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楚楚有难
    司马俊意外收到了一封楚楚的信,信上说:“闻君亦来杭州,若去见你,不知可否?”司马俊毫不犹豫的写了回信请送信人带回去,只有两个字:“敬候。”

    他告诉颜雪要暂时留在杭州的时候,颜雪并没有追问原因,让他免了尴尬。他并不想欺骗颜雪,却也不想说出真相。颜雪回苏州了,司马俊却留了下来,他住在杭州城里的郑记ke栈。

    ye里,一灯如豆,司马俊du自一人在ke房里看书。他读史书、诗词、诸子、笔记、小说、戏曲、佛经,喜欢的就读。他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偶尔会jin ru浑然忘我的自由。

    灯光忽然一暗,窗外吹来一阵风,烛火恢复如chu时,烛光旁就站着婉约的她。

    “楚楚。”司马俊轻声一叹。

    “嗯。”楚楚轻声回。

    楚楚乌黑的长发,细细的腰,长长的tui,这么久不见,她还是那个从楚辞中走出来的女子。

    “楚楚,你yu到了什么危难之事吗?”司马俊关心的问,一边请楚楚在桌边坐下。

    “你怎么知道?”楚楚坐下。

    “唉,你是这么骄傲的人,若不是危难之事,你不会主动找我的,不是吗?”司马俊说。

    “我怕麻烦你。”楚楚说。

    “你说话这么ke气,好像我是外人。”司马俊一笑,却有些酸楚的感觉。

    楚楚沉默片刻,才说:“你是不是怪我,只在有困难危险的时候才来找你?”

    “不,我很高兴你能来找我。”司马俊感受到心里的酸楚,却也感受到幸福。如果说颜雪和他是飞鸟和鱼,鱼永远也无法企及天空上的飞鸟;那么楚楚和他,至少都曾同游大海。只是后来,楚楚也成了飞鸟。“楚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诉我,我一定竭尽全力助你脱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