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惊!光着身子被强行推倒了!
    叶征虽然抗拒着这个世界的改变,抗拒暴力成为个人力量的代名词,但是他始终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对于未知的超凡力量也有着压抑在心底的羡慕。他曾设想过如果真有超凡的力量落在他的头上时,他应该如何去运用,来守护他所拥有的一切,获得他所想要的一切。

    在他不算成熟的心里,就算设想自己能够毁天灭地唯我独尊,始终会恪守着一定的底线,保持自己该有的为人之本。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可以看到透露人心的弹幕,脑海中开启不同寻常的界面时,肩膀突然沉甸甸的,内心雀跃着即将持有力量的同时,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似乎也相应落在了他肩上。

    然后呢?啥都没抽到……

    他一瞬间以为是有人在玩他,但想想他只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要是真有人要用这个破系统调戏他,给他希望又让他抽啥都是一场空,那也弄得太奇幻了点。

    这时,他眼前突然悠悠地飘过一条弹幕——

    “来自石榴姐的好评,小伙子明天一定要再来啊。”

    好评数跳了一下,从0变成1。

    叶征:“……”他心里闪过石榴姐两抹鲜艳鲜艳的腮红,不知道该感谢还是吐槽,还惦记着我呢?!桂花公园默默拉入黑名单。

    他犹豫了一会儿,想攒个十连,可是压根儿忍不住啊!这玩意儿就跟腐蚀了无数有志青年的赌博一样,一有余额就想抽,抽了还想抽,上瘾了上瘾了……

    华丽丽的宝箱闪亮登场,开箱的一瞬间,他拼命挪开了注意力,宝箱打开,再次消失。

    这次好像不是字了,叶征瞟了瞟记录,一行绿字在一堆鲜红中极其显眼:“呵呵,抽中了普通的礼包。”

    呵呵?你丫还不高兴了是吧?

    一个朴素的绿色小包裹正躺在物品栏的格子里,他顾不上吐槽小包裹为什么也是隔壁老王的颜色,匆匆点开,瞬间有两样东西跳了出来。

    一副眼镜,和一块绿色的眼镜布。

    眼镜怎么这么眼熟……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干干净净,他一直戴着的眼镜不见了。

    叶征:“……”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系统,居然拿他的眼镜当成抽奖奖励,纯粹是来膈应人的吧?!

    心念一动,那副眼镜从格子里消失,瞬间出现在他脸上,这清晰感,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一样的味道。

    再看看物品栏里,剩下那块绿油油的眼镜布上面还能看到“苏城光明眼镜店”七个小字,叶征嫌弃地取出,却不想那块眼镜布竟然直接盖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极其惊悚地沉进去消失了。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这兆头……

    叶征吞了苍蝇似的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他周遭的光景全部扭曲,整个人堕入突如其来的幽暗,四周明明是冰冷孤寂的,却又像是置身闹市般嘈杂无比,有数不尽扭曲画面将他包围,他的**,感官,思维,一切的一切冻结在漫长至亿亿万万年之久的厚重里,又仿佛只是经历了短暂的错愕后走到了时间和空间的尽头,他所经历的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种种甚至包括他自身这个概念都在这一刻介于存在与不存之间。

    继而犹如开天辟地时的一点灵光,叶征看到一个个深黑的物体在他身体里绽放,将他这个人存在的概念重新拉回了现实,接着,和先前被雷劈时一样的观感再度重播,自己**的一切纤毫毕露,细致到每一个内在外在的器官,每一根骨头与肌肉的粘连,每一道血管的蜿蜒分布,体内各种液体的缓慢涌动……

    只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他在自己体内看到了一堆黑洞,一、二、三……七,七个黑洞高低错落地环绕在胸口位置,他无法形容这个黑洞的大小,明明存在于他的体内,理应是极小的,可偏偏给他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和包罗万象的广博,仿佛有无数星系星河生灭其中,被黑暗所吞噬,寂静无声,却波澜壮阔。

    这时,浴室窗户外突然出现个黑影,然后啪地一声窗户被推开了,一个脑门金闪闪的光头跳了进来,不知道是眼瞎还是故意的,光头脚底打滑,整个人猛地撞到叶征身上,饿虎扑食般将他扑倒在地。

    叶征:“……”

    惊!他居然半夜光着身子被一个和尚给强行推倒了?!

    御虚和尚撑着半身湿嗒嗒的僧袍爬起来,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勒个去,你来大姨妈了?”

    叶征这才发觉自己满身大汗,倒地的时候地上都留了一滩人形水渍。

    头发长见识短,光头见识等于零,你大姨妈是这样的?

    他光溜溜回到客厅,在御虚和尚暧昧的目光下套上衣服,他有点犹豫是否要把自己遭遇的一切说出来,问问御虚和尚这算不算觉醒?

    正当他脑海里打开系统默默斟酌,突然发现“万能商店”里多了一件可购买的东西,不再是空空荡荡的。

    ,需求好评数10,他看着早就归零的好评数,买不起……

    见他不说话,倒是御虚和尚先问了起来:“小征子,你这是发生了啥?为什么来大姨妈来虚脱了?”

    这称呼,你真是个自来熟……

    御虚和尚一脸的不靠谱,叶征瞬间就决定暂时不说出去了,他这个系统获取的好评差评能窥视到人心,说出去没准是件坏事,他找了个自认为合情合理的借口:“可能之前被你子弹吓的吧,生死之间的后遗症。”

    御虚和尚:“???”

    一口锅来的掷地有声……

    他也是个甩锅小能手:“阿弥陀佛,不能这么说,那其实并不能算是贫僧的子弹,你应该叫它愫愫请我射出的子弹,贫僧法器金贵着呢,平常都舍不得用的。”

    那我还应该谢谢你射我一枪了?!叶征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他看到眼睛纹身开启脑海里的系统居然已经过了六个多小时了,但他不动声色地藏起讶异情绪,继续转移话题:“智障大师,请你看看时间,现在几点了?”

    御虚和尚瞟了眼挂钟,精准地报时:“两点零七分,四十六秒,四十七……”

    叶征:“……”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