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三秒真男人
    形容一个人倒霉,用出门遭雷劈就差不多了。

    如果还有什么比遭雷劈更倒霉的话,那就是又?叒叕遭一次雷劈。

    叶征就是被雷劈过两次的倒霉蛋,不过跟记忆深处的那次一样,他仔仔细细摸了摸自己全身,一个零件都没有缺,连衣服都没破,要不是脚底下有个焦黑的坑默默冒着烟,刚刚的事肯定会被他给当成幻觉了。

    这时,一群有着悍不畏死的优良品德的大妈冲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将他包围。

    “姐妹们这里有个坑!还有个活人!”

    “别瞎说,没准死了呢,小伙子,你还活着伐?”

    “没缺胳膊少腿的,估计只是被吓傻了,你看地上这坑,明明都劈到他裤裆了。”

    “哎呀,那可真可惜呀。”

    叶征静静地站在原地,他不是吓傻了,身边一堆机关枪哔哔哔哔他也听见了,甚至脸还有点黑了。

    看到我一副没被雷劈的模样你们咋就惋惜起来了!还有,眼前这堆是啥玩意儿?!

    “来自吴小如的差评,好运气啊,这都没劈死。”

    “来自郑秋香的好评,再接再厉,还有机会遭雷劈的。”

    “来自张雨宇的差评,小伙子长得不帅,配不上我女儿。”

    “来自杨芊芊的好评,是我家女儿喜欢的那种类型。”

    “来自冬雨荷的差评……”

    此时他眼前像是有个无形屏幕一样,一大堆灰蒙蒙的字从右往左凭空划过,差点把他的视线给遮住了,造型就跟他刚刚看视频时候划过的弹幕一模一样。

    叶征:“???”

    这些飘过的名字和评价是什么鬼?咋就这么像眼前这群大妈的心理活动,大妈们一无所觉的叽叽喳喳讨论着,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他眼前多了的这些东西。

    但前脚还在想着雷劈,后脚咋就变成相亲了,我还是个高中生啊,现在的大妈思想都这么跳跃吗?!

    他下意识伸手想摸摸这些飞快消失在左侧的弹幕,咦?居然有触感,软软的,温温的,挺舒服的……

    啪!的一声眼冒金星,叶征捂住脸,耳光来的猝不及防。

    他眼睁睁看着前面两抹腮红的大妈一脸惊恐,一只手护在胸口,一只手手高高扬起。

    “来自石榴姐的好评,居然侵犯我,羞羞,再来一次!”

    “来自吴小如的差评,居然没侵犯我!”

    “来自杨芊芊的差评,我女儿真是看走眼了。”

    “来自郑秋香的差评……”

    叶征:“……”

    他试探地问了一句:“石,石榴姐?”

    腮红大妈一瞪眼:“你认得我?”

    何止认得,你还给了我一个好评呢!

    他突然意识到四周如狼似虎,哆哆嗦嗦出声道:“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大妈们一愣,望了望天,晴空无雨,明天还得和百花洲公园那群妖艳的贱人斗舞呢,抓紧时间排练去?

    就这一望天的功夫,只听噔噔噔的声音,包围圈中的少年已经跑没了踪影,只留下一个焦黑的坑还冒着青烟。

    奔跑着的叶征看到一条弹幕飘过,顿时满头黑线。

    “来自石榴姐的差评,这就跑了啊,三秒真男人。”

    ……

    苏城的另一边,御虚和尚一脸懵比。

    将白愫送回家后,他决定去一趟叶征家里,好好看一看这个少年隐藏在心底的真实,再者他受白愫所托,今天让叶征觉醒失败了,未尝不能让他再试试修行的道路,虽然他早就让白愫测过叶征的资质,不适合踏入修真界,但毕竟世事无绝对,野鸡圈里也可能飞出个凤凰。

    他一路上飞檐走壁,仗着修真者的强大在城市房顶上跳来跳去。

    其实他并不赶时间,天黑了路不堵,在地面坐车也挺快的,还省力了,这不是就是为了图个高手的快感嘛。

    僧衣飘飘,踏雪无痕,怎一个叼字了得!

    然而这个苏城有数的高手,在用一招自己脑补的招式踏雪无痕踩在路灯上的时候脚底打滑,金灿灿的脑门着地,摔了个爽。

    幸好没人看见……

    御虚从地上捡起一片金灿灿的圆形物体,使劲按在脑门上,五个金灿灿的戒疤再次恢复成六个。

    他还是持续懵比中,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他感知范围内的灵气全部消失了?!这不科学啊!

    修真本来就不科学,他现在修行时吞吐灵气的范围大约在二十米左右,听说有大能修真者修行时吞云吐雾的,能将方圆十几公里内的灵气吞噬一空,但刚刚灵气是消失,根本不是被人吞噬的情况啊!

    刚刚灵气消失的感觉,就跟烈日下冰雪消融般的彻底消弭差不多,而不是朝着某个方向被吸走,那一瞬间的错愕感,让御虚和尚以为再次重回灵气复苏前的时代,天地间枯寂乏味,死气沉沉。

    如果他看到灵气消失的瞬间桂花公园上空的雷光,或许就会将其联系在一起,然而他没有看到,也无法看到。

    事实上,整个苏城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雷光,也没有听到雷声,能知道灵气消失真相的只有位于桂花公园小小一隅的一小撮人,可他们都是普通人,灵气消失的时候感官敏锐的人仅仅可以察觉身边似乎有点细微变化,却根本不清楚那种变化代表了什么。

    御虚和尚重新跳到房顶,疯魔似的向着一个方向狂蹿。

    灵气真空,真空,真空,还是真空!

    御虚和尚久违的两腿发软,身为已经半只脚踏入牛x行列的修真者,区区几十公里的路对他来讲根本不会有任何负担,顶多喘上几口气,他是给吓的……

    如果天地间灵气重回真空,意味着一朝回到解放前,世间所有修真者将再难寸进,他御虚也不例外,那些深藏心底的抱负,飞天入地的梦想,修真界彻底恢复元气后的瑰丽蓝图皆如泡沫般不堪一击,轻而易举碎成了渣渣。

    在他近乎绝望地奔了近三十公里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一丝丝稀薄灵气如春风拂面,向着苏城的灵气真空区缓慢补充。

    御虚当场就跪下了,他禁不住热泪盈眶,感谢佛祖,感谢耶稣,感谢替寺庙收门票钱的刘姥姥,灵气还在,天还没塌……

    “爱卿平身……”

    御虚和尚脸当时就黑了,眼前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黄毛正伸手作搀扶状,御虚方才太激动根本没注意旁人,一下就跪在了小黄毛跟前。

    大晚上一个脑门金灿灿的和尚蹭蹭蹭跳到你面前,然后突然来了个非常标准的下跪姿势,还两眼泪汪汪,再惊悚不过了,小黄毛差点以为自己抢了和尚老婆,然而回顾他的人生,至今是剑未出鞘,抢和尚老婆的事情压根儿不成立啊。

    正所谓恶向胆边生,小黄毛有限的人生信条中,有便宜不占的都是狗。

    御虚和尚黑着脸起身,口袋里木鱼声适时响起,他双手合十,一脸慈悲地看向乐呵呵的小黄毛:“阿弥陀佛,施主,你与我佛有缘,不如我送你去见见他?”

    小黄毛:“……”

    这个便宜他不想占了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急……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