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围攻;62、对手(修)
    61、围攻

    陈愿喜和司马俊,忙完了下高山村的事,就又回头一人扛起两袋盐,连ye赶回陈家村。依然是陈愿喜走在前面,司马俊跟在后面。一百多里地,一人又扛着两百斤盐,陈愿喜经过这一天的折腾,没吃什么东西,就喝了点水,身体已经极疲累了,若非有司马俊暗中以nei力相助,他早已累瘫倒地。但陈愿喜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兴奋,一来做了好事,他能想象得到高山村人发现门前的盐时会有多开心;二来,能带着四百斤盐回去,一家能分到多少?三十多斤盐吧,那够吃一年了吧!父母,孩子,还有妻子,看见这些盐会多开心!乡亲邻居朋友看见这些盐会多开心!想到这些,他浑然忘记了ji饿和劳累,硬是背起两袋盐走在lu上。

    司马俊在陈愿喜的背影中看到了坚强和勇气,看见了那些关于善liang的温暖。他本来以为这个庄稼汉小人物会是这一次事件的拖油瓶,但事实上,没有陈愿喜,即便能tou光了盐仓的盐,又如何chu理呢?每个人都需要帮助,每个人都有力量给予别人帮助。司马俊在与刘恨轻一zhan中,体会到了十年苦练武功带来的强大力量;而从陈愿喜身上,他感受到了另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助。

    鸡鸣时,两人终于进了陈家村,陈愿喜直奔自家门前,放下盐袋,拍门,叫醒了妻儿老小,一家人出来看见他,听他大叫,盐来了,盐来了!都欢喜起来。他让妻子去端茶待ke,做些好吃的,妻子奇怪的看着他。他急了,道:“没有司马公子,我都没脸回家了,哪儿还有四百斤盐。不要小气,去做些好吃的。”

    妻子嗔怪道:“谁小气,你才小气。哪儿有什么司马公子,你是累糊涂了吗?”

    陈愿喜道:“你才糊涂了,别看人家年轻,但是有本事。”他回头要招呼司马俊引介于妻子认识,但只看见院子里地上摆着的四袋盐,司马俊早已没了踪影。陈愿喜摸着脑袋,忙了一日一ye,真的好累啊,难道真的累糊涂了?可是,不会啊,这一日一ye一起辛劳的人就是那个白衣的司马公子,不会错的。妻子做了鸡蛋烙饼给他吃,他坐在自家chuang上,吃了热乎的饼喝了热乎的粥,饼里有了盐,真是好吃极了。他笑了,妻子孩子父母都围坐在chuang边,等着听他说这一次的故事。他背靠着chuang褥,又笑笑,竟然就睡着了,手里还拿着第三张吃了一半的烙饼。孩子们抢上去要吃剩下的饼,母亲吓唬他们,赶他们出屋去厨房吃,别吵醒了shu睡劳累的父亲。

    司马俊不告而别去了柳州府,下一步他打算回扬州,但是不妨先在柳州府赚些盘chanlu费。他先找了家ke栈,大白天入住后闷头大睡,两三个时辰后才起来到街市上吃了两碗素面,加了个鸡蛋。

    柳州和扬州的味道很不同,扬州是曼妙的女子,唱着歌跳着舞,在画舫上唱曲。而柳州,文静一些庄重许多,想是柳宗元气脉mian延至今,但是如今武家占据了文庙,也使得柳州府多了很多市侩气。城市和人都有自己的气质,只要你细心体味便很容易发现。

    司马俊在柳州府游玩了一天,晚上回到ke栈,门口一个壮汉迎面过来,恶狠狠撞向他。他一闪身,那壮汉收不住撞上了司马俊身后的人,那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准备刺向司马俊,没料到壮汉一下子冲来,只有收了匕首去抱壮汉,被撞的摔倒在地,身上又压着两百斤重量,苦不堪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