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曲水流觞楼
    戏唱到了深ye,月铃儿度过了美好的一天。曲终人散,却不免又有些寂寞。

    往常这个时候,满座的小jie夫人们争相抢着去后台围堵张梦竹和石评兰,而今日,大家却有点儿异常,即不着急离开,也不抢着去后台,而是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四下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惊喜。

    月铃儿听见身边坐着的几个女子悄悄议论,一个说:“我们也等等吧。”

    另一个奇怪:“等什么呢?乘着大家还不走,我们快去后台吧,我今天可有准备。”她说着从怀里悄悄取出一把剪dao,在jie妹们面前晃了晃。

    “你这是想干什么?”女孩们惊问。

    “说不定能剪下张梦竹半截衣袖一点儿头发,留作纪念,多好!”她满眼放光。

    女孩们不许她这么做,怕人多手杂,万一不小心伤了偶像怎么办?聊着聊着话题跑远了,忽然又有一个女孩问道:“哎呀,别说了,先说说,咱们今天等在这里干什么啊?为什么不去后台看张梦竹啊?”

    “呀,你还不知道呢,听说,楚佩兰今天来曲水liu觞了!”另一个女孩说。这话音刚落,满座哗然,女孩们惊呼着,充满了兴奋和紧张。

    随着广德号、江雪号以及任家在杭州府的鼎足而三,广德号公冶华、江雪号颜八亿和任家的楚佩兰,因为年轻英俊而事业成功,备受女士们欢迎,人称杭府三少,风头气派甚至超越红极一时的张梦竹和方柏松。

    楚佩兰今ye特意来曲水liu觞楼,是因为有事要chu理。他不追星,对于戏剧,喜欢却不执mi。让他烦心的是,任家上下人等,对于他的命令阳奉阴违,让他无奈。他如今是任家大掌柜,统掌一切,碍于他的地位和任典xing对于他全力的支持,无人敢于正面对抗,却一直都在阳奉阴违。这让他的大部分的想法,都只能停留在想法,而不能得到实际执行。为此,他开了很多次会,每一次都将诸位掌柜们从四面八方召集到一chu,口苦婆心的跟他们讲述自己的理念。他以为道理讲通了,事qing就好办。可是,每一次讲完,依旧是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积极的回应,有的只是唯唯诺诺,或者满口虚假的赞颂和支持。为此,他细心观察了许久,终于发现,他所说的那些做事理念,有些人是真听不懂,这是能力问题,这样的领dao有年资背景却缺乏办事的才干,为人也许好也许坏不一定;有些人是不喜欢,不管懂不懂,就是不喜欢,他们习惯了过去的chu事方法,习惯了过去的圈子,不喜欢他这个一步登天的外人,也不喜欢他的chu事方式,这些人私人道德也是有好有坏;还有些人,理解他说的话,也愿意这样做,只是很多都不是各个楼堂馆阁的一把手,他们聪明而有激qing,通常也很年轻,人品也是有好有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