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先生;120、盐引(修)
    119、先生

    “你们冷静到冷漠,武功奇高却在江湖上籍籍无名,除了来自杨白花又能是谁?”武城雨道:“你们是受谁指使,要来杀我?或者是杀武楚楚?”

    陈叶道:“你那么聪明,难道还不知道,我们根本不会知道是谁要杀你,我们只负责杀人而已。”她被捆绑的很紧,抬起头要看见武城雨也很费力,她像市场上被放在砧板上的鱼,偶尔挣扎着蹦跶两下,便又只能直挺挺的躺着。

    “所以说,是要杀我。”武城雨若有所si。

    “你是很聪明。”陈叶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中泄露了信息,她也意识到他们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她看着风枝,眼中滴下泪水,风枝,你若明白,请杀了我吧,我怕疼,我想死的痛快一点。风枝,你听得懂我眼中的话语吗?

    风枝看见陈叶的泪,他的心底生出一种悲哀,这悲哀的感觉寒彻骨,不幸的是,这彻骨的悲哀却是他幼年liu浪街头时shu悉的滋味。他以为练成一身武功,他以为按照杨白花的规矩好好做事,好好杀人,有一天攒够了钱,能够从此幸福的生活。尤其是认识了陈叶,他更坚定了这个想法。可是,为什么今ye依旧无能为力?为什么学成了一身武艺,依然无力保护自己的所爱?妹妹,别哭。他张开嘴,却没说出话,陈叶从他的嘴型,猜出了他要说的话。

    “郭垢走了,哥哥。”楚楚回来了,对武城雨笑笑,道:“他急的像个猴子,被我挡驾,悻悻然走了。”她的目光又落在了地上的两人身上,怎么chu置他们?

    风枝也是砧板上的鱼,他用自己的血,为陈叶相濡以血。他忽然用头敲地,一下,两下,三下……用力的就这样一下一下的敲,开始的时候,大家以为他疯了,后来,人们才明白,他是求饶。“求求你,放了她。我愿意,随你们chu置。”风枝声音嘶哑,断了的肋骨也许刺穿了他的nei脏,血一直从嘴里不断的涌出来。他看上去,比死人还恐怖,离si wang也许只差一口气。

    “杨白花,风吹度江水。坐令宫树无颜se,摇dang春光千万里。茫茫晓日下长秋,哀歌未断城鸦起。”武城雨有些沉痛的念完这阕词,叹息道:“其实又何苦?放了他们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