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你的苦难我能看见
    司马俊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他见到残垣断壁烽烟之间绝世而立的楚湘玉。只一眼,他就险些陷进去一万年。他确定自己并不是爱上了这个美的如梦如幻的女子,不像他对待楚楚那样,若不能见便情难自持想要暴走。

    楚湘玉的长发在夜空中飘扬,她的目光依旧凝望着刘侠。

    刘侠心里忐忑,他不是不喜欢她,眼前的她只要是个男人就很难拒绝,可是,她毕竟是敌人,是楚佩兰的人。

    楚湘玉忽然朝刘侠走了过来,身后的残烟余火映照着她婀娜的身姿。“你结婚了吗?”她问的直接而有力,刘侠愣住了。自从样子变得俊美,他便总是被各样的女子纠缠,美丽的富贵的又美丽又富贵又年轻的,什么样的都有,他几乎有些习惯了女人们的纠缠。可是,像楚湘玉这样直接的,他还从没遇见过。

    “不管你结婚没有,不管你有没有老婆,你都一定必须做我的夫君!”楚湘玉不等他回话,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出了最终的结局。简单粗暴,她看上了刘侠,就绝对不要错过他。

    “我虽然没有结婚。”刘侠道。

    楚湘玉闻言大喜。

    “可是,广德号和任家一向不睦。”刘侠接着说。

    “这都不关我们的事,我只问你,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楚湘玉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刘侠。

    刘侠张口结舌,紧张、激动,难以想象。眼前发生的事,眼前的美人,若是在他还没有变成现在这幅俊俏摸样前,绝对是不可能的梦境。“谁能不喜欢你?”他几乎是梦呓般的说道。

    这一夜大战,彻底激怒了知府王维风,官场之中,稳字当头。谁都不愿做出头鸟,谁都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官场保平安的不二法门。然而,单悺实在太不把他当回事了。他一让再让,无非是想保一方官场彼此相安无事,你做你的贪官,我固然奈何不了你,然而我为一方百姓做点儿事你也不要处处作梗,彼此给对方一点脸面,一点台阶,大家都能好好生存下去,这才是潜规则得以保持平衡的诀窍。可是,单悺不管规则,也不管潜规则,他跋扈的一意孤行。

    绿云姑娘的案子,王维风本来还想从长计议,慢慢勘察,然而如今,他却立刻下令释放了公冶华,理由是查无实据,不能放过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单悺立刻让御史中的自己人上疏弹劾王维风,说他徇私枉法,包庇杭州府豪门公子,欺压百姓,更欲收豪门为婿,权贵相党以营私。

    一场大战虽已结束,纷争却仍然依旧。谁也不相让,谁也都不退。

    公冶华在南楼宴请众人,为了大家众志成城度过一场劫难,为了能顺利出狱。庄秋水和月铃儿是千杯不醉的,王如卿和楚楚都只是陪着大家浅酌了几口,司马俊以茶代酒,只有刘侠早早就醉了,被下人搀扶着回去休息。

    刘侠回到住处,一个人和衣躺在床上。这么多年的江湖生涯,苦多乐少,辛苦艰难。更别提为了金丝线一案,凤停庄受冤屈而他被单悺等人抓入厂狱,肆意折磨死去活来的痛苦经历。一般人想象不到监狱的恐怖,尤其是东厂的厂狱,更是人间地狱。在那样的地狱里,你宁愿一死之后永无知觉,而不会留恋人间一星半点;在那样的地狱,就算是让你供出十八代祖宗的所有事情,你都会“供认不讳”,意思就是让你说什么你都会说会认。直到今天,刘侠还常常会在夜半时惊醒,在梦中他常常又一次坠入了人间地狱,苦不堪言。他渴望摆脱这样的痛苦,所以他常常会喝酒,每次喝酒都会大醉,他宁愿醉的没有知觉,也不想清醒的感受痛苦。所以,这一次有个合理的借口可以畅饮美酒,刘侠也就第一个把自己灌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