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善良的手枪
    还是刚刚的奶茶店。

    一少年一少女一光头排排坐着。

    “理论上来讲,你的肉眼是不可能捕捉到子弹痕迹的,但是……”中年和尚故意拖长了调,期待的看着叶征。

    叶征不想接他话茬,可偏偏和尚有心卖弄,不肯继续说下去,两人互瞪了两秒,好奇心强烈的叶征又败下阵来:“你想说这是我觉醒的人体潜能?就像劫匪人形推土机的力量那样?”

    “非也非也,你看这是啥?”和尚神神秘秘掀开自己的僧袍,跟地下党接头一样亮了亮别在腰上的黑色手枪。

    叶征哪能不认识:“手枪,射我的那把。”

    他挺心有余悸的,当时他看到子弹明明是冲着他的眉心来的,结果他吓得刚闭眼,就听到砰的枪声,揪着他飞奔的壮硕劫匪倒了。子弹居然真的拐弯了,神特么枪斗术,他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抗日神剧里面。

    和尚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他竖起食指左右晃晃,否定道:“不不不,这叫法器。”

    “法器?”叶征砸吧砸吧嘴,浓郁的玄幻风扑面而来。

    和尚嘚瑟道:“不懂了吧?哈哈,高级货,一时半会跟你解释不通,你玩过网游吧,简单理解成网游里面带属性的武器就行了,你能捕捉到子弹痕迹,都是因为这把枪附带的特殊属性。”

    这个解释叶征勉强能接受,毕竟是经过网络熏陶的,小说啊游戏里都有这种设定,他看过的小说里面法器大多是什么赤霄剑、东皇钟、翻天印、紫金铃等等,背景又是洪荒流传,盘丝大仙专用,听上去牛气冲天的,现在社会在不断进步,和尚的法器是把手枪,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特殊属性是啥属性?”

    “子弹拐弯和子弹减速。”

    叶征以为自己听错了:“啥?等等……最后两个字是啥?”

    “减速。”

    “大师,你法号是不是智字辈的,单名一个障?”

    一旁的白愫正捂着嘴偷笑,被和尚敲了个暴栗,顿时眼泪汪汪的揉起了脑袋。

    “贫僧御虚,小家伙,法器是法器,不是凶器,就算贫僧法器是手枪,那也是一把善良的手枪,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渡人为本,不可无故取人性命,贫僧手枪诞生是为了保护,不是为了超度。”御虚和尚双手合十,满脸慈悲相,身侧口袋里还适时发出“笃笃笃”的木鱼声,整个店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过来。

    叶征差点信了,敢情那句送你去见见佛祖不是你讲的了!

    但他想想那壮硕劫匪最后只是晕了过去,和尚的话又得到了印证,再看到和尚双手合十,口袋里却响起庄严的木鱼声,衬托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他好奇地问道:“自动发声的法器木鱼?”

    “不,爱疯11。”御虚和尚面不改色。

    录音……

    叶征感觉牙又隐隐作痛,该夸你与众不同还是夸你与时俱进?!

    他扶着额头,无力道:“让我再理理思路,首先,你们的意思是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是设计好的,白愫亲自写的剧本,两个真正的劫匪会出现周大丧抢劫也是在你们意料中的?”

    白愫听出他心里有气,赶紧坐的端端正正:“是的,那两个劫匪一进到苏城就在我们监控中了,只不过没犯事才没有动他们,昨天正好窃听到了他们的计划,就顺水推舟……”

    “然后,网络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是真的,都是因为灵气复苏,古代尘封的修真界重新苏醒导致的,有人利用灵气修行变强,也有人莫名其妙获得意外能力,就像你觉醒了让自己变得毫无存在感的能力,而那个壮硕劫匪觉醒了纯粹力量系的能力?”

    叶征内心疯狂吐槽着白愫的能力,让自己变得毫无存在感?你是要去打黑子的篮球吗?

    “绝大多数吧,前两天涉黄被封的那个女主播就是真正的火系能力,有少数是瞎编的,比如什么下半身变狗,一看就是五毛特效啊。”

    叶征:“……”

    他没敢说他刚刚连狗腿这个都默认相信了,甚至已经开始脑补下半身泰迪的壮观景象。

    “最后,你设计把我送到劫匪手里,然后智障和尚来救我,顺便给安排了围观子弹的机会,是为了让我体验一把所谓的生死之间,看看能不能激发我的潜能让我觉醒?”

    御虚和尚:“阿弥陀佛,贫僧御虚……”

    白愫眼里少见的露出一丝慌乱:“对,都是我自作主张,据说生死之间最容易激发潜能,出现觉醒状态,我想试试能不能让你觉醒个什么能力。”她坐姿端正乖巧,像是个做错事等候发落的乖宝宝。

    但叶征没有继续质问她,而是转移了目标:“智……御虚和尚,你觉醒了什么能力?”他对这个和白愫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智障和尚根本用不出面对长辈时的敬语。

    御虚和尚脸色瞬间僵硬,他不自觉端正坐姿,也像个乖宝宝似的弱弱道:“贫僧只是个纯纯的修真者,尚未觉醒能力。”

    两个乖宝宝模样的坐在自己面前,其中一个还是光头和尚,六个金灿灿的戒疤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画风有点辣眼睛。

    叶征眼角抽搐:“既然你们觉得生死之间有用,你怎么还没觉醒?”

    下一瞬间,御虚和尚表情就像被流氓欺负的大姑娘一样委屈,眼眶里隐隐有泪光流转:“觉醒乃是万里挑一的运气,纯靠脸,贫僧跳过三十七次楼,放弃了。”

    叶征:“……”

    御虚和尚哆哆嗦嗦抬手指向白愫,表情更委屈了,活脱脱一个泣血控诉的非酋:“她!她睡醒就觉醒了!”

    欧洲人……

    他突然也没那么生气了,甚至还想给御虚和尚点个赞,抢劫事件发生前,白愫问他想要什么样的能力,原来她早就打好了算盘啊。

    叶征心里暖暖的,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白愫瞎忙活了,他叶征一向缺乏这等万里挑一的运气。

    而另一边,御虚和尚早就接受了自己是非酋的事实,从抢劫事件结束,他一直观察着叶征,总感到哪里不对劲……

    少年年少时向往战场和江湖,不知性命之贵,深闺少女向往世界和浪漫,不知世上苟且,这都是人之常情。

    自从天地间灵气复苏以来,他见过的修真者和觉醒者不在少数,得知修真界重新现世的普通人也有许多,可偏偏没有人和眼前这个少年一样。

    和他人迥异,少年眼神里没有流露出发现新世界时的憧憬,没有对超越现世力量的渴望,没有经历过生死之间却仍未觉醒的失望,甚至在得知自己没觉醒时,他居然在少年眼里看到了一丝庆幸。

    不合常理啊!

    要知道他当初发现天地间灵气再现,藏经阁那些他以为老祖宗瞎掰的修真典籍居然都是真货的时候都乐傻了,跟个兔子似的蹦蹦跳跳走路快一个月才勉强收住。

    这少年明明是刚知道这事儿,怎么表现的可以如此冷淡,仿佛他之前费老大劲描述的修真界的盛况跟隔壁老王开了一家帽子店没两样。

    待到叶征借口回家消化消化与两人告别,独行的背影在夕阳下走走停停,似乎是归家时对沿途风景的眷恋,御虚和尚突然恍然——

    少年眷恋着平凡的生活,当他被迫窥见凡人难以企及的风景时,却依旧想以自己的方式抗拒世界对他的改变。

    对于未来,他在惶恐……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