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你到底爱不爱我
    凤停庄家大业大,在里面日常干活服侍的仆役和丫环老妈子等人就有百多号。只有少数是以前的老人,多都是近来新招进来的。前此金线案,已经害的凤停庄家破人亡了一回,庄里的老人们活下来的也心里忐忑都星散了。留下来的,都对凤停庄有很深的感情,舍不得走,还有的无处可去,如今眼看着守得云开见月明,刚过上几天扬眉吐气的好日子,没料到,就又遇上了灾祸——大家的主心骨公冶华被官府抓去。

    没有公冶华,就没有今日的凤停庄,没有公冶华,恐怕也很难有明日的凤停庄。

    不少人在为来日的生计担忧,夜深难眠。

    杀光、烧光、抢光。这是任典性献出的计策,他满面红光。楚佩兰心里近乎厌恶的叹了口气,这混蛋前世儿子是越来越混蛋了。他只有强硬的下令,此次夜袭,凤停庄里不会武功的仆役丫环老弱病残,一个都不许伤害,更别提杀。伤人者,伤;杀人者,偿命。

    任典性有些尴尬,“大哥,你如此仁义,那凤停庄不知道痛,恐怕不会记得这教训。”

    “擒贼擒王,对待其余人等,多些仁义,少造杀孽,对你将来有百利无一害。”楚佩兰说。

    幸亏有楚佩兰的强硬命令,才保全了凤停庄百多人性命。

    任府大队人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了凤停庄,任典性有些奇怪:“他们怎么会这么窝囊?”

    “公冶华在,凤停庄就在,府内空虚,大概是他们都去监牢保护公冶华了。”楚佩兰道。

    “大哥早料到是如此情况,才决定今夜袭击,直捣黄龙对吧?果然妙计,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就可以端掉他们的老巢。”任典性得意大笑,打破了夜色的宁静,而那些本来被夜色凝固了的恐惧忧伤也一下子被这笑声激发,四下里发出了凤停庄老幼的压抑哭泣声。

    司马俊长叹一声:“他们果真来了!”

    他与楚楚相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忧伤和无奈。“答应我,楚楚。”司马俊郑重的说:“如果我出事了,不要吃眼前亏,可以暂且委曲求全,等待将来公冶华、庄秋水和你大哥武城雨来援。保护好自己。”说完,他冲楚楚一笑,翩然而下了小重山楼台,飞向楚佩兰和任典性占据了的凤停庄重地南楼。

    “我还以为凤停庄没有一个可以应战的人了,不料,你还在。”

    司马俊落在了南楼庭院的梧桐树下,堂前火把下,一个金冠束发的人冲他笑了笑说了上面的话,正是楚佩兰。若是别人,眼前的局面,司马俊都相信还有可以转圜的余地,他对自己有信心,可是,偏偏是楚佩兰。只有楚佩兰,司马俊自知不是对手。

    “当然有我,只是不明白,为何会有阁下?这里明明是凤停庄,而阁下却是任家主事人,为何不在你的闲云楼饮酒作诗,却要来我们的南楼?还带了这么多的人,这么多把刀?”司马俊环顾周遭,都是手提长刀短剑的劲装黑衣人,挤满了庭院,一时数不过来有多少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