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赌场里只有一种人赌徒
    郑四千的话,好像当头一棒,周圣学感觉被敲醒了一般,怎么一直没想到?赌博其实并不难,只要小心,不要那么贪心,寻找其中的规律,赢的几率是很高的,这些天,我遵循着这些原则,岂非一直很顺利?

    ye里,周圣学做了一个梦,梦见在赌场里,一连摇出了五把豹子,都是三个六,通杀所有人。醒来后,回忆梦境,他以为是个很好的预兆。

    但是周圣学依然很小心,他只拿了那些从赌场里赢回来的三四十两银子。起chuang洗漱后,就在焦急的等待着郑四千来,他等的有些心焦,觉得往日郑四千早就来了,今日为何迟迟不来?昨ye是否约了再见?他有些担心,是否忘记了约见面呢?

    正煎熬着,郑四千还是来了,依然是请周圣学先在城里酒楼里吃了饭,看看时间还早,又去gou栏听了场戏,眼看灯火燃起,灯红酒绿时,才一起去了赌场。这一ye,周圣学运气依然不错,赌资又翻了一倍。

    此后,周圣学只在云水来看他的时候,假装在家中读书写作,其余时候,就日日与郑四千混在一起,对于赌场的mi恋日日加深却不自觉。云水看周圣学眼睛中常有血丝,还以为是为了她的事发愁,心里不免疼惜。每次相聚,终需别离,分别时二人总是难舍难分,可是筹不够一千两银子,云水就终不能得自由。

    进的赌场久了,运气似乎就没有开始时那么旺了。以前每ye赌资常能翻倍,如今每ye输输赢赢的,也就能小赢一点。一个月时间,到手了一百多两银子。郑四千常常劝他,人生在世,要放胆一搏,机会是留给勇者的。这样下去,每日赢那么一点零头,何日能赢够钱赎回云水呢?“周哥,难道你不想早日和云水姑娘团圆吗?”

    “怎么不想?我来赌博,不就是为了能让云水早日自由!”周圣学生气的说。

    郑四千连忙笑笑,“别生气,别生气,周哥,我这么说还不是为你着急嘛。”说着就又给他倒了杯酒,隔壁的bao厢里隐隐传来歌女唱曲子的声音,琵琶的声音,和一群酒ke的笑闹。

    赌博的事周圣学一直瞒着云水,云水要知道了一定不准。一开始他赌博真的不是出于兴趣,是为了凑够给云水赎身的钱,然而,每日凌晨才睡,中午方起,日ye颠倒,白日里无jing打采,只有进了赌场才jing神振奋,两眼有神。日子久了,他已经不由自主的沉mi赌博,只是从来不肯承认。他认为自己依然赌的很小心,很谨慎,不像寻常赌徒,会意气用事。然而事实上,在赌场里只有一种人,就是赌徒。不管你是什么社会身份、地位,不管你自以为有多少权势或者多么聪明,在赌场里,都只是一个赌徒而已。

    周圣学很快输掉了赢回来的所有钱,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服气。郑四千告诉他,赌场里面肯收白玉镯抵押。周圣学一听就拿着白玉镯去了,赌场比那些当铺大方多了,竟然肯给他抵押三百两银子。他细si量,虽然之前输了一大笔钱,也只是输去了赢回来的,没有动他和云水的五百两本钱。如今若把白玉镯抵押给赌场,得三百两银子,再赢回来二百两,就可以凑够给云水赎身的一千两银子了。如此,岂非和把白玉镯典当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