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钗头凤·雨送黄昏
    苏州府的气氛近来很诡异,人们在街头巷尾茶馆戏楼toutou的议论着同样的事,圣贤堂堂主杜朗要暗杀澹舞园少主颜雪。每个人都说的言之凿凿,似乎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人们都在猜测着,未来苏州府上层社会的权力走势,杜朗是否能更上一层楼du霸苏州府?颜雪能否反戈一击重塑昔日澹舞园神剑府的威名?

    杜朗不明白这样的谣言是如何传的街知巷闻的,是东郭文传出去的?可是我已经明白告诉他此事不可行。如果真是暗杀,怎么会闹的沸沸扬扬,让苏州府全城看热闹,是看热闹的人愚蠢,还是我蠢?如此明白的谣言,人们为何轻信?

    “东郭文不会害你的,他是你的兄弟,你出事了,对他有什么好chu?没有你,圣贤堂根本不是澹舞园的对手。”谢雨青依偎在杜朗的怀里,她是那么温婉,美的依依柔柔,娇娇弱弱,令人神魂颠倒。

    杜朗沉醉在妻的mi人美tai中,他展颜而笑,没有我,十个东郭文也不是澹舞园的对手。杜朗的自信,俱在自身的武功和才华,他懂得金钱不是万能的,他相信才华、勇气、坚强、智慧和天下无敌的武功才是成功的要诀。

    不过这谣言,却真是东郭文和吴子规故意传出去的。杜朗即便不做,他们也要让所有人都觉得,杜朗和澹舞园是势不两立的。东郭文甚至期望,这个消息,可以让澹舞园对杜朗恨之入骨,希望颜雪为了自保,先除掉杜朗。那么,圣贤堂,还有谢雨青,就都是他的了。这层意si,他谁都没说,吴子规和谢雨青也不知道。

    是谢雨青太美丽,还是……东郭文不知道,他渐渐的有了些主人翁意识,渐渐的主人翁意识越来越重,压得他气愤、难受、赌心、委屈、嫉恨。当杜朗抱着谢雨青的时候,他的心里酸的恨不得撞墙,像把心扭成了麻花,乱七八糟。东郭文这一辈子,从来不缺女人,他的容貌在大多数女人看来都俊美无比。现在,他的身下也有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扭曲辗转迎合**,可是他想起的还是谢雨青,这个时候,杜朗会在家,在杏花阁,和谢雨青在一起。他们在做什么?谢雨青对待杜朗,会不会也如同对待我一般?他们是如何的chanmian?他心里好恨!

    “啊,疼!”东郭文身下的女子叫道。

    异花四季楼里,舞台前最好的位子坐着司马俊、庄秋水、月铃儿和颜雪,都是因为颜雪的面子。颜雪进了楼,不管认识不认识,所有的人几乎都起立躬身对颜雪行注目礼。和颜雪在一起,你才能体会到权力和社会地位所带来的巨大的荣耀和显赫,那种感觉如同饮酒,会让人醉,无比沉醉。

    今日上演的新戏是《钗头凤·雨送黄昏》,讲的是南宋年间陆游和唐婉的爱qing故事,“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se宫墙柳。……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于苏州沈园再见前妻唐婉,写下钗头凤一词,叙说离恨。唐婉已有新夫,人称千古伤心赵士程,对唐婉无限深qing,可唐婉却忘不掉陆游,再见了陆游题在沈园的《钗头凤》词后,和了一首词:“世qing薄,人qing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庄秋水点了最好的冷盘、茶水和点心,边看边吃,月铃儿边吃边哭。

    司马俊看看颜雪,容颜如雪,一如唐婉,红酥手,黄藤酒……他心中酸楚,一如陆游,想写下锦书,寄与佳人,奈何、奈何。颜雪似乎不知道他的心意,又似乎是在拒绝,可是却又愿意常来找他玩耍,到底是爱或不爱?是愿意不愿意?他几次想跟颜雪表白,都不敢,yu语还休,总在最后关头压在了心头。他还是常常记得楚楚的拒绝,心口上的伤痕还在,他还记得楚楚高声哭喊喜欢的是司空揽月不是他时,那一刻心灰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