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叮叮当当
    西边走进来许久不见的颜可儿,也问他:“你既然一直爱的是楚楚,那么我呢?似有若无的暧昧,你到底爱不爱我?”

    东边走进来颜雪,摇摇头,对他说:“你爱武楚楚,还是可儿?你又说爱我,可是你真的爱谁?”

    南边走进来蒋李岚,似乎怨恨的说:“你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等痴心人,可是哪一个女人受得了你的痴心?哪一个女人你不爱?”

    一个楚楚,就已经让司马俊无力招架,如今这么多的美人一时齐聚,偏偏个个还都是他朝思暮想过的人儿,哪一个都曾爱过,都爱的深沉,可是这话能当着四个人的面说得出口说得清楚吗?司马俊便是想要辩解也不知该对谁说,只有哑口无言。

    忽然天上聚集风云,继而雷电交加,一条龙破空而出,腾云驭风挟雨飞来,一爪微探,司马俊便觉得灵魂被揪出了躯壳,半空轻飘飘的晃荡。天地悠悠,双眼猛的已热泪盈眶,可是为何哭泣却连心里也不知道,只看见地面上楼阁里,四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和一个萎靡倒地的“自己”——这自己只是个躯壳,却还是不是自己?美人和“自己”都渐渐小了、消逝了。

    龙拎着司马俊的灵魂在天空飞翔,不知所向,他毫无挣扎的能力。渐渐云雾散开,司马俊望见地下农田如星罗密布的棋盘,有山水人家炊烟矮树。龙爪轻弹,司马俊就身不由己的从高空坠落,一路飞降吓的魂飞魄散,眼看就要撞在一户人家的屋瓦上,他险些大叫出声赶紧捂上嘴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眼前几个老老小小的女人盯着他看,一个老女人倒提着他的脚,在他的屁股上一巴掌打了下去,他一激灵,才感觉浑身如被无数细小的针刺痛,痛的想要大叫,可是心中想起与楚佩兰的约定,硬是忍住了哭泣,只是张大着嘴无声抽泣了几下。他豁然发现,自己竟然又变成了一个婴儿。

    一个年轻的女人,虚弱的躺在床上,此时心疼的把他抢到了怀里,说:“可怜的孩子,难道他天生不会说话吗?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我们的声音啊。”他看着这个抱着他的女人,眼神中有浓烈的爱意,他忍不住冲她眨眨眼睛,女人惊奇的笑了。母子连心,女人知道这怀里的孩子听得见她说话,而且还给了她反馈。

    不知为何,司马俊觉得他这一世的母亲,眉目间很像楚楚。继而,他发现自己降生的地方就是与楚楚相遇的柳州。

    一天天,司马俊渐渐长大了,他不说话,上了私塾认了字,却也无法和别人一样参加科举考试。父亲一生操劳,中年早逝,好在留下了一点儿家业,足够母子生活,等到成年,司马俊在邻居铁匠家学徒,在别人眼中,虽是个哑巴,但是能写会算眉清目秀,加上肯卖力气人又诚恳实在,也很得铁匠一家人喜欢。而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铁匠女儿,就嫁给他成了他的老婆。

    司马俊每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叮叮当当的打铁中度过的,他还是不敢说话,有一日,妻子给擦汗,冲他嫣然一笑,他突然想起这一世的妻子好像颜雪。

    叮叮当当,百炼成钢。日子艰辛中也有甜蜜,美丽的妻子对他爱护温柔,不久,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待孩子一日日长大,他又在孩子的眉目间看到了蒋李岚的影子。孩子五六岁的时候,在家门口玩耍,他在打铁,妻子转了个身再回去看孩子已经找不到了。自此后,生活就更苦了,心里像藏着黄莲,不堪回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