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不注册的修真者要“咔嚓”!
    肝火旺盛的,青春。

    叶征知道自己已经被柳老师划到了荷尔蒙爆棚的青春期少年行列,只能说这鼻血流的太及时了,百口莫辩啊,就是可惜了这牵手福利才发到一半……

    “跟柳老师牵手的滋味好吗?”白愫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征一向自诩是个老实人:“好。”

    白愫眉眼眯起,流露出危险的目光:“嗯,再说一遍。”

    算了,老实又不能当饭吃,保命要紧……

    “不好。”

    白愫樱唇再启,眼神平静地像在看一个死人:“嗯,说实话。”

    “白娘娘,求放过!”

    叶征双膝一软,可惜车厢空间太小,容不得他演技发挥。

    白愫咯咯笑出声来,得逞道:“好啦好啦,不逗你玩,别仰头,难看死了。”

    “但是……”

    “但是什么?早就止血了,你就别装了,我还不清楚你嘛。”

    “噢。”

    叶征悻悻然低头,对上白愫促狭的目光,刚想问自己摊上什么大事,突然脚骨一阵生疼,右脚鞋面上多出了一只碾的极其欢快的脚。

    “怎么见了柳老师流鼻血,见了我就不流了?”白愫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来自白愫的差评,说错话弄死你。”

    看到飞过的弹幕,叶征身子顿时凉了半截,这是道送命题啊,要跪……

    “能求助场外观众吗?”他掏出手机准备度娘。

    “不用回答了。”白愫话音刚落,叶征脑袋笃笃笃地被什么东西给连锤了三下,鼻孔里熟悉热流又涌了出来,“真听话,流血很及时,态度很端正,本宫原谅你了。”

    叶征顿时热泪盈眶……

    这也行!

    给不给活路了,还用起修真者的手段来了!笃笃笃地声音跟敲木鱼一样,画风如此的阿弥陀佛,妥妥跟御虚和尚学坏了……

    但是好像又流了点血,舒服许多,叶征抚了抚胸口,又看看白愫傲娇的脸色,立马就明白了什么。

    “这发精神力木鱼便宜你了,否则你体内淤血堆积,得难受好几天。”

    果然是敲木鱼,我的脑袋……

    白愫解释了一番,冷哼道,“别哔哔,你这回真摊上大事了!你要凉了,连累我师父也要凉了。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觉醒的?”

    叶征这回彻底蒙圈了,他什么都没说过呢,怎么这事儿就暴露了?!

    他瞥了眼驾驶座上的司机,白愫又道:“我压制了他的听力,他暂时听不见任何声音。”

    叶征:“……”

    姑奶奶,这是危险驾驶啊懂不懂!

    “昨晚。”为了做一名遵纪守法的好青年,叶征决定长话短说。

    白愫眸子里透露出异样的神采,似乎是确认消息时的如释重负:“觉醒的什么能力?”

    “这……”他的能力有点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况且要是让白大小姐知道了自己能够发现对方的某些内心语言,比如抖m什么的,下一刻估计就要被丢出窗外了吧……

    这时白愫接话道:“是体质类的?力量系吗?”

    “呃,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觉醒的?”叶征突然意识到不对,力量系?

    白愫一脸看智障的眼神:“你刚刚放学时不是怼了辰西吗?”

    “就因为这个?!”

    莫非辰西背景远比他想象的大,怼他一下就算摊上大事了,连带着御虚和尚一起凉?!

    叶征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他又想想如果只是连累御虚和尚,一丝丝的过意不去瞬间被冲淡了,那个光头,凉了就凉了吧……

    白愫注意到他的表情,两人一起混久了,光从表情她就能猜到叶征在想什么:“你们都凉了我也无所谓啊,可事儿多了我看着嫌烦,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修真者和觉醒者都需要注册吗?”

    远在两禅寺的御虚和尚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浑身凉飕飕的,刚刚一瞬间居然产生了被整个世界抛弃的孤独感,阿弥陀佛……

    “不知道……”

    少年少女两双眼睛你来我往瞪了七八秒钟,叶征怕她是把自己听力也给压制了,又复读了一遍:“不知道……”

    “哦,我没讲过,那你现在知道了啊,所以你摊上大事了懂不懂!”

    叶征:“……”

    你丫怎么还理直气壮的呢……

    “根据现行的修真者基本条例,所有修真者和觉醒者都需要注册,否则……”

    白愫横起手放在脖子上,恶狠狠做了个“咔嚓”的手势。

    “同理,如果包庇,放任野生的修真者和觉醒者存在,也要……”

    叶?自动配音?征:“咔嚓!”

    白愫:“……”

    “来自白愫的差评,真咔嚓你啊!”

    “这回不是普通的咔嚓,而是这样咔嚓!”白愫被叶征截了胡,不解气的举起手做剪刀状,对着叶征不可描述的部位“咔嚓”一下。

    叶征顿觉裤裆凉飕飕的,不对,他凉飕飕个什么劲!要咔嚓也是咔嚓御虚和尚的啊!

    远在两禅寺的御虚和尚又打了个喷嚏,大概是今天坐的蒲团凉到蛋了,他默默地把袈裟叠了叠垫在屁股底下,阿弥陀佛……

    叶征小心翼翼问道:“真有这么严?昨天那个野生的劫匪不是蹦跶了好几天吗?”

    “那个劫匪我们报备过了,不犯事还好,我们准备引导他进入修真界,但是一旦有了力量却一心做恶,那就只好……”

    叶?自动配音?征:“咔嚓!”

    叶?恢复正常?征:“那我们现在去干嘛?先咔嚓我然后咔嚓御虚和尚?”

    他瞧见白愫的轻松表情,分明就不是让他去送死的表情,因此说话也轻快了起来。

    果然,白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怼完辰西以后,他去查了修真者注册信息,发现没你名字,就去给天道院打小报告,说我师父和我包庇了一个野生的修真者,但我知道你的底细,肯定是突然觉醒的,我已经和天道院的老师交流过了,晚点我们去天道院报个道,注册一下就可以咯。”

    “现在嘛,先去给我师父买个手机,昨晚他跟个仓鼠似的,被金箍棒过境的动静吓得都掉了。”

    天道院?

    叶征又听到了一个新名词,这回白愫没跟他解释,车停了,两人已经到了一家图标是个烂苹果的手机店。

    “一部爱疯11,谢谢。”

    鉴于白家传统,白愫在全民电子支付的情况下依旧掏出了一叠粉红色的钞票,叶征始终问不出她家这个落后的传统是怎么来的,日常备着一大叠钞票,总觉得是怕存银行会飞了,然而苏城本土银行的股份一半是属于白家的,再飞也飞不出白家手掌心啊……

    不过掏出一叠钱比电子支付看起来赏心悦目倒是真的,爽,很爽,非常爽!

    叶征看着那叠粉红色的钞票,突然灵光一闪,作了个死:“要粉红色的!”

    白愫挑了挑眉,默认了叶征的选择,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补充道:“拿两部吧。”

    远在两禅寺的御虚和尚?打了个喷嚏,他裹紧袈裟,总觉得今天身子骨柔柔弱弱的,就像一朵无人怜惜的娇花,阿弥陀佛……

    ..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