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烛火;76、婉约(修)
    75、烛火

    戈壁上盛开了一朵美丽的小花朵,江南的园林里有一片枯朽的草木,世间的一切,就是如此。各自飘零,各自盛开。

    司马俊尝试要为江雪号做出更多贡献,他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也希望以此获得更大成功。可是,很明显的事实是,大家并不需要你做贡献。比如去乡下卖盐,虽然为江雪号积攒了美誉度,可是这个东西拿不出来,别人在桌面上不承认,还说是你沽名钓誉,拿江雪号的资源树立自己的名声。

    司马俊还想从海南请来制盐大师单于一味,帮助江雪号制作出更好更纯的盐,但是这被认为多此一举,盐做的再好,也不过还是这个价格,何必花冤枉钱请大师?何况,现在的盐已经不愁没有销lu。当然,台面上人们说的是成本问题,人事问题,种种冠冕堂皇的推诿理由。司马俊忽然明白了,一个组织,最花时间的不是别的,而是互相之间的扯皮。

    江雪号已经不是创业时期,舞台已经搭建好,财源滚滚而来,每个人只要占据好位置,就可按时领取薪金,过上平安舒适的日子。除非这个舞台要跨了,人们才会感到危机,才会支持变革,否则每一个人都是这个舞台上的既得利益者。

    大明帝guo的盐业是一个金矿,进来了,就不会挨饿,任何的改革,都会被人敌视。你说是为大家好,大家认为你只是利用大家图表现要上位。

    司马俊不气馁,不愤怒,不仇恨,世间事,因缘和合而生,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做成一件事只有个人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他人的帮助,需要运气,这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然而如果个人不努力,那么一定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司马俊不追求结果,他默默坚持。

    千年暗室,一盏烛火也足以点亮黑暗。司马俊相信,世界是可以变得更好的。

    “你不要跟段藏海生气,他也是为了江雪号好。”段可儿劝说他,这天秋风渐冷,寒意袭来。可儿没告诉司马俊,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好shu悉,好亲切,是那种生死可以相许的信任。

    “没事的,我明白,段藏海是xingqing中人,我心里不曾生他气。”司马俊看着可儿微笑。他们站在秋风中,站在江雪号的庭园里,脚下liu水如溪,他们站在桥上,旁边有假山亭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