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要剃光头吗?
    其实也不能怪御虚和尚来得晚,他本来预计七点多就到叶征家里,结果谁料到灵气会突然消失啊。

    在跪完小黄毛顺便让对方见识了他大慈大悲的手段以后,他的爱疯11就没停过,灵气消失把整个苏城修真界的人都给吓尿了,御虚和尚打了四五十个电话,才大致整明白了灵气消失的范围——

    以苏城古城区为中心,方圆四十公里左右的地界全部被囊括了进去。

    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苏城灵气消失发生一个小时左右,就已经震动了整个华东地区,上面也开了紧急会议,连夜派人前来查探原因。

    要知道灵气复苏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前面六年复苏的状态说出来简直是一把辛酸泪,灵气稀薄的程度就跟看到一锅红烧肉却偏偏只能闻个味道,够不着摸不到,更不用说吃到肚子里来修行了,作为灵气复苏产物的觉醒者也少的可怜,觉醒了也基本都是弱的可怜,顶多能瞪眼折断牙签或者唤火点个烟什么的。

    近四年来,灵气复苏的程度才逐渐增长,修真者和觉醒者开始变多了,修真者们都懂事地默默藏起来,许多意外觉醒者却不懂猥琐发育的精髓,特意去网上嘚瑟一下求出名,这样的人往往第二天都会被自己所处地方的神秘力量给带走,留下一个网络舆论的烂摊子。

    然而……

    灵气复苏是整个地球潜移默化的改变,地球每个角落都充斥着灵气,最多只是灵气稀薄程度有区别,从未听说哪个地方灵气会像被彻底抹去一样的消失。

    虽然御虚和尚发现消失圈外的灵气正在往苏城补充,但这终究是一件令人担忧的大事,发生了一次,就可能发生第二次第三次……

    如果不弄清原因,一旦这事扩散到全球,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只可惜他不知道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在他眼前,就因为叶征这个遭雷劈的,苏城的灵气才会消失了一回。

    当他跟各界修真者们把这事给沟通完,已经过了零点,等回到寺里裤子都脱了,才想起来把要去见叶征的事给忘了。

    明天会有不少修真者到苏城查找灵气消失的原因,身为苏城有数的上得了台面的高手,他必须得出面尽尽地主之谊,顺便震慑下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更何况前天东海也发生了一件大事,整个华夏修真界都紧张的要死,以后哪里还抽得出空来关照叶征。所以他才匆匆忙忙提上裤子来找叶征。

    然后,高手从来不走门,多粗俗啊,哪里亮灯翻哪里。

    叶征听他哔哔哔了一刻钟,才明白这个光头大半夜过来并不是贪图他的美色,他仔细回忆了下,御虚和尚口中灵气消失的时间,好像跟他遭雷劈的时间有点同步啊……

    “阿弥陀佛,所以贫僧此次前来,是想问你你可愿意随贫僧去两禅寺修行?人间大道殊途同归,觉醒不是唯一的路途,只需你一心向佛,肯静下心修行,资质差点也无妨。”

    御虚这回细细注意着少年的情绪变化,心里暗道:小伙子资质可不是差点啊,而是差的没边了,否则愫愫也不会去找生死之间这种虚无缥缈的觉醒法子。

    去两禅寺修行?

    叶征有些意动,两禅寺的大名他自然听过,是苏城与寒山寺地位并称的一座大寺庙,位于苏城著名景点的灵岩山上,人杰地灵,香火极盛,渊源始于唐朝,是实打实的千年古刹,里面更是有几位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坐镇。

    不过这座寺庙最出名的事情挺讽刺的,不是什么得道高僧啊千年古刹,而是门票只要一块钱,这算是全国大大小小收费景点里面的一股清流了,叶征也因为贪便宜去围观过一次,嗯,装修的很新……

    “两禅寺……要剃光头吗?”

    “要。”

    “去两禅寺居然要剃光头?不去。”

    “行……等等你说啥?”御虚和尚愣住,他已经看出了叶征意动了,但没想到叶征会拒绝,他犹豫了下:“不剃光头也行。”

    “去两禅寺居然不剃光头?不去。”

    “为什么!”

    “来自御虚的差评,横竖都不去,那你问个球啊!

    “我才十七岁,我得上学啊,不像你年纪大了可以看破红尘出家,我还年轻着,我还是个……”叶征硬生生把“处男”两个字憋了回去。

    有理有据,戳人痛处。

    行吧,你年轻你有理,御虚和尚狭长的眉眼挑起:“上学有什么用?我吃吃斋念念佛一个月两万块,寺里分配悍马一辆,乡间别墅空气清新……”

    叶征打断了他的话:“你有女朋友吗?”

    “来自御虚的差评,佛曰你!”

    御虚和尚噌地窜上窗台:“再会!”

    “就这么走了,你不再劝劝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叶征跟白愫认识久了,套路和白愫尿性差不多的御虚和尚不在话下。

    御虚和尚悬在半空的左脚停住,被他假惺惺的话堵得憋屈,回头甩了个白眼:“没空,贫僧现在忙的飞起,等你以后反悔了,再来两禅寺找我吧。”

    叶征眼一花,御虚和尚就溜了。

    高手,啧啧,他住的只是二楼,要是二十楼,真想看看这光头还翻不翻窗了。

    叶征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清楚地明白御虚和尚并没多真诚想邀他,主要都是因为白愫的原因才会对他有所关照,他要是接受了这种近乎施舍的举动,怕是以后的日子会不太舒服。

    忽地,他瞥见窗台上似乎多了个什么东西,好奇地伸手去取……

    圆圆的,金闪闪的,还油腻腻的。

    戒……戒疤?!

    “和尚,你的戒疤还要不要了,不要我扔了啊?”

    飞檐走壁的御虚看到叶征给他发的短信,这才意识到脑门上的金色戒疤掉了一个,他刚打了个“要”字,突然猛地扭头朝南方看去,顿时呆在当场,手里的爱疯11嘭地磕在地上,大屏幕摔得支离破碎。

    它,不是在东海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不对,它这是要往北去,去往它扬名千古的地方……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