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接下来基本都是修真者间凶残的打打杀杀,哪家门派覆灭了,哪家门派被捅残了,哪位仙子被辣手摧花什么的,断断续续持续了两个月,其中很多次都导致普通民众受到波及,只不过范围比较小,大能们稍稍掩盖下就过去了。

    “公元2014年1月21日,一直作壁上观的鼎剑宗宣布参战。”

    “公元2014年1月25日,鼎剑宗东鹤剑君与散修风不羁战于钦州北野,东鹤剑君不敌,自爆而亡,波及钦州普通民众五千九百余户,伤亡者九千三百六十七人。”

    14年1月,钦州。

    叶征突然记起来,当时钦州是有一场大地震,死伤人数也差不多是这么多,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是修真界大佬自爆搞出来的事情。

    他因踏进修真界而雀跃的心情一瞬间低落下去,这就是他一直担心的,当个人伟力归于自身时,一旦有强者搞事情,就容易产生不可控的后果,像真相被掩盖住的钦州地震那样,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五千九百多户家庭平白遭殃。

    “公元2014年2月13日,太微观、小白剑门、不空禅宗三门联手,逼鼎剑宗暂时封闭山门,不得自行出世,同时宣布成立修真界管理机构,颁布初版《修真者基本条例》,约束修真者遵守俗世规则,以城市为单位设天道院,集中管理各门派收徒事宜。”

    叶征默默点头,这三个门派雷厉风行监管修真界,倒是挺与时俱进的,现在将各门派比作大学,学生们在天道院先学习基础知识,提升到e级再考取门派,不仅能彻底熟悉修真界的格局,而且还拥有自主选择权,不像以前那样只能被门派挑着来,妥妥的人权修真啊。

    接下来就是上古三门创立的合纵连横,弹压不服的门派,不断将政策推广到整个华夏,并且根据实际情况修正着《修真者基本条例》,虽然彼时灵气复苏才刚开始,灵气稀薄无比,不太适合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但是已经为未来打下了稳定格局的雏形。

    “2019年9月8日,宣布,天地灵气普遍提升到适合修行的程度。”

    “2019年9月11日,华夏第一位e级觉醒者出现在魔都,将其引入修真界,修改第九版《修真者基本条例》。”

    “2020年2月13日,鼎剑宗重新出世,宣布顺应。”

    之后的事就乏善可陈了,主要侧重在觉醒者的收编上,其他零碎事件就是哪里有了冲突,哪里建设成功,哪个地方进行了整改,而他读的第一本书已经是第十三版的《修真者基本条例》了。

    他一路看到最后——

    “2023年10月22日,苏城出现灵气真空,原因待调查。”

    “2023年10月23日,众生武具金箍棒出世,镇于瀛洲花果山,以陈博士为首的公关团队正在控制舆情。”

    啧啧,这本《修真界新历大事纪》也是在不断更新啊,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记载在上面了,666!

    叶征一口气看完了《修真界新历大事纪》,突然有了十足的代入感,这本书将他的眼界他的认知彻彻底底带入了修真界,给他展示了一个熬过了漫长灵气枯竭期残存下来的修真界,正在以适应时代的崭新方式缓慢重生着。

    第三本,《论遵守现实世界法律的重要性》!

    “呃,这就看完了?!”

    秦球球看着学习状态爆棚的叶征,一愣一愣的,“叶兄,你这一目十行囫囵吞枣的可不行,要背熟哦,到时候全看完了要测验的,考不过得重背。”

    叶征头也不回翻开书,说道:“全背熟了。”

    秦球球不信了:“修真者基本条例第九条是什么?”

    “第九条,所有门派不得去外地擅自收徒。”

    “14年1月25日发生了什么?”

    “公元2014年1月25日,鼎剑宗东鹤剑君与散修风不羁战于钦州北野,东鹤剑君不敌,自爆而死,波及钦州普通民众五千九百余户,造成九千三百六十七人伤亡。”

    一字不差……

    “来自秦球球的差评,学渣哭晕在了厕所。”

    秦球球泪流满面,身为一枚始终摘不掉学渣标签的小胖子,想躲到厕所去安静一会儿,然而小黑屋里没有厕所,秦球球听着叶征声情并茂地朗读,默默握拳。

    “现实世界的法律制度十分完善,我修真界……”

    “呀呀呀呀呀!原子爆破!”

    “上古时期门派各自为政的格局,不利于……”

    “啵~~~”

    “如今修真界的发展,我们可以着眼于现实世界的法律制度……”

    摔!!!

    ……

    第六本书读了小半,咚的一声,一瓶阔落立在叶征面前。

    “叶兄,休息,休息一下,要下课了。”

    秦球球脸色苍白,拼命扇着虚汗,他受到学霸的刺激,一晚上勤勤恳恳爆破了十一次,比往常多了整整三次!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叶征这才发觉喉咙里都快冒火了。

    “咕咚咕咚”。

    半瓶阔落下肚,他瞧着在一旁呼哧呼哧吐舌头的小胖子,问道:“还有多久下课?”他的手机被白逞掰成了两截,暂时看不了时间。

    “还有两分钟。”

    “那我再看会儿。”

    秦球球:“……”

    从未见过如此沉迷学习的同学,秦球球觉得自己前半辈子可能白活了,当初光是一本《修真者条例》他都要背一晚上,期间还不断打瞌睡,叶兄唰唰唰都看到第六本了,联想到叶征的身世,秦球球顿悟了。

    “来自秦球球的好评,大佬的私生子之间竞争很激烈啊。”

    叶征:“……”

    私生子你妹啊!

    两人无话,不多时,熟悉的失重感传来,叶征重新回到了补习班场景。

    此时补习班里的同学们状态各异,秦球球乌漆嘛黑全身冒烟倒不显得特别突兀,有人是刚从水里捞出来哗啦啦在拧衣服,有人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有人生无可恋躺在椅子上直翻白眼,白逞和辰西两个人衣服千疮百孔烂成条了,面红耳赤地喘着粗气……

    修真不仅很忙,还很惨啊。

    “这里的书不准带回去的,明晚见啊叶兄。”

    为了避免叶学霸太用功违反院规,小胖子好心提醒了他一句,然后勤快地收拾完出门了,眼看众人都习以为常地稍微打理一下就互相道别,叶征也跟着大部队溜了,白逞和辰西默默瞪了他一眼,没拦着找他茬,倒是让他白担心一场。

    走廊里,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一条大长腿蹬在半人高的墙上,拦住了叶征的去路:“第一晚的感觉怎么样?”

    腿咚!

    “来自陈淼的差评,求腿咚!”

    “来自何东东的差评,放开他让我来!”

    “……”

    还没走远的秦球球眼睛都看得直了,不愧是大佬的私生子,连白愫都搭上了,难怪会被白逞怼上,高,实在是高!

    叶征收到齐刷刷的差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很好很修真。”

    白愫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叶征适应地挺快,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出了天道院补习班的门,一辆黑色豪车正打开车门候着白愫。

    临别前,白愫突然摊开手:“现在有现钞吗?都给我。”

    叶征没问原因,说了声“有”,随手掏出了白逞赔给他的手机钱。

    “给你,你自己选的颜色。”

    一个小盒子甩进他的怀里,白愫留下银铃般的笑声,坐进车里溜了。

    叶征:“……”

    粉红色的,爱疯11……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