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夺命三郎秦QQ
    《修真者基本条例》

    《修真界新历大事纪》

    《论遵守现实世界法律的重要性》

    《身份暴露时的一百种掩盖方法》

    《修真知识自我评测试题集》

    ……

    叶征边翻看这些名字蛋疼的线装书边问道:“刚刚那位是谁?”

    “我们高三(2)班班主任,辛老师。”

    秦球球回答时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越看越像人形仓鼠。

    他自动把叶征划归到觉醒者行列,插班进高三来补初中部知识,肯定不是其他城市转学的修真者:“叶兄,你觉醒了什么能力?”

    “f级后期的体质。”叶征言简意赅,拨开一本《修真者犯案实例》。

    秦球球一愣:“敢问叶兄是什么资质?”天道院的入学标准是d级资质或者e级觉醒,觉醒f级后期的体质能入学,眼前这位叶兄莫非是资质逆天之人?!

    叶征也不忌讳,反正白愫说资质这种事情在注册信息上都是透明的,藏着没用:“e级。”

    e级???

    秦球球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再看看叶征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顿时懂了,这货资不是质逆天,肯定是背景逆天了,没准是哪位大佬的私生子,不能光明正大在门派里亲自教授的那种,所以偷偷放到地方上来学习。

    他凑近了叶征耳朵,八卦地问道:“你真姓叶?随爸爸姓的?”

    他可不敢直接问叶征爸爸叫什么,只能迂回作战猜测身份,秦球球绞尽脑汁,已经开始搜索着修真界哪位叶姓大佬符合这种渣男的设定了。

    叶征吃了一发秦球球版吐气如兰,耳根又热又痒,手一哆嗦,一本《修真者和现实伴侣关系的处理方式》掉在地上。

    问问题就好好问,为毛给里给气的!

    叶征连人带桌远离秦球球一米:“有什么疑问?我姓叶,我爸爸也姓叶,但是……”说到这里,他神色平静,仿佛在叙述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我是孤儿,小时候被丢在孤儿院的,从来不知道父母是谁。”

    十七年了,他的父母将他扔在孤儿院以后就没找过他,什么伤感啊思念啊羡慕别人有父母等等情绪,小时候时不时会有,但是内心经历过反反复复对狠心父母的爱恨以后,早就淡然了,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现在政府福利特好,有房住钱够花,还有白愫这样交心的朋友,活的自由自在的。

    然而这份平静在秦球球眼里又是另一番解释,肯定是大佬的私生子没跑了,要真是孤儿,提起丢弃他的父母怎么可能没点情绪,孤儿院一定是掩盖身份用的!

    想虽这么想,秦球球对叶征还是抱以了友情的怜悯,有爹不能认,修真界大佬们的情感生活真是复杂。

    叶征对上秦球球愈发给里给气的目光,又连人带桌远离了一米……

    三十多本线装书翻完,总算在最底下翻到一本看上去比较修真的书——《太微帝君二十四神引气经》。

    然而翻开来一看,里面的字朦朦胧胧的,像罩了一层迷雾般,根本看不清写了什么。

    秦球球翘起了大拇指,开启猛夸大佬私生子的模式:“不愧是叶兄,眼光就是好,这本书是初中唯一的修行用书,讲的是引气入体的法门,但是下了禁制的,等你熟读了其他书通过测验,就能看清这本书里写的什么了。”

    眼光好?明明是这书名画风和其他妖艳的贱书不一样好吗!

    敢情入学了还不能立马修行,得先掌握修真界基础知识,也罢,他正缺少这些认知,昨天御虚和尚讲的一点都不全面,否则也不会被白愫抓来注册了。

    “第一条,遵守现实世界各个国家的法律;第二条,禁制使用e级及以上的力量干涉现实世界;第三条,所有修真者和觉醒者必须注册;第四条……”

    叶征一秒入戏,抓起一本《修真者基本条例》就声情并茂开始朗读,听读看结合,是叶征从小养成的良好学习方式,非常利于加深记忆,同学们多学着点。

    秦球球:“……”

    “来自秦球球的差评,真不陪我玩啊!”

    叶征停下抑扬顿挫的语调,活脱脱一副学霸在嫌弃学渣的表情:“听老师的话,你自己一边玩去。”

    进入小黑屋前,其他同学的诡异目光让他毛骨悚然,在还不知道小胖子底细的情况下,他决定能避则避。

    “ok。”

    没想到秦球球真就听话地走开了,他是一个在修真界没有任何背景的觉醒者,能在修真界大佬私生子面前留个好印象,等以后叶兄发达了,没准也能带他一起上天。

    朗朗读书声中,觉醒者秦球球开启了日常训练模式。

    “呀呀呀呀呀!原子爆破!”

    秦球球疯狂大吼,立马打断了叶征的学霸状态,他好奇地看过去,只见秦球球两脚叉开与地面呈等边三角形,左手握拳在胸,右手抓着一个琉璃彩瓶高举向天,拗了个q版凹凸曼变身的造型。

    原子爆破?听上去像是很凶残的技能啊。

    “啵~~~”的一声轻响,仿佛是开红酒瓶塞时的声音传了过来,那边秦球球僵硬地放下右手,看了看手里毫无变化的琉璃彩瓶,然后……

    摔!!!

    好端端一个琉璃彩瓶变成一地碎渣。

    叶征:“……”

    这这这这又是什么骚操作?!表演起摔瓶子来了?

    秦球球并没意识到自己对大佬私生子造成的困惑,继续大吼输出:“呀呀呀呀呀!原子爆破!”

    “啵~~~”

    摔!!!

    叶征眼角抽搐,强行让自己目光回到《修真者基本条例》上,继续声情并茂朗诵。

    “第九条,所有门派不得去外地擅自收徒……”

    “呀呀呀呀呀!原子爆破!”

    他吼任他吼,清风拂山岗,叶征:“第十……”

    “boom!”

    剧烈的火光伴随着爆响声,升腾起一朵小型蘑菇云,震得大厅穹顶上灰尘簌簌直落,扑了懵逼的叶征一脸。

    我去,引爆榴弹了?!

    叶征嘴巴张成了o型,耳朵里回响着缓解失聪的嗡鸣声,就看到小胖子秦球球浑身黑烟缭绕的,肉嘟嘟的煤球脸欢天喜地冲他跑了过来。

    “哈哈今天运气不错,三次就爆了,叶兄,你怎么了叶兄?别跑啊叶兄,我不会爆了你的。”秦球球这句话有点污了,叶征警惕地保持在他十秒开外,秦球球停下来尴尬地抹了抹脸,越抹越黑:“我是可以让摸到的东西爆炸,但是几率太小了,十次里面能爆一次就算幸运的,大家都叫我夺命三郎秦qq,其实我这么善良,还没夺过谁的命呢。”

    叶征:“……”

    听语气你还挺惋惜的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