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麻烦让它死的有点尊严
    这一次挺身而出,秦球球并不是真的是为了抢人头,而是他在看到叶征与恶魔怪物搏斗后依旧面不改色,心生佩服的同时也极其惭愧,他好歹也是个d级精神力觉醒者,灵力也在e级后期,本就不该躲在只有f级的叶征背后,让他独自战斗。

    修真是一条残酷的道路。

    他早就背熟了天道院初中部的课本知识,明白这是一个强者辈出的修真界,同时也是一个人命如草芥修真界,他虽然不清楚今天发生了什么变故,但如果叶征没有插班进来,他依旧是跟以往一样独自小黑屋空间做着日常训练,可能现在已经凉了吧……

    咔咔两声!

    逐渐有了觉悟的秦球球扭断了恶魔的另一对手足后,愣是站着没动,盯了哀嚎的恶魔怪物足足有半分钟,再伸手时,目光已经无比坚定。

    而一直关注这里的叶征双目一凝,似乎察觉到了秦球球周身气场的变化。

    一柄塑料玩具剑贴在恶魔颤抖的胸口,秦球球一改以往吼叫输出的模式,风轻云淡念道:“原子爆破……”

    “啵~”

    秦球球:“……”

    “原子爆破……”

    “啵~”

    “原子爆破……”

    “啵~”

    ……

    围观群众叶征,又一次看到了熟悉的秦qq式怒摔……

    他默默走过去一脚踩爆了恶魔怪物的头颅,幽幽道:“好歹斗过一场,麻烦让它死的有点尊严。”

    靠概率坚强活到现在的秦球球泪流满面。

    “来自秦球球的好评,大佬私生子说的好有道理。”

    原野,河流,一条裂缝,两个人,三具惨死的恶魔尸体,这景象莫名的和谐。

    两人没缓多久,四周轰隆隆的又是一阵巨响,天空中的裂缝似乎也扩大了几分,整个原野空间开始持续震动起来。

    两人对望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相同的感觉。

    小黑屋空间,正在移动!

    不明原因的变故正在发生着,叶征顿时记起白愫也在小黑屋空间修行,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当即盘坐在地上:“qq,帮我护法!”

    秦球球:“???”

    what?护法?!

    f级的你已经如此修真了吗!

    ……

    办公室。

    安安静静。

    失去头颅的林远舟瘫倒在椅子里,下垂的右手无名指微微动弹了下,诡异地直起身坐正。

    随后,散落在办公室的血肉碎片缓缓蠕动起来,顺着他的双腿吃力地往上爬行,回到头颅的位置。

    慢慢的,林远舟平平无奇的五官在一团模糊血肉中逐渐成型,三七分的发型自动叉开,连碎掉的金丝边框眼镜也恢复如初。

    “幸好神识藏的快,该死的入侵者……”林远舟自言自语到一半,突然猛地转头,穿透了重重阻隔,直接看向目力以外的苏锡魔三城交界之处。

    “原来如此!想夺走小黑屋吗?”

    林远舟微微皱眉,对方既然已经开始移动小黑屋,锡城和魔都肯定也遭到入侵,失去了掌控小黑屋的遥控器,但是敌人为什么会这么顺利?

    何愁去应付女暴龙了,魔都还有两位c级修真者坐镇呢,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外敌移动小黑屋……

    难道对方出动了b级强者?不可能啊,任何b级以上强者们的动向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哪有这么容易潜入魔都的。

    除非,有内奸!

    他目露忧虑,负责掌控小黑屋,熟悉小黑屋机制的,苏城就他一个,锡城是一位d级的修真者,魔都则是两位c级修真者轮流掌控,如果锡城的d级修真者是内奸,魔都两位留守c级修真者却毫无反应,根本说不过去,那么最坏也是最有可能的就是……

    魔都两位c级修真者中,出现了内奸!

    “现代人真是闲的蛋疼,区区一个破空间都能引人觊觎,麻烦啊。”

    林远舟闭上双眼,凝神向远方传递着信息,然后静止不动……

    宕机了。

    ……

    浙州杭城上空。

    茶色大波浪、肤白眼蓝的异域女子缓缓飘浮,正抓着一根烤猪蹄大快朵颐,片刻后,她将啃得干干净净的腿骨向后一扔,满意地舔了舔手指。

    他身后不远处漂浮着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道士,青袍盘髻,背负着古朴长剑,五官深深凹陷,一柄拂尘在手,“啪”地抽飞了女子扔过来的腿骨。

    女子毫不顾忌形象地抹抹嘴:“你们华夏人这么喜欢随手乱扔垃圾啊,本来以我的抛物线,可以很精准地扔到下方垃圾桶里的。”

    中年道士默不作声,只是下方坠落中的腿骨一瞬间被改变了方向,恰如其分落进了路边垃圾桶。

    女子拍拍手,赞许道:“真乖,姐姐看好你哦。”

    见中年道士依旧沉默,女子顿时无趣道:“哎,你们这些老东西真不解风情,每次跟在人家后面连句话都不敢讲,怕一不留神我把你们给甩了啊?”

    这时,中年道士,也就是一直坐镇魔都的何愁接收到了来自苏城林远舟的千里传音,他面色突变,死死盯着女子俏丽的背影,寒声喝止道:“前方之风!”

    对方突然出声,被称为前方之风的女子反倒是一愣,随口调笑道:“唤姐姐作甚?你们华夏古语是这么说的吧?”

    中年道士何愁青袍鼓荡,拂尘散开,千丝如瀑般倾泻:“好一出调虎离山,胆敢对我下辖的天道院出手,今天就给我留在这里吧!”

    何愁手中的拂尘千丝迎风见涨,瞬间织成一口大钟的形状,不由分说罩了过去,前方之风神情诧异,眼见拂尘大钟罩了过来,她不闪不避,任由何愁罩住。

    “还有这么好玩的魔法,你们华夏修真界的确有一套啊,但是……”

    “铛”地震天巨响,拂尘大钟一侧高高鼓起,下方灯红酒绿的城市夜景受到无形的冲击波震荡,灯光瞬间暗下去一大片,两只背骨相贴的素手从鼓起处钻出,双手即分,将拂尘大钟撕成两半,登时千丝溃散,何愁拂尘握手处“咔啦”出现一道食指长短的裂痕,前方之风蓝汪汪的眼睛十分无辜:“这口锅姐姐可不想背。”

    道士何愁心疼地抚摸着拂尘,大怒道:“你这妖女,还敢撒野!”

    前方之风无所谓地耸耸肩:“妖女妖女的,你这老古董,打也打不过我,嘴上一天到晚就挂这么几个字,换个新词呗?”

    “你!”

    何愁气急败坏,多年来修身养性的功夫彻底没了影,“女暴龙!”

    下一刻,他心底生出莫大的危机感,明明耳边是吐气如兰的温热,却令他整个人如坠冰窟。

    “嗯?你刚刚说了什么,跟姐姐再说一遍呗?”

    何愁背后顿时剑鸣大作,前方之风收回贴在道士耳畔的红唇,莲步轻移,险之又险避开了一道锋锐剑意,她笑容妩媚,也不管怒发冲冠状态的何愁,转头看向了北方:“噢~原来是林古董的传音啊,苏城,貌似很有趣嘛……”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