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秋草结婚
    事后,野田问过黄雀,“那天,你怎么知道郑四千是在钱粮处喝酒?”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若不是碰巧撞见郑四千违反规定,你能抓住把柄,否则那天岂非事情就难办了。

    黄雀一笑,道:“大哥不知道,自我执掌后勤,那些人就没把我看在眼里,日日大呼小叫,日日喝酒吃肉,有时还要把青楼里的女子叫来陪酒。他们以为我软弱好欺负。”

    野田笑道:“谁若认为我兄弟软弱,就是有眼无珠。”

    野田近来跟着楚佩兰学到了许多,见识大增。一开始,野田担心自己没有做过生意,不懂生意,怕管理不好这么大的产业。楚佩兰说:“生意不是书本上学来的,生意是要亲身实践的,生意的重点其实就是一个‘做’字。你跟着我学,我吩咐你,你去执行,不多久自然就可以领会。”

    楚佩兰肯教,他肯努力学习人又聪明,事情发展的比想象中顺利。野田已经渐渐可以独当一面,他懂得了生意是如何做的,他觉得,掌管任家大小产业,规模大涉及金额动辄巨万,然而这活并不比当年带着穷兄弟们在街面上找食吃难,甚至、要容易许多!

    诚信、不贪,这是楚佩兰的言传身教,野田记下了。

    不久,野田和秋草结婚了。他想给秋草买套大宅子,让秋草不要做事,做个阔太太。可是秋草说:“哥哥,你现在富贵了,楚爷对你好,可是,我不想做什么事都不做的阔太太,那样人会闲死的。我还想开这家小酒家,给穷兄弟们一碗**的酒,一碗填饱肚子的饭。我愿意干,喜欢干。”野田热泪盈眶,秋草笑话他男子汉怎么哭了?他忙转了头,说是没哭、没哭,是你的头发撩拨到了我的眼睛。

    “楚爷对你好,你现在挣多了钱,可是不要忘记过去的穷日子。我们知道什么是穷,什么是无奈,我们知道钱不容易赚。不要急着花钱,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想我们多的钱存起来,细水长流对未来也有保障。”秋草疼爱的看着他,她的男人,坚强而善良。

    野田连连点头,“好,好,都听你的。”

    于是,秋草依然在清曲巷开着她的小酒家,招呼着靠一身力气讨生活的穷兄弟们。她常常拿出钱来周济贫困,大家都叫她大嫂,都尊敬她爱慕她!

    楚佩兰有了野田和黄雀,如虎添翼,二人帮助他稳定了局面,使得他可以继续大步推进任家改革了。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所以他一直没动。他想要改革的是任家盐号,他觉得盐的利润太高,老百姓日子太苦,应该降低盐价。楚佩兰给各盐号下发了通知,三日后,盐价统一调整,由现在的两百文一斤,调整到二十文一斤。这一纸命令,惊的整个任家管理层天翻地覆一般。

    盐号,一直都是毛静管着的。楚佩兰一直对盐号不闻不问,毛静以为这表示他以后也不会插手,盐号就是自己的地盘。可是,楚佩兰却忽然下了这么一道命令,根本没知会他一声,若不是下面盐号各掌柜的跑来问他情况,他还不知道。毛静心里恨,楚佩兰是真不给他面子,先是抢走了他招进府里的野田和黄雀,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连盐号也想抢。怎么办?硬拼,他自知根本不是楚佩兰的对手。谈判,楚佩兰地位比他高,谈不着,他只能乖乖听命。没奈何,他只有去找任典性,他相信这一定不会是任典性的主意,虽然任典性对楚佩兰一向言听计从,可是这一次,要动盐价,任典性还会不会支持?毛静觉得,以他对任典性的了解,九成九不会支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