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贫僧愿意一命换一命
    又是一阵寒风吹入,叶征递出去的杯子落到了空处,白愫两条大长腿落地,唰地推门跑了。

    叶征的杯子放也不是,举也不是,你跑啥?!干个杯有这么恐怖吗!

    他隔着透明玻璃,眼睁睁看着白愫的跑进了马路对面的周大丧金店,不知道是不是白愫腿长给他的错觉,白愫的跑步速度好像有点快啊……

    到周大丧目测至少也得六七十米吧,咋一溜烟就跑到了呢,三秒?四秒?

    这时,隐在人群里的黑西装们突然向着对面周大丧门口汇聚,如临大敌般堵在门口。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黑西装堵人家门口,知道的人明白是为了保护白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要去救爷爷呢。

    等等……

    他透过玻璃遥遥看到周大丧里面景象,顿时我勒个去,今天什么好日子,大白天居然有人抢劫?!

    店里,俩凶神恶煞的汉子手拿菜刀,拼命冲着店员吆喝着什么,然后突然面面相觑,那匪夷所思的眼光,似乎刚刚才发现身材偏瘦的劫匪菜刀下多了个人……

    白愫……

    叶征彻底懵了,这事儿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前一刻白愫人还在自己身边,下一刻就落在劫匪手里,剧情不对啊这!

    叶征刚跑到店门口,只见被挟持的白愫眼前一亮,兴奋地招手道:“小征子快看,有人抢劫,我被挟持了!我是人质!人质!”

    叶征:“……”

    这有什么好嘚瑟的?!你咋不来张自拍呢?!

    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候到了,下一秒,白愫就掏出手机咔嚓来了一张自拍,闪光灯闪了众人一脸,脖子上架着刀呢,她就兴致勃勃开始修图,还噘着嘴不乐意了:“难得做回人质,劫匪颜值忒低了点,负分差评……”

    一起合了张照的两个劫匪看到白愫把他们的脸打了马赛克,脸色说不出的精彩。

    你也知道是在抢劫?!

    他已经无力吐槽了,眼见其中身材较为壮硕的劫匪打量着陆续进门的黑西装们,咧开嘴轻蔑的笑笑没有说话,自信的表情,仿佛眼前的人高马大的黑西装们只是七个没落地的葫芦,根本干预不了他的抢劫大业。

    叶征杵在门口,脑回路还没转过来,仍然在研究白愫这货到底是怎么落到对方手里的。

    这时,一阵“笃笃笃”的木鱼声传来,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中年和尚,六个金色戒疤整整齐齐排在和尚脑门,在阳光下扑闪扑闪的十分耀眼。

    和尚一出现,叶征突然发现那七个葫芦表情一松,似乎是正等着和尚的出场,而对面的壮硕劫匪却变了脸色,仿佛是老鼠遇到猫一样,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绷了起来,面对七个葫芦时的自信莫名其妙的没影了。

    “阿弥陀佛。”

    和尚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目露慈悲道:“放开那个女孩儿,贫僧愿意一命换一命。”

    叶征:“……”谁写的剧本,这台词和剧情变化他一点都看不懂啊……

    和尚的台词太直白了点,但叶征还是心里一暖,果然人间处处有真情,不愧是得道高僧,思想觉悟就是高,面对凶神恶煞的歹徒不惜舍身饲虎……

    但是,你为什么要把我往前推?!

    “师父师父,你终于来啦,他们挟持我。”

    白愫委屈地吐了吐舌头,揪住和尚的袖子可怜兮兮撒着娇。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叶征瞪大了眼睛,看看对面持续懵比的劫匪,看看身边抓着和尚撒娇的白愫,又看看一脸慈悲相的和尚,怎么他一觉睡醒,身边事情变得荒诞不经起来了。

    他目光一直盯着白愫,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看得十分真切,白愫只是一猫腰就从瘦劫匪身前走开了,甚至她散步似的走得很慢,可偏偏奇怪的是,无论是两个劫匪还是七个葫芦,又或者是店里的吃瓜群众,都对她的离开毫无所觉,直到她走到门口拉着和尚叫了“师父”以后,众人才纷纷回神,发现她从瘦劫匪手里脱身了。

    来去如风,敢情你就是去跟劫匪合照的?

    但这诡异的情况又是闹哪样?白愫的特异功能吗?就跟排练好似的,所有人都配合地假装没看到白愫,让始终没看懂的叶征脑壳有点疼。

    身边的长腿少女浑身上下流露着不可思议的陌生感,这样的白愫,真的是他认识的白愫吗?

    和尚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屈指弹了弹白愫的额头,笑眯眯道:“愫愫,你又调皮了,野生的觉醒者你也敢调戏。”

    野,生,的,觉,醒,者?

    和尚说的每一个字叶征都认识,但偏偏合在一起,叶征就云里雾里听不懂了。

    还没等他细细思考,一股大力将他推到俩劫匪的菜刀前,和尚的声音飘来:“两位施主,一命换一命,咱们说好的啊。”

    叶征:“……”

    你丫还挺有原则的是吧?!

    壮硕劫匪松了一口气,叶征被推过来的时候,和尚收敛了令人心悸的气场,壮硕劫匪心里差点崩断的弦总算缓了,他握刀的指节早就发白,仿佛在冰冷的世界里,只有手里的菜刀还稍微有点温度。

    不愧是出家人,上路子!

    “好说好说,大师,要是没什么事,我俩先走了。”壮硕劫匪一刻也不想在这留了,和尚浑身上下流露着他惹不起的味道,小姑娘又贼邪门。

    叶征还处在蒙圈状态,咔嚓!

    白光一闪,白愫给他照了张相,然后笑得花枝乱颤。

    再看中年和尚笑眯眯的无辜样,狭长的眉眼甚是可恶,叶征总算知道白大小姐的古怪脾气是跟谁学的了,果然有其徒必有其师。

    “笃笃笃”地,和尚衣袋里响起一阵清脆木鱼声,他笑眯眯的脸色立马消失,重新挂上慈悲相:“施主,现在放下屠刀,也……来不及了,贫僧送你去见见佛祖?”

    壮硕劫匪:“???”

    放下刀可以,你能不能把枪放下,咱们好好说话?

    壮硕劫匪眼睁睁看着和尚变魔术般掏出一把黑色手枪,他脸色青白不定,目光渐渐狠辣:“死秃驴,你耍我?”

    和尚叹气道:“唉,高兴的时候叫人家大师,不高兴的时候叫人家死秃驴,愫愫你看,果然男人都是善变的,你以后可要小心了。”谆谆教诲的同时,嫌弃的目光不住往叶征身上瞟,仿佛一只护犊的老母鸡。

    而白愫在一旁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叶征感觉牙疼,空前绝后的疼,脸都快疼抽筋了,这一大一小简直是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就会不分场合的瞎哔哔,没看到气氛这么紧张呢,严肃点会死?挺正统的一次抢劫,怎么到了你俩面前就变成亲子游了?!

    这时他后领一紧,整个人腾空向后飞起。

    “啊啊啊!”

    他猝不及防惊叫出来,而后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哗啦啦的倒塌声,他突然哑火了。

    周大丧金店的墙上这个大洞,是被壮硕劫匪撞穿的?

    一个纯粹血肉构成的人,怎么可能像推土机一样撞穿三四十公分的水泥墙?还有这奔跑速度,是要起飞了吗?!

    叶征被衣领勒的满脸通红,身体有节奏的颠簸着,呼呼风声中,他遥遥看见从墙洞里追出的和尚和白愫,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现实吧……

    如果一个人能够像白愫那样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存在般地来去自如,一个人又能像壮硕劫匪这样以**轻松撞破水泥墙,拎着两个人还跑的飞起,那……那些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奇异视频都是真的了?

    他一直不愿意去相信的东西,居然是在现实里真实存在的?

    这完完全全颠覆了他十七年来的世界观,马先贤的脸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模糊,然后画风突转,变成了一个笑眯眯的光头。

    明明已经隔了上百米,和尚的嘴巴微微张合,声音却近在咫尺般直直灌在叶征耳朵里:“啧啧,e级的力量系觉醒者……小伙子,相信科学吗?子弹会拐弯的哟~~~”

    远远的,和尚狭长的眉眼一眯,再次抬枪,逃窜中的壮硕劫匪似有所觉,将叶征和瘦劫匪一同举起,挡住自己身后所有要害。

    叶征:“!!!”我封印了十七年的处男之身,剑未出鞘,花未盛放,怎么可以被人射来射去的!

    然而剧情走向就是这么污,随着枪身一震,旋转的气流裹挟着暗金色的子弹,如慢动作般在他眼里无限放大。

    砰!

    深秋人际寥寥的苏城街头晃晃悠悠落下几片银杏叶,重新归于沉寂。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