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久别的情怀
    司马俊若是有五百两银子,他宁愿买下云水的白玉镯。不仅是想帮忙,还有一点私心,他想买来送人。那可是度母的白玉镯,好像西北洮州的洮河砚,已经是上品好砚,读书人非常珍爱,可是若这块洮河砚还是苏东坡或司马迁用过的,那么在读书人心中便更多了一层爱意,这是文化的相通之qing。

    度母的白玉镯,送给可儿是极好的,保佑可儿,平安幸福。若yu见楚楚,她也想要,怎么办?也应该送给她,让度母保护楚楚,在人生的长lu上少走一些弯lu,找到真正的快乐。

    可是他没有这么多钱,谁有钱?颜雪有啊,颜雪若能买下度母的白玉镯,不也是极好的缘分吗?她看似什么都有,却高chu不胜寒吧。让度母的爱,温暖她的孤单寂寞。

    于是,司马俊对云水说:“任典xing就是再怎么了不起,也不能一手遮天,你别担心,度母的白玉镯,明日我去问问颜雪,她一定能买下来的,她应该愿意的。”

    云水眼睛一亮,却转瞬又黯淡了。

    司马俊忙道:“颜雪若买,一定会付给你们一千两,而不是五百两,她不会乘人之危占人便宜的。”他似乎很了解颜雪,甚至已经帮颜雪做了决定。

    云水摇摇头,“公子,我并非担心这些。”

    原来周圣学被任典xing挤兑的一肚子愤怒,他知道任典xing的目的何在,更有了要全力保护好云水的急迫心qing。可是他终究是个书生,没钱没势,手中难得有了一只白玉镯一个无价宝,却卖不出去,如何是好?

    周圣学没告诉云水玉器行的事,这样的事qing,说出来云水也没办法解决,何苦让她担心。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郑四千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