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湘玉
    庄秋水是个不认真的人,这至少是很多人对他的看法。他的不认真表现在……怎么说呢,就是一种待人处事的懒散,你对他好,可以,待他坏,也无妨,他对你都不过如此,能看在他眼里的朋友没有几个,澹舞园颜家、武城雨和公冶华的广德号、称霸杭州府的任家、或者是圣贤堂,其中高手人物不知几许,可是入他眼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其中最不威风不有钱不成功的司马俊。所以,在别人眼中,庄秋水实在是个怪人,然而却又没有人敢看不起他,因为他似乎总有花不完的钱,虽然没人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可是,当一个懒散的人认真起来的时候,尤其是庄秋水认真起来时,就会特别的迷人,至少在胡月铃眼中绝对是这样。

    庄秋水的暗香刀以**的刀气缠住了冷魔的寒冰魔刺,长刀纵横中有七分的狡黠和三分的无所谓。无所谓你的冷漠,无所谓你的寒冰,无所谓你,你的一切都在七分的狡黠中被蔑视被消解。庄秋水的刀法有一种傲气,在冷魔的眼中这全都是傲慢,而他被这股子傲慢刺激的无比愤怒。

    大人打架,小孩子是帮不上手的,而高手过招也是如此,当冷魔和庄秋水斗在一处时,一心想帮忙庄秋水的月铃儿根本插不上手。

    电光石火间二人已交手数招,冷魔不曾吃亏,却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此时若有外人观战,便知道这庄秋水平日里真是深藏不露,即便是当日在凤停庄和公冶华、司马俊三人合力大战楚佩兰时,他也是留了几分力的。

    冷魔本以为出四分力就能杀了庄秋水,却不料竟然反被他缠住。“宁可我负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负我!”冷魔被刺激的狂吼一声,催动了我负天下第九重神功,这一刺直击庄秋水心间,如来自寒冰地狱的凄冷悲哀,瞬间便入了庄秋水的心,心在一瞬间被冻裂了,又糅合在一起,又一次次无数次的被冻裂,像是一瞬间死了无数次,苦了无数次,无数次生生死死,只是生不如死。

    庄秋水几乎便想死在魔刺之下,不想躲,不想避,不如就这样,就这样安静的死去也好吧。这一瞬间,像过了几万年。可是,我是为何而活着呢?几万年,几百年,这一生,这一世,挣扎的活着,是为了什么?无论如何,都绝对不会是为了死在冷魔的寒冰魔刺之下。生,不容易;死,也不能随意。

    “烟涛微茫信难求,云霞明灭或可睹”暗香刀一连两式,烟波涛渺转瞬即逝,云霞明灭霍然之间,冷魔一连三式“观·沧·海”,才避开了锋芒定住了身姿,没有被刀光所转。

    “好刀法。”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好像从月亮上走下凡尘,她踏入战场像步入花园。

    “十七公主姐姐。”月铃儿欢呼,冲她招手。

    她也笑了,冲月铃儿摆摆手,却径自走向了冷魔。当今两大绝世高手交战,她全不当一回事,就那么轻轻松松的走过去,好像和两个久不见面的老朋友相见。

    “哥哥交代了,让我来领教领教冷魔的功夫。庄先生可否相让?”她客气的冲庄秋水说道,却全不将冷魔放在眼里,好像那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宠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