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踩碎了大佬的爱妃(签约加更)
    “我看到了她的今生。”

    虽说还有两个时辰,也就是现实的四个小时可以浪,但是两人怕惊动了府邸里的其他骷髅,除了躲在骷髅2的厢房里,暂时没有去别的地方。

    “今生?”叶征用脚拨弄着被他踩碎的一堆头骨,若无吩咐,这座内院不会有其他骷髅进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把碎骨全都捡了进来,“她都剩一个骷髅头了,难道不应该说前世吗?”

    白愫望着那堆碎骨,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

    她原本遇上这骷髅2的出行仪仗时,灵机一动用精神力支配了宝辇上端着的头骨,果然有奇效,利用头骨发号施令,连d级的骷髅将军都听从了号令,然而支配时间长了以后,她精神力不断消耗,竟被对方拉进了自身记忆里,甚至差点被对方悠长无比的记忆所同化。

    “从那一天以后,她从未死过,她的今生就是前世,前世就是今生。你记得广场上那座雕像了吗?”

    叶征点点头,那座雕像龙枪策马的英武形象,他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挥之不去,睥睨纵横,所向披靡,要是那人不仅仅是雕像,而是还活着站在眼前接受众生顶礼膜拜,那该是何等光景。

    “他叫墨君。”

    说起雕像那人,白愫眼里露出少见的倾慕,竟然让叶征对那座雕像生出了嫉妒,然而这份倾慕只存在了片刻,她小手用力拍了拍脸颊,眼神恢复正常,“这不是我的情绪,差点被同化的后遗症啊,真麻烦……小征子你知道吗?他还活着,他不想让人知道这座古城里发生的事,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这里的。”

    “???”

    此时嫉妒情绪严重的叶征瞬间不好了,“你说那座雕像是活的?不,不对,你说他人还活着?”

    见白愫颔首,他心里顿时青青草原万马奔腾:“他在哪?”

    这会儿可由不得他不急,因为他刚刚咔嚓踩灭的头骨,应该是那个什么墨君的爱妃,梁子结大了好吗?

    白愫指了指头顶。

    他抬头看看横梁,什么都没有,然后恍然道:“上天了?是成仙了吗?”

    修真二字在他心里,最终的尽头应该如各种神话传奇里写到的——成仙。

    这回白愫反而开始摇头了:“不不不,他只是成了这个遗迹空间意志的一部分。”

    成了遗迹空间意志的一部分?

    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空间意志他倒是理解的,因为他自己胸口还有一小个光团,,而且在这个空间里可以使用,那说明这个空间就是低等空间了。

    意志,就类似于他试用时无处不在的上帝视角状态,跟他当时试用时一样存在着思考的能力,如果说这个空间也存在着意志,那他是相信的。

    “这个庞大的古城空间是墨君的洞府,他是一个天资绝伦的强大修真者,具体强大何等程度,连差点同化我的女子记忆里也没有概念,只知道如果不是灵气枯竭,他可能会成为当时修真界最强大的那一层次的存在。”

    叶征捂胸,心好痛,不小心踩碎了个大佬的爱妃……

    “为了熬过不知道何时能结束的灵气枯竭期,他没有像其他修真者一样试图延寿,而是另辟蹊径,让自己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你刚刚在外面也看到了。”

    说到重点了,叶征适时接话道:“成了雕像?”

    石头永久远,一颗永流传,石头远比人类活的要久,如果让自己变成石头活下去,怂是怂了点,但是非常的明智。

    “也可以这么说吧,其实这座雕像早就立起来了,他庇护下的民众对他的信仰十分虔诚,一直将其奉为神明。为了熬过灵气枯竭期,天纵英才的他独创了一种无人敢想的法术。小征子你知道吗,不管是修真者还是普通人,一个个体存在于世上最久的东西是什么?”

    叶征摇了摇头。

    “是执念!我们生而为人,肉身会腐,神识会散,但执念是最难以磨灭,也是最难以自行超脱的一种形态,因此世间才会诞生鬼魂这种人死后执念状态的产物。墨君此术,就是让自己化作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存在,以活在这个空间众生的执念为载体,承载了他个人存在的记忆,众生为他做嫁衣,只要众生记得他,用记忆构成了他方方面面的存在,他就会一直活下去。”

    等等,这个剧情有点耳熟,不就是你存在我婶婶的脑海里真人版吗?!

    他问:“众生不会死吗?如果忘记他怎么办?”

    白愫轻轻咬了咬下唇,语气里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愤恨:“所以是执念啊,你看看外面那些骷髅,你觉得他们死了吗?墨君成了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存在,集合了这个空间所有众生的执念和记忆,外面每一个徘徊的骷髅都是组成他个人的一部分。”

    脑回路有点转不过来了,意思是这里的众生合起来是一个完整的墨君,而墨君分开来就是众生?

    不知不觉,白愫眼泪又流了下来:“墨君施术的那一刻起,他们神识消散,化做了执念状态,仅仅承载了自身记忆,永远徘徊在他们记忆中最熟悉的路径,哪怕血肉尽腐,化作枯骨。”

    意识到自己流泪,她用力掐了自己胳膊一下:“这不是我的眼泪,这段记忆太深刻了,好烦啊啊啊啊啊啊。”

    懵比的叶征又替她擦干泪水,然后指了指地上大佬爱妃的头骨碎片:“怎么会永远活下去?这不就被我踩死了吗?”

    “她没有死,构成她的执念被你消灭以后,两个时辰就会回到原点重生,而她的原点就在这座厢房里。”

    原来如此,难怪白愫说还有两个时辰可以浪,是说的这个骷髅2再次复生的时间啊。

    但是他刚进入修真界不久,还是习惯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来看问题:“这不科学,像墨君这样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如果自成一个圈,被我消灭了一个还能重生,根本就能量不守恒啊?”

    “所以我说,他成了遗迹空间意志的一部分,划重点,一部分。”白愫作了个敲黑板的姿势,“相比于人类短暂的寿命,空间存在的更为长久,他这个遗迹空间是先天而生,存在着自有意志,并且靠着自有意志的力量来支撑起空间存续,不像我们华夏许多修真门派自行开辟的后天空间,那类空间是不存在意志的,并且需要法器来支撑。”

    “他这一术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化为的记忆执念集合体本质上与空间意志类似,因此他借此术可以窃取、或者说吞噬空间意志的力量,在漫长的灵气枯竭期中,空间意志的力量为他所用,替他维持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存在。”

    “我师父三年前来探索的时候只有古城的一个角,连融道丝都只能探到那一片地区,是因为灵气枯竭期实在太久了,空间意志没有灵气支撑,消耗着意志本身的力量维持墨君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存在,因此导致整个空间都萎靡了,甚至濒临坍塌。”

    “不过幸好总算是熬过了漫长的灵气枯竭期,在灵气复苏后这个遗迹空间也受到了影响,空间意志的力量有了灵气滋养,正在逐渐恢复,因此这一次进来的空间范围远比我师父三年前那次大多了。”

    自从进了修真界,叶征脑壳天天都疼,今天特别疼了……

    灵气还真是万能啊,既能拿来修行,还能制造法器,支撑空间,滋养意志,可是既然这么一说,如果灵气持续枯竭,空间都会支撑不住坍塌了?那地球所处的空间是不是之前也在萎靡,甚至有坍塌的风险?

    这样一想,他生理上下意识缩了缩头,心理上倒是挺放松的,天塌了有修真界大佬们顶着,他一个f级担忧个球啊!

    “那这样说来,只要这个遗迹空间持续存在,墨君就能一直以记忆执念集合体的方式存在?这座古城里的众生也会一直以骷髅形式活着,但是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总感觉不是个滋味,违和感太强烈了,这样熬过灵气枯竭了,跟死掉有什么区别?一辈子待在低等空间里面当个意志,天天一个大的自己跟一堆小的自己玩?

    白愫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叶征的洞察力似乎比以前敏锐许多?

    她解释道:“如果仅仅是这样,墨君是不可能有潜力成为修真界最强大的那一层次的存在的,只依托遗迹空间意志活下去的话,此术施展起来也的确没有意义……”

    深吸一口气,她目光无比凝重:“他是可以新生的,在窃取空间意志力量的漫长时光中,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墨君早就和空间意志纠缠在了一起,不再区分彼此。一旦身为记忆执念集合体的旧的他彻底死去,新的他会在空间意志力量的孕育下重新诞生。

    “以这样形式重生的他,无论潜力还是实力都将比灵气枯竭前的他更为强大,不像用延寿方法活下去的修真者们,在灵气枯竭时只会持续衰弱下去,当灵气复苏时因为根基损耗,再修回巅峰遥遥无期。”

    居然有这么6的?叶征疑惑地问道:“那他为什么还不赶紧重生?不是不生,时辰未到吗?”

    “不是时辰未到,都是因为她……”白愫指着一地碎骨,再一次悲从中来,然而眼眶刚红,她小手啪啪啪地又拍拍脸恢复原状,“呸呸呸!这不是我的情绪,别想左右我!”

    叶征:“……”

    怎么办,突然被自我矛盾状态的白愫彻底萌到了,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强如墨君,也堪不破情之一字,一旦他抛弃旧我诞生新我,那这些构成他记忆执念集合体的骷髅都会不留痕迹地彻底消失,包括她……所以他一直不肯开始散去执念的进程,始终维持着这座古城遍地骷髅的诡异格局。”

    因为她,骷髅2,墨君的爱妃。

    叶征心里拔凉拔凉的,墨君大佬不肯重生是因为她,那一旦重生了,肯定会因为他踩死了一次爱妃而惦记上他吧?

    “但是,她一直想死啊……她了解墨君的这个法术,一开始就顾虑到了这一层,她不想成为墨君重生的阻碍,在墨君没有施术时她就自行求死了。”

    “然而墨君当时堪堪赶到,保住了她的头颅,封住她的神识不灭,因此墨君施术后,她始终像这样保持着只有一个头颅的状态。”

    在叶征怔怔的目光中,白愫眼神里是亘古不变的执着,里面似乎住着一个与众不同的她,又似乎是再一次和刚刚风情万种的状态有了重合——

    “所以,等她再次重生,带着她找到我师父,超度她!让她永远消失!让墨君不再执着于她,开启散去执念的进程,还这满城百万众生一个自由,我们才有希望离开这里!”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