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情魔的情毒(修)
    129、qing魔的qing毒

    司马俊暗示陈叶守护好风枝,他起身出了破庙门。

    屋外,寒气如冰,树上还有残雪。

    庙门外,一个孩子的背影在月光下哭泣。陈叶告诉司马俊,冷魔第一次现身时,总会装作一个小孩的样子,没有人知道原因。

    司马俊皱着眉,远远看着那个背影,道:“杨白花,为何不能放过风枝、陈叶?”

    孩子抽泣着,阴阳怪气的道:“放过?他们生是杨白花的人,死是杨白花的鬼。我们要他们死,他们就得死。”

    “你们有什么条件?是要钱?多少?”司马俊提起先天真气运行一周天,他被冷魔孩子似的哭泣声弄的心烦意乱,他忽然想起魔音入脑四个字,实在可怕。

    “我家的碗,摔碎了不关你事;我家的奴隶,宰了他你耐我何?”冷魔赫赫笑,他转身,身形骤然变大,变成一个二十多岁的翩翩少年佳公子,容貌令人惊yan的俊美。

    “何必咄咄逼人,陈叶、风枝和你没有区别,都有本来的自由。他们为杨白花生死拼搏,杨白花又给了他们什么?你们不念他们的辛劳,也不该反而恨之yu杀吧?”司马俊还是希望能化解这一场孽缘,虽然他分明的感受到冷魔的傲慢。“当你征服了nei在的仇恨,你会发现在外没有剩下任何一个敌人。反过来说,你可以用蛮力征服全世界的所有人,但你的仇恨只会越来越大,放纵自己去满足仇恨永远不会让它消逝。唯一无法忍受的敌人就是仇恨本身。”这是今ye司马俊在噶玛巴所赐佛书上看到的教言。因此,司马俊并不愿意去仇恨冷魔,而更愿意去面对自己的nei心。

    冷魔从司马俊谦和的姿tai里看到的是软弱,他不太明白qing魔怎么会栽在这么一个平凡的人手上,是运气不好吧?“不止是他们,连你,也得死。”冷魔回答的很冰冷,拒人千里之外,他的神tai比这冬日yese还寒冷,冷的让人觉得还有一种残酷。

    说完死字,冷魔立刻出手,一把三棱长刺,黄金为柄,珠玉为饰,便是他的寒冰魔刺,人若被刺中,即便不是被伤到要害,也会因为三棱锋刃所造成的伤口难以愈合,liu血过多而死。江湖还有一种传说,寒冰魔刺本是以上天陨石所打造,其寒无比,人被刺中即便侥幸逃脱一死,也会被它本身的寒气所伤,而损伤五脏六腑,落下病根,余生备受折磨痛苦不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