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一个戏精的自我修养
    叶征和周不易面面相觑,谁都不认识这个突然闯入的少年,瘦瘦小小的,从年龄上看差不多是个初中生。

    少年似乎是跑太快不小心撞进来的,他看到病床上的叶征,脱口而出道:“是你!”

    叶征一愣:“是我。”

    周不易:“就是他。”

    叶征强忍住再给周不易一记摁头杀的冲动,问道:“你认识我?”

    他总觉得少年有点面熟,但偏偏印象中又没有这一号人物,同龄的他都不认识几个人,别说跨了至少三届的初中生了。

    只见少年僵硬地笑笑:“唔,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人了。”

    “来自萨缪尔的差评,天道院的狗崽子!”

    叶征:“!!!”

    萨缪尔?!

    昨天被他扔进袋鼠空间无限怼袋鼠的c级入侵者,被何愁大佬逮住以后自杀的那个?

    叶征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打开系统,好评界面萨缪尔三个字真真切切,见鬼了,假死吗?那又怎么会变成普通的华夏初中生模样?

    他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一旁的周不易敏锐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你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吗?”

    少年也一并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叶征小心脏狂跳,暗骂一声猪队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看他面熟,你看像不像现在娱乐圈流行组合ftboy里的那个队长,叫王什么来着?”

    周不易仔细打量着少年:“王大凯?有那么一丁点儿像,但是王大凯比他帅多了。”

    “来自萨缪尔的差评,两个有眼无珠的小东西!”

    猪队友,就不能说点好话夸夸一下眼前的大佬吗!

    这一下他完全确信了,眼前这个也叫萨缪尔的少年既然第一眼认出自己,还显示了天道院的狗崽子这种称呼,那应该是昨晚在原野空间何愁大佬把他和胡海两人扔地上的时候照了面。

    修真界的各种玄奇的事情早就超出他的想象力,在此时此地见到变成少年的萨缪尔,叶征虽然惶恐,却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见少年萨缪尔暂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假装扶了扶眼镜。

    精神力:f,灵力f,反应力f,体质f,资质:b,颜值,a。

    综合实力:23。评价:恢复度2%。

    恢复度2%?看不懂……

    突然,综合实力后面的23突然跳了一下,变成了24,叶征第一次在眼镜上看到这种情况,顿时懵了。

    恢复度,突然增长的实力……

    萨缪尔这货在重生?恢复度100%是不是就意味着要回到c级了?

    好诡异的能力!

    居然能在当时何愁和前方之风两位大佬的眼皮底下,借自尽的法子脱身,就是不知道他之前那具身体还在不在了,如果不在,那天道院可能已经发现问题了,如果那具身体还在……

    叶征不寒而栗,他见识太少,完全无法窥见其中的奥妙,只觉背后冷风飕飕的,周围都是飘来飘去的鬼魂。

    听到对话,少年萨缪尔似乎放松下来,也不避讳两人,哗啦啦把怀里的一堆东西倒在凳子上。

    各种各样的药?

    敢情你跑那么快撞了进来是因为偷药了啊!

    在叶征和周不易两人古怪的眼神下,他拧开一个不知名的药瓶就仰头全部倒在嘴里,跟吃糖豆似的嘎啦嘎啦嚼了起来。

    下一刻,一只瘦弱的手握住了少年手腕,另一只手从他手里夺走药瓶,白衣护士周不易恶狠狠地瞪眼道:“熊孩子,你这么吃会死人的!”

    萨缪尔:“……”

    叶征:“……”

    药丸,小黄毛你要凉了……

    叶征清楚少年的问题,倒不觉得他的行为有多奇怪,萨缪尔好不容易从两位大佬眼皮底下脱身,不会没事干吃药再自杀一次,这种不要命的吃法妥妥是跟他现在的古怪状态有关。

    但是周不易是普通人,在他的认知中,熊孩子这样一整瓶一整瓶的吃药,明显是找死的行为。

    以萨缪尔恢复到2%的实力,挣脱周不易跟玩似的,他目光一凝,刚想动手,周不易表情突然变得柔和:“小朋友,药是真不能乱吃的,你饿不饿啊,我下面给你吃?”

    叶征:“……”

    你丫自投罗网啊!没救了没救了……

    他紧张地抓着被子,只等萨缪尔一发难就冲过去救周不易,他失血过多的症状还没完全缓解,浑身发虚,实力估计也就恢复了四成,跟此时的萨缪尔半斤八两,但是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让周不易死在萨缪尔手里,他余生都会寝食难安的,毕竟水煮鱼和清蒸鱼都没吃呢……

    然而惊爆他眼球的是,萨缪尔竟然顺势软下去了:“饿的,帮我加个蛋谢谢。”

    纳尼,什么剧情!用真爱感化恶人谷?!

    叶征一脸的呆滞,眼睁睁看着周不易把萨缪尔垒在凳子上的药统统扫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贤惠地走进厨房。

    滋啦!滋啦!

    白衣护士周不易的厨神模式再度启动。

    少年萨缪尔嗅着门缝里传出的油香气,目光汇聚到病床上:“小子,你叫什么?”

    “叶征,口十叶,长征的征。”

    他一点都不忌讳说出自己的名字,如果他遮遮掩掩的,没准会让萨缪尔看出问题来,不过可惜的是,萨缪尔已经看出了问题——

    “刚刚他接近我的时候,你表情紧张,手部肌肉紧绷,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冲过来锤我的意思,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好敏锐的观察力,不愧是c级大佬……

    叶征这才意识到你大佬永远是你大佬,萨缪尔观察力无比细致,就算两人目前实力差不多,对方仅凭观察力就已经占据了上风。

    这一个不慎,萨缪尔就给他出了一道送命题,好在他也不是个善茬,为了保命,他可是能一瞬间掏出千万种方案的男人:“我不是想锤你,是想锤他。”

    少年萨缪尔:“???”

    正在给他煮面的小黄毛除了穿着有点辣眼睛,明明没有任何异常,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叶征脑海里电光火石闪过无数白愫的表情,然后从中挑选了一个最适合目前场合的噘嘴:“哼,我怕他连初中生都不放过,可恶的臭男人!”

    少年萨缪尔一阵恶寒,屁股微不可查地挪了挪,顿时坐立不安起来。

    “来自萨缪尔的差评,华夏修真界如此开放吗!”

    叶征又扶了扶眼镜,磕了一瓶药以后,少年萨缪尔的实力恢复到26,还不算恢复的太过分,他摸出手机,想着能不能喊几个救兵来,却听少年萨缪尔警惕道:“你拿手机干什么?!”

    要不要这么警觉啊大佬!

    他意识到萨缪尔还没有完全相信他,于是晃了晃手机:“玩王者农药啊,你要玩吗熊孩子?不给你玩,哈哈!”

    “来自萨缪尔的差评,你全家都是熊孩子!”

    万幸万幸,手机虽新,游戏不能少,他昨天临睡前特意装了几个消遣游戏的,现在派上了用处。

    横过屏,点开王者农药,少年萨缪尔皱着眉凑了上来。

    他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满手都是冷汗,就算萨缪尔降级了,依旧是活生生的敌对阵营c级大佬,此时给他的压力不言而喻。

    少年萨缪尔目光逡巡,似乎看出了他的状态不对。

    叶征连忙把手机递给他,说道:“你想帮我拿一下,我昨天被三个小可爱揍了,失血过多,身体还有点虚,让我摆个舒服点的姿势再玩。”

    萨缪尔获得了粉红色的爱疯11。

    少年萨缪尔看着给里给气的粉嫩嫩,忽觉分外烫手,昨天三个死去的小恶魔和鼻血流了一地的叶征他也看到了,此时叶征说话真中带假,让萨缪尔这个自认占据情报优势的对手逐渐放下了戒备。

    叶征半坐着靠在床头,从萨缪尔手里接过手机,然后兴致勃勃点开游戏开始选角色,当他小拇指自行翘起兰花指的时候,紧张感一扫而空,彻底入戏了。

    叶?戏精?征嘟了嘟嘴:“你玩过王者农药吗?我手里这个叫貂蝉哦,超漂亮的呢~他跟我一起玩的时候都选吕布哦,嘿嘿。”

    “他”,自然指的是周不易,萨缪尔也算是熟知华夏历史的,像他这样被组织分配到某地区暗中进行计划的人,一般都要提前了解该地区的主流文化,方便融入地区生活刺探情报。

    貂蝉,吕布,华夏历史上最著名的美人配英雄……

    少年萨缪尔哪能没听过,不过却意外的没有生出不适感,他此时神情怔怔,无端端想起了胡海祭出剑丸的身姿。

    着实可惜了,纵使是他亲手把胡海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却依然对破开袋鼠空间时的短暂联手念念不忘,惺惺相惜之感暗生。

    如此英雄,怎奈何过不了美人一关,可笑,可悲……

    这时,厨房的门推开了,伴随着醉人的油香气,周不易又一次端出了让他在叶征心里封神的青菜鸡蛋面。

    “来了,小家伙,尝尝我周神的手艺,是不是要比外面……”

    啪啦!

    一碗上好的青菜鸡蛋面在周不易惊恐的眼神中碎得彻彻底底,汤汁呈放射状溅在病房素净无比的地面。

    “杀……杀人啦!”

    在他刚端出面,视线与嗑药少年对上的一瞬间,就看到叶征双手一上一下闪电般捏住了少年的头颅,少年表情错愕,紧接着嘎啦一声脆响,脖子以上部位呈180度不正常扭曲了。

    他连滚带爬向外奔去,然而手刚抓上门把,一只脚从身后窜出,嘭地将门踢得死死的,又一只手按住他的头,将他摁在门板上。

    “别乱喊,再出声弄死你!赶紧叫御虚和尚过来领你走!”

    “来自周不易的差评,放开我,我是你周神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