之泪,也十分眼馋,但是自己与将来的雪域领主缔结了契约,也不算亏了。

    翰飞对着雪域领主说到:“现在我的性命与这只雪妖连在了一起,如果我死了,这只雪妖也会死掉,所以,今后如果我遇到了什么危险需要你是帮助时,你不可推卸!”

    雪域领主十分恭敬的向翰飞低了下头。

    终究还是只异兽,哪怕智力比其他异兽都要高,但是也一样的愚蠢,被彻头彻尾的骗了还没有意识到。如果寒烟也像雪域领主这样好骗,自己就轻松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