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瘦西湖;50、吕洞宾(修)
    49、瘦西湖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尖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ye,二分无赖是扬州。”唐人徐凝的《忆扬州》,令天下多少人不曾到扬州,心中却不尽si慕。扬州的好,都在繁华里。

    司马俊从不曾细细体味过扬州的繁华和美丽,似乎有太多的琐事将他埋没在了日常生活中。事实上欣赏扬州的繁盛,是需要闲qing和财富的,一个人若总是有太多生活的压力,就不会有这样的闲qing,也不会有这样的金钱。

    焦公子便与司马俊完全不同,他有闲qing有财富,能赏月、赏桥、赏扬州瘦西湖的美景冬se。当然,还有美人,没有李姑娘,总还有很多别的姑娘们是喜爱焦公子的。焦公子若是生在平常人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但是因为他是焦公子,扬州的很多女孩都觉得他相貌堂堂,而很多少年也羡慕他英俊多金。有金钱和权势,男人就会变得英俊一些,不是吗?何况,是拥有几乎半个扬州的焦府公子。

    瘦西湖其实是扬州城外西北郊一条较宽的河道,原名保扬湖。面积四百多亩,长九里。原是唐罗城、宋大城的护城河遗迹,南起北城河,北抵蜀冈脚下,许多富甲天下的盐业巨子纷纷在沿河两岸,不惜重金聘请造园名家擘画经营,构筑水上园林,被誉为“两堤花柳全依水,一lu楼台直到山”。

    在小金山上,可以看到瘦西湖全景,mian延十余里水道,两岸楼台山水,因地造景,宛若长篇泼墨画卷。焦公子就坐在小金山顶的二分亭里,眼前是雪后的瘦西湖,天地间似乎就剩下了黑与白se,像极了文人水墨画卷。

    二分亭里有一桌丰盛的酒宴,焦公子和几个美人饮酒作乐。有人弹琴,有人唱曲,有人依偎在他身边怀里,或喂酒,或娇笑。

    焦恺知跪在亭子外面,已经不知道跪了多久,膝盖下的雪都化成了水又结成了冰,但是他动都不敢动一下。麒麟巷,他凶的像扬州都是他的领地,二分亭外,他可怜的像无家可归的孩子。

    “你知道李姑娘对我意味着什么?是我的命!我的命!你知道吗?”焦公子知道澹舞园神剑府的威势,想到从此后再不能碰一下李姑娘,想起李姑娘的容颜秀se,想起她笑时快乐的声音,想起她皱眉的样子,扭腰转身的样子,举步走lu的样子,她生气的时候,脸se冰冷,却更让焦公子想要融化她的冰冷。焦公子给了焦恺知几个耳光,又不解恨,再踹了几脚,便把他丢在亭子外面跪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