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登楼
    任典性下了楼,回到住所富贵园,喝了杯酒,心才略微安定一点儿。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有点儿怕楚佩兰,这让他当下就愤恨不已。当初请楚佩兰来,是想学着广德号的样任用人才,壮大自身。楚佩兰从天而降,果然不凡,广德号三杰司马俊、公冶华和庄秋水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真是让自己大涨脸面。自从有了楚佩兰,任家生意确实也是蒸蒸日上。然而,任家的主子是谁?应该是我任典性啊!任用你,只是要你为我服务,怎么我反倒怕起你来?他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又想起上回单悺的话,便开始思虑怎么才能让楚佩兰和广德号大干一场。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就叫人去把苏仪喊来。

    苏仪进了屋,看任典性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眼前摆放着美酒,也忘记喝,便知一定有什么烦心事,忙道:“爷,您心情不好?”

    任典性招手叫他坐下,便把单悺想要楚佩兰对付广德号的事说了,最后压低了声音道:“楚佩兰可是你请来的,你不知道他的底细,我也就不怪你了,可是,你总得想办法让他为我所用啊!”

    苏仪暗中叫苦,他以搜神术招来了楚佩兰,可是却没有本事能查探出楚佩兰是哪路神仙,如此一来,他又如何能支使他呢?可是却又不敢对任典性明言,一时想不出对策,便皱着眉头假装思考。

    “你要实在想不出办法也就算了。”任典性忽然柔和的说。

    苏仪有点不安的看着他。

    任典性笑道:“毛静说你们九叹堂里会奇门异术的人不少,不止你,说若有机会也愿意去请几位师兄来任府效力。”

    毛静对苏仪本有引荐之恩,可是苏仪更得任典性宠爱之后,毛静对他的心思就变了。苏仪知道毛静心里的忌恨,更明白此时任典性说此话的意思,忙道:“九叹堂里那些会奇门异术的师兄弟们,若说比我强,可能是有那么几个,可是他们若比起楚佩兰,便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就是一起来了,也不能奈何楚佩兰的。再说凡事都有办法,爷您别急,容我想想。”他言下之意那些人来了也不会比他更好,不如不来。

    任典性心里对苏仪还是满意的,觉得他是个能干的又听话的人才,只是这一次被逼急了,所以才故意踢他一下,让他也知道疼知道怕,才会给自己尽心尽力的办事。

    二人喝了几杯闷酒,苏仪绞尽脑汁的想着,也想不出好办法。楚佩兰武功天下第一,谁也不能强迫他去做不喜欢的事。用强不行,哀求怕也难,此人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容易被人摆布。硬的不行,软的也不行,那么到底怎么办呢?

    “咣当”,任典性把酒杯砸了,怒道:“你到底想到了没有?”

    “没有。”苏仪吓的心一惊,本来已经钻进了牛角尖却忽然又被刺激出了新的想法:“不过,虽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总还是想到了一个可行之策。”

    任典性很高兴,这就是他会特别宠爱苏仪的缘故,比起毛静,苏仪更有应变之道。比如楚佩兰这事,毛静只会跟着他瞎着急,而苏仪才会帮他想出办法。“没谁要你十全十美,你快说,什么办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