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多年以后,司马俊已经不记得那一次du闯任府,到底是yan阳高照,还是月冷风高。他记得很清晰的是那一天的心qing,是si念一个人的滋味。

    “你知道不知道si念一个人的滋味?”司马俊对拦在他面前的野田黄雀说,却又像是喃喃自语。

    野田听闻,心中一惊,他想起了那个沽酒的女子清曲巷的秋草。si念一个人的滋味,像酒吧,喝了醉,喝不到时就念念不忘。野田心里一恍惚,身形就慢了一慢,便被司马俊突破了bao围。

    司马俊一飞冲天,如大鹰翱翔,任府诸人只能仰头兴叹,而无能为力。

    “你这是要找我吗?何故如此无礼!”空中传来楚佩兰愠怒的声音。

    司马俊只觉得一条金龙在眼前腾空而起,在云雾中飞绕盘旋,一弯新月照在龙鳞之上,像是上弦月。再定睛一看,却是yu空而行的楚佩兰。随着愠怒的声音,楚佩兰右手掌一伸拍向司马俊,司马俊只感到有万钧之力压顶,他运起先天真气降龙十八掌第二式飞龙在天刚猛无比迎了上去。

    二人双掌一触,司马俊在高空中如断线风筝一样摔落尘埃,他看见月光的余晖照在任府高楼,层层楼阁看不到尽头,他摔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全身筋骨似乎都被打散了,又酸又疼,一时无力动弹。只有无助的躺在地上,强敌环伺,无能为力。

    “班门弄斧。”飘然落地的楚佩兰,头戴束发金冠,神qing傲岸,冷冷的看着萎靡在地的司马俊。

    楚楚啊!司马俊从心底里发出一声无人听见的嘶喊,却震的他灵魂都痛。他强撑着站了起来,虽然站着,却像一架随时都会散架的骨架。即便楚佩兰也有些吃惊,没有一个凡人,能够承受他的一掌,还可以站得起来,司马俊是怎么做到的?

    “你我虽然立场有异,但是、我过去一直佩服你是个人物。然而,一个人无论武功多高,若只是任意欺凌女子,强逞一己yinyu,那不是风liu,只是下liu。这样的人,便连宋朝的高衙nei都不如。”司马俊盯着楚佩兰的双眼,咬着牙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个和高衙nei一liu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