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秦球球的塑料玩具剑
    好在秦球球的内心和思维并没有同流合污,昨晚上课前的情景历历在目,他恍然道:“你是担心白逞掰你手机?”

    见叶征默认,秦球球神秘一笑,跟掏牛肉干和阔落一样,也不知道从哪里变戏法般掏出来一柄小剑扔到叶征怀里:“确实,叶兄你才f级而已,白逞欺人太甚了,这柄剑送你防身吧。”

    这么修真,出手就是一柄剑?

    叶征打量着手里这柄巴掌大小的小剑,突然发现这不是一柄普通的小剑,这丫的是一柄路边摊买的塑料玩具剑!

    秦球球一本正经的冲他点头,也没解释什么,叶征咬牙切齿道:“多谢!”

    “不用谢不用谢,谁让咱们是好兄弟呢。”

    “来自秦球球的好评,日后多多提携我就行了!”

    叶征:“……”

    瑟瑟寒风中,他一路仔细研究这柄塑料玩具剑,愣是没研究出来个所以然来,而秦球球满脸佛曰不可说的表情,叶征看着心里堵,顺手就将它揣在了裤兜里。

    ……

    幽灵。

    如果可以给白逞换个人设的话,叶征妥妥选择幽灵这个角色。

    即便叶征全体质都在f级巅峰的水平,居然还是跟以往一样连察觉白逞什么时候接近他都做不到,白逞果然比辰西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刚踏过虚实幻境进入真正的天道院高三(2)班,他裤兜一松,就见到面前白逞惨白的脸色多了几分阴鸷。

    叶征标志性地扶了扶眼镜。

    精神力:f,灵力e,反应力e,体质e,资质:b,颜值,a。

    综合实力:189。评价: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少年。

    果然如白愫所说,白逞是全方面发展的好宝宝,牛x!

    班级里辰西已经来了,但他垂头丧气的,并没有来关注他和白逞的这次照面。

    接受到白逞生死仇敌般的眼神杀,盯……

    “我妹妹给你新手机了?下次自己买,听到没?否则……”

    白逞开启了日常掰手机模式,然后他神情一愣,僵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

    白逞获得了秦球球的塑料玩具剑。

    叶征一摊手:“不好意思,今天没带手机,这玩意儿你想要就送你了,反正本来也不是我的。”

    秦球球的塑料玩具剑太添堵了,他乐得来一波借花送佛,让白逞心里也堵一堵。

    但这一波借花送佛,好像引起了跟预想中完全不一样的动静……

    冷眼关注此事的天道院同学们,齐刷刷后退三步。

    白逞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惨白的脸色成了苍白了……

    叶征摊开的手一沉,秦球球的塑料玩具剑回到了他的手里。

    “这是你的剑,我不能要。”

    在叶征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白逞跟受惊的兔子似的跳远了,跳,跳远了……

    我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看到众人的诡异反应,叶征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这时秦球球打开自己的包包,哗啦啦倒出一大堆塑料玩具剑。

    整个天道院高三(2)班鸦雀无声,然后演变成争先恐后的奔逃场面,几秒过后,教室里只剩下他和秦球球两人。

    秦球球一脸的无辜:“叶兄。”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征捏着塑料玩具剑的剑尖,手直哆嗦:“秦兄?”

    “这柄剑里储存了我的一部分灵力,嗯,就是通过我的感知能力蕴藏在存在点周围的灵力,就跟引火线一样。”秦球球比划了一个扔榴弹的姿势,“你要是像这样砸出去,大概有八分之一的可能会……”

    叶征下意识接话道:“可能会?”

    小胖子暧昧一笑:“就是,boom~你懂的!不过别怕,里面储存的灵力有限,爆炸威力连我原子爆破技能的一半都不到。”

    叶征:“……”

    懂你妹啊!

    这玩意儿原来会爆啊!

    “我今天申请单独上课!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七点了,而且……”

    秦球球如老学究般谆谆教诲道,“你选择过一次,就不能轻易再变了,修真界物竞天择,没有那么多选择给你,学会习惯也是一门学问。”

    伴随着强烈的失重感,叶征欲哭无泪,只感觉天要塌了……

    ……

    办公室。

    一名衣着正经西服,但是表情是吊儿郎当的板寸男子架起二郎腿,与林远舟的身外化身对坐。

    林远舟推推自己的金丝边框眼镜,准时用遥控器将苏城天道院高中部的学生们送入陈博士的小黑屋,他转而望向男子的架势,连连皱眉道:“辛元,吾等修真者若是心为形役,就落了下乘,你人前人后两副样子,如何为人师表是小事,一旦日后修行道路难以为继,必定悔之莫及。”

    “你们老一辈就是不会享受生活,修那么高有个鸟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像我一样做条d级咸鱼有何不可?”

    如果叶征在这里,肯定能听出这个声音沉稳的板寸男子是昨夜丢给他一摞书的辛老师,只不过声不如其人,辛元此时瘫在椅子上,一副我就是修不动真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咔嚓!

    林远舟面无表情地推拉抽屉,换了一支新笔。

    吊儿郎当的辛元压根没有面对b级大佬怒火的觉悟:“老林啊,不是我说你,咱们苏城天道院之所以这么穷,归根究底,教学经费大部分都用来给你买笔了……”

    咔嚓!

    林远舟面无表情地推拉抽屉,又换了一支新笔。

    辛元见好就收:“说正事说正事,那头女暴龙又来了,这次在浙州是侦察金箍棒的动向,你猜她会不会过境苏城?”

    林远舟:“你们现代人一点都不讲规矩,哪有像她这样光明正大侦察的,放在我们那个年代,要是有修真者敢轻易越界……”

    “停停停,你们古人说的是好,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但现在人家都送上门来了,咱们也奈何不了,又有什么办法呢是吧?”

    咔嚓!

    林远舟面无表情地推拉抽屉,?换了一支新笔。

    辛元心疼道:“省着点……”

    林远舟语气平淡:“何愁已经去了,虽然拦不住她,但至少能看住她的动向,暂时由着她闹去,如果她敢不自量力去动金箍棒,那就准备面对天命的怒火吧。”

    “何大佬已经去了啊?”

    辛元缩了缩头,对何愁这个名字颇为忌惮,相比林远舟这个本体远在数千里之外的b级大佬身外化身,何愁可是实打实的b级大佬,平常就在隔壁魔都坐镇,辛元没少和他打交道,在他手里吃的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就喜欢打打杀杀的,说好的法治修真呢?修真界好可怕呀,我还是继续做我的咸鱼好了。”

    咔嚓!

    这回林远舟没有及时换笔,他扭头望向窗外,神情凝重道:“朋友,不请自来便是敌,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窗外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林远舟突然面色大变,摸在小黑屋遥控器上的手一动,下一刻,辛元从原地消失,被仓促送进了小黑屋,而林远舟手中的遥控器也刹那间四分五裂。

    一抹寒光自林远舟的眉心溢出,寒风入室,来人金发蓝瞳,从阴影中现出半张狰狞的面孔,迥异于华夏人的魁梧样貌,像是一头无声无息狩猎的精壮猛虎。

    林远舟背对着他,眉心被刺了个通透,却跟没事人一样开口道:“c级的入侵者,说出你的来路……”

    “你们华夏人屁话真多。”

    “砰”地,来人捏西瓜一样抓爆了林远舟的头颅,暗红色鲜血溅了一身,他看向四分五裂的小黑屋遥控器,自言自语道:“这姓林的果然和传闻中一样麻烦,幸好我们早有准备,得尽快了……”

    “古老的暗界恶魔啊,血肉为祭,请汝等遵从召唤而来……”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