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飞鸟和鱼
    两个男人,沉默着,看着满庭风景,花开蝶飞,生机勃勃。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有些人有些事,对我们具有那么大的youhuo?

    若是十年前,被拒绝了,司马俊会痛不yu生,像是被蒋李岚拒绝那次,他与她别离了一年,此后久久都是回忆和si念,却再不敢见,却再见也是枉然,于是满满都是心痛,想起她,痛,每日每ye,常常的就想起她。“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入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如今,司马俊毕竟长大了,成shu了,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对于事qing的感受起了变化,所以看法也自然改变了。一切都是无常,没有什么是不变的。他又想起了噶玛巴关于爱的谈论:“期待”使我们的爱变得有条件的限制,必须取决于另一个人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我们对另一个人的关心也变得是有条件的,端视这段关系是否能够满足我们的期望。当你要求爱要符合你的状tai,而且表现得好像你拥有另一个人时,你怎么能够期待爱会持久?——司马俊忽然有所领悟,爱,是不必有条件的,也不必取决于所爱的人做什么或说什么,爱,是我们nei心最自然的du白,像庭园里最美丽的花朵,只要绽放,无论是否有人欣赏,都没有关系。

    又不知过去多久,庄秋水和司马俊还是那么静默的坐着,他们忽然都感受到宁静之中的美,自然而安详。

    月铃儿和颜雪一起回来了,月铃儿招手,要庄秋水过去。

    司马俊没有回头,本已平复的心湖,又涌起bo澜,此时,他还没有勇气多看颜雪一眼。有人在他身旁坐下了,他以为是庄秋水回来了,可是又觉得不对,因为他鼻端闻到淡淡的香气,藏着令他悸动的味道,好像夏花灿烂。他转头,是颜雪。

    月铃儿和庄秋水躲在了外面,为他们留一点空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