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太白楼; 22、王月生(修)
    21、太白楼

    司马俊眉眼在跳,握紧了拳头,嘴角特意挂上冷漠的鄙夷,“你最好不要胡乱说话。”

    瘦长青年挑衅的还以冷笑,“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威风,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公子王孙?何必住在这里与我们抢地方。偌大的西安府还不任你逍遥,只在这里吹牛皮做甚。我乱说话?你待怎的?还想打人不成?”

    “没错,打的就是你。”司马俊已经冲上去一拳打在瘦长青年脸上,又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还不解气,一连踹了他xiong腹几脚。

    潘武等人忙冲上前来,拉开了司马俊。那瘦长青年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一个和他常结伴的书生扶起他来,只见瘦长青年已经嘴角liu血,吓得旁边的书生哭泣失声,伸手指着司马俊哭诉道:“你为什么要欺负人?林相公家中母亲重病,父亲终日辛苦劳累,都只盼他能在今科中举。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人啊!”

    司马俊本来觉得理直气壮,是那瘦长青年讨人厌,才出手教训他。但如今听了旁边书生的哭诉,心中忽然觉得过意不去。

    此事惊动了方丈如法,老和尚先要懂医术的僧人去给瘦长青年疗伤止痛,看无大碍,如法大和尚冲司马俊合十,道:“施主,小寺乃是清静之地,请您明早离开这里去别chu安歇吧。”

    “可、我并非有意如此,是他先辱骂于我。”司马俊有些面红耳赤的辩解道,夹杂着几分气愤和愧对老僧的羞赧。

    “人人脾气不同,相chu本来不易,若都如施主般率xing而为,各地寒门子弟还有地方可以读书备考吗?小寺不周之chu多有,书生们不便埋怨也是常事,但是大家还是要各守本分,遵守规矩。还请施主海涵,不是老僧赶施主走,是施主心中有红尘万丈,耐不住这里的寂寞,离开也是好的。”如法说完又合十一礼,不等司马俊回答便转身走了。

    院落里围满了来看热闹的书生与和尚们,对司马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