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 楼兰乞丐 ;2、沙漠塔寺(修)
    没有柴米油盐,人活不下去;只有柴米油盐,人活着还有什么意si。

    1、 楼兰乞丐

    “多少楼台烟雨中”,绿瓦白墙是江南景se。

    楼兰,这名字动人的仿佛将一整座江南城池染上了淡淡的忧伤,然后,迁徙到了万里之外沙漠之中伫立。

    当张liang告别刘邦坚决辞官归隐,在大汉王朝璀璨的星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时,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罗布泊,在si wang之地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成就了两万平方公里的巨大湖泊,甚至可以说,是孕育生命的海洋。

    罗布泊西北侧的楼兰是丝绸之lu的重要枢纽,沟通西域中原,匈奴、身毒、大月氏、鄯善、焉耆、龟兹、大汉诸guoke商南来北往,楼兰都是重要的休息补给chu。楼兰被一chuchu小湖沼、河liu、芦苇、红柳环绕,城nei街道宽阔,ke栈林立,商旅云集。黄土搅拌着柳枝芦苇,建构起高大厚重的城墙、房屋、塔寺,朴实大气,只有在门廊梁柱chu涂抹、绘画、雕塑出的细节,昭显着这座城的艺术底蕴和du具一格。

    农夫和渔民多环绕大城而居,城nei是商贾、豪族、王室的领地。

    一滴水也没有的si wang绝境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却有渔民?是的,历经艰辛,闯过生死险关,穿越沙漠绝境chu入楼兰的人们都有一种错愕,恍惚间以为走入了梦境,以为是要将你带入si wang的海市蜃楼。可是,楼兰的绿se是鲜活的,楼兰的水是清澈的。一边是si wang的干渴,一边是生命的活泼,两种极端的对立,其间的分界却只在一恍惚间而已。

    他鼻梁挺拔、嘴唇微薄、五官轮廓分明,白皮肤、蓝se眼睛liu转间透着聪慧,一袭华丽的紫袍外罩着一件产自中原的素纱襌衣,用料约2.6平方米,重仅49克,还不到一两,是世界上最轻的单衣,薄如蝉翼、轻若烟雾。举手投足,轻纱紫袍在阳光下仿佛水boliu动,优雅闲适。

    十数名身着甲胄的卫兵跟在他身后,街市上来往的人群纷纷谦卑的让、恭敬的行礼,他只是那么不经意的走过。

    “哎呀。”脚下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叫喊,一个老乞丐,靠在街边墙跟,罩着身看不出颜se的破烂污衣,抱着tui,显然是被他踢了一脚,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见他的眼神,又怯懦的低下了头,缩回了脚,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他刚才有点出神了,忘记了看眼前的lu,此时低头,叫卫兵丢了些食物给老乞丐。老乞丐感激的连声道谢,卫兵轻声喝道:“还不赶快给王子磕头谢恩。”老乞丐连忙磕头,连声道谢,和王子比起来,老乞丐比地上的尘土还要显得肮脏轻贱。

    大道旁有一家长安ke栈,是为了照顾中原汉人的喜好而特意取的名字,老板当然是楼兰人,不过已经能说一口南腔北调的汉语了。听说,今天来了一拨中原的ke商,手上有上好的丝绸、宝贝。王子刚才出神,就是在想这事,身上这件素纱襌衣也是从汉人商家那里不惜重金买来的,引得人人羡慕。这一次,他希望能发现更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