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女王陛下,微臣把持不住啊!
    等叶征假惺惺解释完骷髅很萌的理论,五人望着街道上挤得密密麻麻的骷髅,彻底冷场了。

    他们可能救了两个假队友……

    敢情你们哥俩特意进遗迹造福骷髅来了?

    不过俩拖油瓶也算是立了一功,好歹因此汇聚了他们五个真正的修真者。

    现场唯一的女学生木沧沧环顾四周,忧心道:“刚听你们用对讲机,白姐姐要来了吧?我们要先杀出去吗?”

    李天煌丢出的赤火符已经失效,街道上许多骷髅注意到拧头店的老板和伙计此时正蹲在屋顶,眼眶内绿油油的光芒不断闪烁交流,已经有骷髅陆续踩着骨堆爬了上来。

    被包围了。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李天煌拈符纸,凌海羊昊执铁剑,木沧沧持红绫,金武城背后则是一个若隐若现的狰狞黑影。

    好修真啊……

    叶征感慨不已,幸好他的背包落在了地上,没让如此修真的同学见到他那把羞耻度爆表的斩骨刀。

    然而叶?骨头神教奸细?征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他开口问:“哪位同学带红药了吗?借我一颗用用。”

    “惊龙!”

    李天煌祭出一张符纸,明黄色的符纸刚落到半空就忽然燃烧殆尽,继而一声嘹亮长吟,方圆十米内的骷髅眼眶中绿光疯闪,下巴咔咔咔的惊慌失措往后退,爬上屋顶的骷髅们接连踩空跌落,七人所处的屋顶暂时被清空了。

    负责戒备的凌海这才抽空回道:“叶兄,红药是什么?”

    不愧是修真界,恭谦有礼颇具古风,开口就是叶兄叶兄的,不像他依旧习惯性喊同学。

    “就是……”叶征回想了一下当时辛元说过的名词,“益元丹?”

    一道道诡异目光瞬间扎来,木沧沧婴儿肥的脸颊莫名泛起潮红:“我这儿有是有,但是你……你要这个丹药干什么?”

    “我想补补,不过不会白拿的,就借一颗,下个月等我有丹药配额了就还给你。”

    他刚说完,就看到木沧沧表情尴尬地摇摇头,以为是她不愿意借给自己,也是,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谁会轻易把宝贵的丹药借给陌生人,他咬咬牙:“要不我下个月双倍还你?”

    凌海轻咳一声,插话道:“你每个月的丹药配额里不会有益元丹的。”

    “???”叶征纳闷了,“为啥,是因为我只有f级吗?”

    木沧沧别过脸不去看他,脸已经红到脖子根了,她声如蚊蝇:“不,因为你是男的……”

    叶征:“……”

    身为一枚老司机,他瞬间读懂了刚才大家的诡异目光,内心的辛元同款小人已经被他捅了成千上万刀。

    幸好察言观色能力无敌的周不易来及时救场:“他想补充下力量,刚刚在下面拧的手软了,有什么丹药可以给他磕的?”

    “力量?哦你还没引气入体呢,我们带的都是补充灵力用的回灵丹,单纯补充肢体力量的……来罐红流吧?”

    叶征机械地接过凌海递过来的金罐子,犄角相对的两头牛顶得胸口有点闷。

    咕咚咕咚。

    强忍着走错片场的泪水,叶征悲愤地扫视着又陆续爬上来的骷髅,随手抛开金罐子,豪气冲天喊道:“小周,干活!”

    这些骷髅的实力也就跟普通人一样,能踩着一堆骨架爬到屋顶上挺不容易的,所以他们在屋顶上的危险性远小于在地面,没有死于踩踏的威胁了,面对时不时爬上来的骷髅,又一次开张。

    嘎啦!

    看着叶征一人左右嘎啦嘎啦的包揽了所有防御业务,底下的骷髅居然渐渐有序起来,从一开始的争相攀爬,变成了有序的被其他骷髅一个接一个抬上来。

    李天煌一张符纸拈在手里,丢也不是收也不是:“等下,是我们走错片场了?我们真的是来探索遗迹的?”

    “来自李天煌的差评,假队友,假遗迹,一切都是假的!”

    “来自凌海的差评,假队友,假遗迹,一切都是假的!”

    “来自木沧沧的差评,……”

    这时,屋檐底下滋滋作响,有骷髅附身拾起对讲机,眼眶绿光闪烁着疑惑情绪。

    “寒灵,快去!”金武城催促一声,背后的狰狞黑影窜出,一眨眼就将对讲机捞了上来。

    太修真了,叶征又一次羡慕到哭。

    嘎啦!

    “来自骷髅143748的好评,¥@   白愫惊喜的声音传出:“我看到你们了,这里这里,左边,噢不对,右边……呃,左边?右边?”

    左右不分的路痴真可怕……

    七人四下张望,可能是同性相吸的关系,木沧沧第一时间看到了白愫的身影,她兴奋地招了一半手,然后僵住——

    “在那里,白……女王陛下……”

    ……

    一定是自己进遗迹时的姿势不对,七人齐齐揉了揉眼睛,眼睁睁看着不远处密密麻麻等待拧头的骷髅们如潮水般分开了一条大道,然后咔咔咔跪倒一大片。

    四五十骑威风凛凛的骷髅骑兵开道,一众骷髅步兵护卫两侧,侍从骷髅高举金黄伞盖,又是骷髅骑兵断后,富丽堂皇的八抬宝辇之上,白?女王陛下?愫慵懒地斜斜倚座,一手把玩着一个泛着绿光的头骨,一手高高挥手向七人示意。

    这排场,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不不不,我觉得我师姐不是女王陛下。”周不易指了指叶征,“你是骨头神教的奸细,我师姐应该是骨头神教的教主。”

    叶征看着周不易一本正经的模样,瞬间连口号都脑补完了——

    白?骨头神教教主?愫。

    “来自李天煌的差评,假队友,假遗迹,一切都是假的!”

    “来自凌海的差评,假队友,假遗迹,一切都是假的!”

    “来自木沧沧的差评,……”

    不过这五位修真者理智尚在,尤其是处于暂时领头状态的凌海,他眉头紧蹙,望着遥遥军容整肃的出行仪仗,除开f级的骷髅步兵,骷髅骑兵身上的灵力起码都到了e级水平,而最前方银枪黑甲、战盔覆面的一骑更是深不可测,看战甲制式应该是个将军,实力至少应该是班主任辛元一个层次——

    d级!

    白愫是怎么降服它们的?天道院又没教过奴役类的法术,难道是用精神力支配的?

    不科学啊,以修真常识来讲,精神力强行支配毫无技巧可言,比用法术奴役难多了,白愫的虽然是精神力觉醒者,但她觉醒能力只是,对于精神力方面的运用确实比他们这些纯粹的修真者要强上一筹,却也不足以能到达支配d级存在的程度。

    要知道体内灵力越强,不止能防住普通的物理类攻击,同时也会产生对精神力攻击的削弱,白愫支配着d级到来的动静太不合常理了。

    八抬宝辇轻轻落地,白?女王陛下?愫修长的美腿交叉搁着,神态愈加慵懒:“这么多人了呀?你们怎么都不下来?”

    叶征一跃而下,见识少有一点好处,就是他的顾虑相对凌海等人较小,他察觉到骑兵系的骷髅很强,但是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一切事情发生在白娘娘那里,好像没什么不可能的。

    “不下来就不下来吧,小征子……”

    白愫右手把玩着头骨,左手前伸,活脱脱一副过来扶着本宫的模样。

    唰!

    刚习惯性准备向前扶住,一杆银枪斜斜拦住了他,黑甲覆面的将军骷髅眼眶中绿光浮动,他顿时脊背生寒,无孔不入的压迫感侵入体内,全身骨骼都在嘎吱嘎吱作响。

    也不见白愫如何动作,她手里的头骨绿光微闪,银枪收回,护卫在宝辇前方的骑兵夹脚催动骷髅战马,让开一条容人走过的道路。

    因为实力太次,待在房顶一时下不来的周?人形自走翻译机?不易自有一套绿光闪烁情绪理论,他算是看懂了白愫手中头骨的部分情绪,刚刚发号施令,让骷髅骑兵让道的正是那个头骨。

    叶征一步踏上宝辇,白愫没有真让他扶着,而是伸手一拉,将他扯到宝辇上一同坐下。

    “可以走了。”

    白愫轻柔地抚摸头骨,八抬宝辇起驾,银枪黑甲的将军侧了侧马头,一众骷髅骑兵开道,竟是就这么准备离开了。

    “哈?去哪?不带上他们吗?”叶征暂时没弄清楚状况,房顶上还有六个人在那里呢,不管了吗?

    “当然是打道回府了。”

    白愫话音刚落,瞥了瞥屋顶上的六人,目光中突然一阵挣扎,短暂的迷茫后,她的眼神变得无比柔媚。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只一眼顾盼生姿,就把屋顶六人看得骨头都酥了。

    继而在六人神魂颠倒下,她秋波流转,仿佛第一次瞧见手中的头骨,素手轻拈,志趣盎然把玩起来,再也没有出声过。

    不对!

    白愫一变,叶征就察觉到问题了,初时白愫斜倚的慵懒姿态虽然少见,但熟识其眼神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之前不管是白?女王陛下?愫还是白?骨头神教教主?愫,都是正常模式的白愫。

    然而现在?

    要跪,如此风情万种的气息,一颦一笑尽显雍容华贵,当初他一口一个白娘娘的称呼仿佛成真了……

    微臣把持不住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