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白衣护士+厨神
    10月25日,周三,天气晴。

    叶征难得睡了个懒觉,摸出手机瞧了瞧,十点零八分。

    他平常是个生活极其规律的人,比闹钟还准时的生物钟会在七点叫醒他,然后被床封印半小时左右,起床洗漱,八点准时到校。

    不过今天不一样,跟学校请过假,合法睡一次懒觉。

    昨晚围观完女暴龙闹海以后,动用太长时间的他再也支撑不住,因流鼻血过多而扑街了……

    凌晨时模模糊糊醒来过一次,意识到正在医院里,而且身边连个看护的都没有,寂寞如雪的同时又加上了送医这种太不修真的设定,给他一种这两天接触到修真界的事情就如黄粱一梦,这一醒梦就碎了的虚幻感。

    幸好他看到了白愫给他留的消息,说帮他跟学校请了假,让他安安心心在医院休养两天,天道院补习班的那边也不用去了,小黑屋修整中,集体休假两天。

    天道院补习班,修真界,小黑屋,飞剑,女暴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啊……

    此时正值深秋,十点钟的阳光落在床上,温暖人心的舒适感扑面而来,刚睁开眼的叶征被照得又有点乏了,不过他十分在意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提起精神,懒懒散散换了个躺床姿势——

    洁白的床单,朴素的病房装饰,透明的点滴瓶,刺鼻的消毒水味,嘿嘿嘿,还有白衣护士小……

    小黄毛?!

    那边的白衣护士听到动静,放下手里琐事,扭过头微笑道:“终于醒了,你饿不饿啊,我下面给你吃?”

    叶征:“……”

    周不易这货怎么在这里!谁给你的白大褂!!!

    他对这个小黄毛印象极差,能自行撬他家门锁取走御虚和尚的戒疤,明显是个小偷小摸的惯犯了,满身社会气威胁李阳刚的情景也很不讨喜,御虚和尚收这种人做徒弟完全是和佛门清规戒律背道而驰,与时俱进也不是这种与时俱进法。

    相比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叶征宁可相信狗改不了吃翔这句话,想度化小黄毛周不易这类人,御虚和尚的光头怕是要挠秃皮了。

    瞧见叶征默不作声的戒备,周不易瞪了他一眼:“瞅啥瞅,我脸上开花了吗?你以为我想来啊,是我那短命师父求我来看护你两天,现在就一句话,只有面条你吃不吃?”

    短命师父……刚入门就已经在考虑欺师灭祖了啊!

    “吃!”

    叶征也不客气,他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现在不是掺杂私人感情的时候,保命要紧,况且他和周不易的关系只是陌生,还没有到互相敌视的地步。

    滋啦!

    现在的病房属于豪华单间,自带厨房,锅碗瓢盆什么都有,他才发现周不易刚悉悉索索的居然是在拣菜,听到“吃”字以后,违和感十足的白衣护士小黄毛就端着青菜篓子进厨房了。

    滋啦滋啦!

    炒菜的油香穿过门缝钻进他鼻子里,肚子里的馋虫瞬间被勾了起来,咕咕叫个不停,叶征生平第一次对吃面生出望眼欲穿的感觉。

    不多时,周不易端出一个大碗,两个香喷喷的煎蛋和一摞油光逞亮的青菜盖在最上方,看得叶征眼睛都绿了。

    “想吃吗?”

    周不易递碗的手顿了一下,当叶征以为他准备戏弄戏弄自己的时候,他却自言自语道,“算了,给。”

    他一副兴致缺缺地模样,将碗放在床头柜上,还帮忙架起了病人专用的小餐桌,自顾自坐到窗边发愣去了。

    叶征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终究好奇心敌不过此时的肚皮,急不可耐捞起面条送到嘴边。

    哧溜哧溜。

    口感细滑的面条,清脆鲜香的菜叶,煎蛋酥酥的焦边和的饱满的溏心,每一口都在他味蕾上绽放着不同的层次感,一口又一口欲罢不能,根本停不下来。

    一大碗面条下肚,明明肚子饱腹感十足,却仍是意犹未尽,叶征抬了抬空碗,眼巴巴地示意道:“周神,还有吗?”

    简简单单一碗面,白衣护士周不易在叶征心里已经是厨神级别的存在。

    “没了。”

    叶征失落的神色印在眼里,周不易撇过头眺望窗外,又说道,“你睡这么久了,不能一下子吃太多,等午饭吧,清蒸鱼和水煮鱼,你想吃哪个?”

    “呃,都想吃……”

    “来自周不易的差评,你想忙死我啊!”

    叶征有点过意不去了,谁成想周不易只是斜斜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行吧,一半水煮一半清蒸。”

    这也行?!

    叶征感激涕零,就差拜倒在周不易的白大褂下了,真想不到这小黄毛看着流里流气的,居然这么好心!

    这时,周不易突然出声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一个小黄毛居然这么好心?”

    叶征一惊,我去?难道你跟我一样有看穿人心的弹幕?!

    “你是不是又在想,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思?”

    这回叶征果断从一惊升级到了震惊,遇到同类了!这周不易一点都不显山露水的,原来也觉醒了特异功能来着。

    见他沉默不语,周不易只是笑笑:“你们学生的心思太好猜了,不都是见了我这样混社会的,就觉得不是好人嘛?”

    原来如此,这等察言观色的能力太恐怖了,差点吓哭宝宝……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叶征虽然学过这句话,可真要实践起来,难免也会因为主观意识而有所偏颇,就像昨天刚见到周不易时他就下意识将对方归入到了黑恶势力里面,起手就是一记摁头杀,其实这短暂的病房相处后,叶征就明白他的主观意识出错了,顿时歉声道:“是我先入为主了,对不起。”

    周不易一挑眉:“知道哪里错了吗?”

    叶征弱弱道:“昨天不该摁倒你的。”

    “哦,这个不是你的错,是我有错在先,不请自来撬了你家锁,你误会也是正常,看来你还是没认识到错误啊,现在知道哪里错了吗?”

    这对话模式……

    你丫三观是挺正的,但是为什么偏偏听了这么不对劲呢……

    叶征没有反驳什么,而是继续道歉:“我知道了,我不该对你有所偏见,认为染了黄毛的都是恶人。”

    周不易鼻孔朝天,傲娇地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看在你态度这么诚恳的份上,中午给你加菜。”

    “来自周不易的好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听到“加菜”两个字,叶征内心一喜,然后顿时意识是哪里不对劲了,他莫名记起了一句话——想要绑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绑住男人的胃。

    药丸,居然被周不易一碗青菜鸡蛋面圈了粉,真是活久见,这家伙不会觉醒了用做菜降服人类的特殊能力吧?!

    眼见周不易美滋滋走过来收拾碗筷,叶征突然想起一桩事,便开口问道:“对了,你昨天早上找我们班柳颜老师做什么?”

    周不易一脸的淡然,说道:“没多大事,我们老大想向她问个好,让我调查下柳老师上下班的路径。”

    叶征:“……”

    老大?问个好?调查上下班路径?合起来说没事鬼才信啊!

    他连忙问道:“你们老大是谁啊?”

    身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准备将一切不法行为扼杀在摇篮里。

    “呃……叫啥来着?上周天刚换的,原来这个片区的老大被他打跑了,你等等,我洗完碗就看看。”

    周不易端着碗就进了厨房,哗啦啦的水声传了出来。

    敢情这货还是投敌了来着!

    叶征誓要弄个明白,好歹柳颜老师爱岗敬业,在他心目是老师中的no.1,咳,其实在一中所有男生心里,柳老师都是no.1……

    他大声询问道:“问个好是怎么准备问?套麻袋绑走吗?”

    厨房里一阵沉默,只有哗啦啦的水声和碗筷撞击声。

    叶征心里咯噔一下,不回话肯定有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周不易边用白大褂擦手边走了出来,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征,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啊你,白读了那么多书,绑架是犯法的知道吗?我们混社会的哪有这么坏,顶多调戏一下,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你丫这是洗不白了!

    为了捍卫柳老师的颜值g,叶征开启了谆谆教诲模式:“周不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叶征:“???”

    接的这么顺,这货真没有看穿人心的特异功能?!

    他赶紧摸了下眼镜。

    精神力:f,灵力f,反应力f,体质f,资质:c,颜值,a。

    综合实力:4。评价:头顶染黄不如染点绿。

    除了资质c,其他都是渣渣,看来这种近乎看透人心的察言观色,是周不易实打实练就的本领了。

    周不易耸肩摊手.jpg:“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的啊,你想想就算我不去,还会有别人去的,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表现得积极点,日子过得就舒服点。”

    歪理,绝对的歪理!

    叶征明明知道他是错的,但是却想不到任何词来反驳他,说实话,撇开御虚和尚的徒弟这个不靠谱身份,周不易只是一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的普通人,他混社会的行为并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却偏偏也是这个社会暂时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可以说是极其矛盾的存在。

    他沉吟了一会儿:“要不这样,哪天你老大要去跟柳老师问好,你就提前通知我一下总行吧?”

    周不易想也不想,一口回绝道:“不行,入一行爱一行,背叛老大是这一行的大忌,我不能这么做。”

    等等,你不是刚投敌吗!居然还振振有词了?

    叶征一咬牙:“两百块。”

    周不易眯起了眼睛,面色不豫道:“你准备用钱侮辱我?”

    叶征点点头:“五百块。”

    “呵呵。”

    “一千块!”

    “成交!”

    丫的,演技这么好,要不要弹幕系统没显示你的差评,我还真以为用砸钱术会侮辱了你!

    纵然身为一个没有未来的穷比,叶征也一点都不心疼这一千块钱,他已经把这一笔账记在了御虚和尚头上……

    他拿出手机,跟周不易互相加了好友。

    您的好友已收钱。

    昵称如此修真,莫非就是御虚看中他的原因?

    叶征好奇地问道:“你会玩周易八卦这种高级的东西?”

    “我喜欢看八卦……”

    叶征微笑.jpg。

    两人气氛正微妙时,突然砰地一声,房门被一个瘦小的人影撞开了。

    嗯?

    这货又是谁,不认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