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 章 你家叶大爷今非昔比了!
    一个爱疯11五千五百块,自己手机一千二,白逞赔了两千,本来稳赚八百,现在算算欠了白愫三千五,他默默记下了这笔账,盘算着该以什么方式去还。

    以两人的友谊,谈钱容易伤感情了,况且白愫也不会计较这么点钱,以白家殷实的家底,三千五对她而言和三块五没什么区别,但叶征不会轻易地揭过去,亏欠感倒也算了,整的跟白愫养的小白脸似的,这感觉……

    有毒,他居然觉得很棒!

    撇开快要帅破天际的颜值,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会吸引白愫,让一出生就挂满主角光环的天之骄女乐意跟自己交朋友,一直有意无意地帮助他解决各方面问题,现在还带他窥见了瑰丽玄奇的修真界真容,这个问题纠缠了他两年多,自始至终他都没开口问过,就像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默契,白愫不提,他不问,他不问,白愫不提,无限死循环。

    估计还是不能撇开颜值吧?

    他取出新手机,对着屏幕默默照了照自己脑补的盛世美颜……

    “叮咚!”

    御虚和尚发来一条短信:“恭喜小征子成功进入天道院,觉醒了都不告诉人家。”

    又小征子……

    叶征突然感觉他不像是进了天道院,更像是进了宫,智障和尚的小情绪又是闹哪样,你是不是准备用小木鱼捶我胸口啊!

    他言简意赅回道:“多谢。”

    本来应该多打几个字,编个借口告诉御虚和尚自己觉醒的情况,但是他本能地感觉到对面御虚和尚的情绪不对劲,果断准备终结话题。

    御虚和尚:“不用谢,谁让我们用的同款手机呢,关心你是应该的。”

    “来自御虚的差评,甩你一脸粉红色!”

    叶征:“……”

    心疼粉红色,本来是想坑御虚和尚一把,结果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这条信息回还是不回?

    正犹豫间,御虚和尚又发了个微笑脸,然后说道:“赶紧还我戒疤。”

    这振振有词的语气,是我抢了你的戒疤了是吧!

    叶征:“上门自取,”

    “来自御虚和尚的差评,贫僧没空啊!”

    御虚和尚:“我马上派人过来取。”

    叶征“好”字刚打完,又默默删了,重新噼里啪啦打了一长段:“现在是休息时间,请你本人携带你的有效证件,在规定时间内到我家门口领号预约,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是学校上课时间,晚上七点到十二点是天道院补习时间,十二点到早上七点是我的休息时间……”

    “来自御虚和尚的差评,阿弥陀佛贫僧取你狗命。”

    叶征沾沾自喜了好一会儿,却没收到御虚和尚的回应,他边走边捣鼓新手机功能,顺便把白愫重新加上了,白逞太天真了,熟人的联系方式什么的,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叶征点开朋友圈的红点,最新一条正是白愫发的状态。

    配图,一双耀眼的大长腿……

    叶征牙疼的快死了,你丫这是在故意晒腿好吗!想起这小祖宗瞪爆石墙眼珠子的血腥修行方法,叶征感觉到眼睛像是有针扎一样,啊,我的氪金狗眼,瞎了,要瞎了!

    白愫的每个好友圈他都要日常点赞,不然会被她念上一整天。

    然而这一次他指尖刚要按上点赞,突然一哆嗦,手机差点就脱手殉职了。

    一长串熟悉的点赞中,排在第一个点赞的居然用白愫的美照做头像?!

    等等,这货是谁,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好友,下方第一条留言也是这个头像。

    :妹妹快把其他人都屏蔽了,不准让他们看到!

    叶征:“……”

    我去,这货不是白逞吗,什么时候加的好友?!

    他突然想起来白逞掰他手机之前习惯性删除白愫的操作,莫非就是那时候加的,这货加他好友干啥,进一步监视吗!

    药丸,这个好友圈还能不能点赞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叶征瞅了一眼手里粉红色的爱疯11,默默点了个赞,他现在巴不得白逞看到,然后明天再来掰他手机,他就能去换个正常颜色了。

    三秒过后,“叮咚!”。

    :“删了我妹妹,立刻,马上!”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画圈圈诅咒你!”

    叶征:“……”

    又来一个闹小情绪,见白逞又重复刷了好几遍消息,他乐呵呵的调了静音,免得叮咚叮咚手机响个不停。

    天道院距离他家七公里不到,夜风习习,他兴致颇佳,刚进入修真界的热情还没消退,一路悠闲地慢跑回家,零点半刚到,已经到了住的单元楼里。

    慢!有情况!

    他钥匙刚掏出来,门居然自己开了,一小撮火星在黑漆漆的夜里分外明亮,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黄毛伸手握住门把,半支烟叼在嘴里,然后啪地烟掉到手背上……

    “我$^#&@@#!!!”

    说时迟那时快,小黄毛烟头烫出来的污言秽语被一只瘦弱却十分有力的手硬生生堵回了喉咙里,叶征单手扣住小黄毛脸颊,下盘如风般欺近,右脚绊住小黄毛后脚跟,然后手臂向下一发力!

    咚!

    小黄毛后脑勺着地,被死死捂住嘴摁倒在地上,眼泪鼻涕同时飚了出来。

    “来自周不易的差评,你大爷的!”

    叶征冷笑一声,高手寂寞道:“小毛贼,不知道你家叶大爷今非昔比了吗!”

    这时,小黄毛掉在耳边的手机一亮,有条信息弹了出来。

    :“徒弟啊,拿到我的戒疤了吗?”

    叶征:“……”

    他跟御虚和尚只留了手机号,用短信来往,所以备注也是他自己写的,而这个自夸属性十足的称呼明显就是御虚和尚聊天软件上的昵称了。

    大水冲了龙王庙,跟我佛八竿子打不着的小黄毛居然是御虚和尚派来取戒疤的徒弟,阿弥陀佛……

    而小黄毛对上叶征若有所思打量他的眼神,莫名地身躯一僵,双眼露出惊恐。

    “来自周不易的差评,非礼啊救命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