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Duang~~~~~~
    “出门前,我们先拐一下,来,白娘娘,小的扶着您。”

    当白愫再度支配起骷髅2时,两人慢慢步出厢房,在离开内院后稍微绕了一下路,拐进一间无人的偏院。

    炼丹房?

    白愫瞅了眼喜上眉梢的叶征,就见他掀开早已熄灭不知道多久的丹炉,嘿嘿嘿地傻笑着。

    刚刚上帝视角时,他在墨君府邸两侧的三十座府邸里都看到了宝贝,丹药啊武器啊战甲什么的,只是都有人把守着,他也不敢去触那些d级c级的霉头,而墨君府邸倒是古怪的很,居然没什么宝贝,也就偏院这个丹炉有点小端倪。

    满满一炉子丹药,起码有两百颗,发了发了!

    “聚气丹,f级引气入体时用的而已,对你已经没多大用了,成色还挺新的,是最近刚炼的。”

    白愫颇为嫌弃,其实她在骷髅2的记忆里也看到了炼丹房的存在,甚至这一炉聚气丹就是骷髅2炼的,身为一个毫无炼丹天赋的墨君爱妃,唯一的爱好居然是炼丹,不得不说骷髅2也是挺萌的……

    叶征可管不了那么多,至少也是个丹药,可这满满一炉子的,怎么拿倒是个问题。

    他突然灵机一动,打开脑海里系统的物品栏,既然可以把东西从物品栏里拿出来,是不是也可以收点东西进去?

    收!他摸着丹炉,催动神识。

    叶征:“???”

    物品栏里果然多了件东西——

    好言简意赅!

    然而,眼前的丹炉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往丹炉里瞅了瞅,里面的丹药倒是全都不见,被收进了物品栏。

    夭寿了,本来还想连丹带炉一起收走的,结果物品栏还嫌弃这个丹炉了?

    这丹炉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丑是丑了点,没准还是个宝贝啊……

    叶征又试了两次,还是无法将丹炉收进去,他爱不释手地抚摸丹炉,眼巴巴望向白愫。

    白愫一摊小手:“我没有空间法器,带不走它。”

    她对刚刚叶征这一手收走丹药的本事十分惊讶,稀有的空间类法器?

    小征子的秘密好像越来越多了。

    算了,找御虚要紧,在这里拖得越久,叶征越觉得紧张,生怕白愫又一次被骷髅2记忆同化。

    带不走丹炉……

    他带走了丹炉盖子。

    讲道理,这丹炉盖子的厚实程度,光看着就远比外面那些骷髅步兵手里的盾牌结实。

    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嘿嘿嘿。

    两人其后也算一帆风顺,在森严的层层守卫下,居然毫无波折出了墨君府邸,而白愫眼神正常,暂时没出现被记忆同化的迹象。

    叶征悄然舒了一口气,回望远处墨君府邸的大门,仿佛是一张无声无息噬人的巨口,此刻就算能带走丹炉,他也生不出回去心思了。

    御虚和尚被围攻的地方正好在正南方位,这一次为了尽量缩短时间,他们没有去绕过广场,而是直接准备踩着密密麻麻跪伏骷髅的空隙直线穿行。

    墨君雕像越来越近,枪尖所指,所向披靡,宛如一座永恒不朽的战功丰碑。

    越接近雕像,骷髅2头骨的挣扎越强烈,白愫不得已放慢了速度,调动全部精神力专注于支配,从初始的两人并行,变成由叶征牵着手亦步亦趋。

    叶征隐隐有些后悔穿行广场了,但白愫并没表示有太大压力,他想转换路线的心思也只好作罢,望着墨君雕像的背影,他心里总有些挥之不去的异样。

    在强大的修真者眼里,生死蜉蝣,沧海一粟,长久的活下去真的有这么重要?

    以骷髅2的修为是根本熬不过的灵气枯竭期的,墨君当真是因为一个情字才将她神识封存在头颅之中,化作执念状态行尸走肉了如此漫长时光吗?墨君如果真的着于情字,又怎么忍心放她孤独这么久?

    他知道自己施术重生时,她也会因此消失,为什么偏偏一开始阻拦她自杀,多此一举拖到现在,反而将自己陷入尴尬境地,只是因为当时为情所困太过犹豫?

    环顾着周围拜了雕像不知多少年的森森白骨,他脑海中如有雷亟,如果说这世界谁最了解墨君,除了不知道他当时是否在世的父母,就只剩下身为爱妃的骷髅2了吧?要构成墨君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存在,需得将所有人了解墨君的记忆综合在一起才能拼凑一个完整的他,那身为墨君爱妃的骷髅2,应该是最为关键最为庞大的一处记忆了。

    是这样吗?

    那你迟迟不肯新生,是心有愧疚,而不是为情所困吗?

    渣男!

    叶征突然怒从心起,那座龙枪策马的雕像明明极为英武,越接近越令人震撼,可在他心里偏偏变得愈加可恶,此时此刻恨不能一拳砸倒这座被万民朝奉了无数年的丰碑。

    “又是你!”

    叶征一凛,从对墨君雕像的愤慨中回神,冤家路窄,古人诚不欺我。

    熟人,杨毅飞!

    还有白逞,白愫追求者a陆青。

    “来自杨毅飞的差评,死苍蝇又见面了!”

    “来自陆青的差评,又见面了!”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又见面了!”

    刚刚他上帝视角时候看到三人正徘徊在广场边缘,想不到他们也冲着雕像走了,两个队员不齐的小队撞上了。

    不过他的心思不在三人身上,而是……

    白愫呢?!

    他牵着的小手不知道何时落空了!

    他心内大急,眼睛朝周围连转数圈也没个踪影,唯见三人面色不善逼近,尤其是杨毅飞,好端端魁梧阳刚的一个人,面容却阴测测的,比天生皮肤惨白的白逞还要看上去阴沉三分:“找救兵吗?别找了,你这次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叶征哪里顾得上他的挑衅,白愫消失得莫名其妙,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向白逞吼道:“你妹妹不见了!她刚刚还跟我在一起的!”

    三人顿了一顿,见他急吼吼的神情不似作伪,白逞习惯性跟鹌鹑似的缩了缩头,然而环顾四周,却没见到什么人影,杨毅飞冷笑道:“本来你们就不在一起了,想诳我们?”

    他之前看到叶征和周不易在一起,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落单了,还想用白愫来诳他们,这个f级插班生实在讨人嫌啊。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大手抓向叶征:“你手里是什么,交出来吧!”

    白逞和陆青眼神默默交流了下,没有阻止。

    修真界弱肉强食的法则从古至今都是默认的,就算新时期天命推行了新政,也不禁止修真者之间私斗,只要师出有名,不是无缘无故滥杀就行了,他们此次进入这个西施墓遗迹,天道院也没规定小队之间不能互相抢夺,明显是存了让他们竞争的意思。

    可惜如今遗迹出了变故不说,在这鬼地方待了六七个小时了,他们连一点宝贝都没捞到,遭遇的都是些普通的骷髅和一堆破铜烂铁,眼下见了本就碍眼的叶征手中有东西,自然而然生出了教他做人的意思,只不过杨毅飞一人上去就行了,他们还没下作到抢f级的东西也要三名天道院精英齐上。

    形如圆盘,龙纹雕镂,看上去是件宝贝,虽然造型总觉得有点奇怪,像个盖子一样……

    叶征侧身躲过了杨毅飞的一抓,他此时根本没心思和三人纠缠,刚要再解释,突然脑海里凭空出现了白愫的声音——

    这是,修真者的传音?

    而白愫说的他,是墨君吗?!

    白愫传音虽短,但其中信息量还是挺大的,叶征心里稍稍安定,复又担忧起来,所以现在她的消失,应该是为了躲过墨君的寻找,发动了自己觉醒的能力?只匆匆解释了这么一句,明显是怕一心多用又出意外。

    这时“铛!”地一声,他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巨力从丹炉盖上传来,轰然压到他的胸口,瞬间将他整个人震退七八步,杨毅飞刚刚被他侧身躲过一下,怒不可遏地一脚踹在丹炉盖上。

    嘶,好疼……

    叶征揉揉郁结的胸口,顿时恶气涌上心头,眼前这个杨毅飞引怪害人也就算了,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啊!

    与白逞站在一起的陆青一皱眉:“毅飞,拿走东西就行,下手轻点别伤了他。”

    同为天道院一班的学生,他和杨毅飞关系最近,察觉到杨毅飞现在的情绪有点奇怪。

    “好说。”

    杨毅飞嘴上这么回复,心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想法,陆青哪怕比他要强上一筹,可终究是妇人之仁,天道院同学又怎么样,强者为尊才是在修真界的立足之本。

    区区一个f级的插班生撑住了他蕴含灵力的一踹,果然那个奇怪的圆盘是个宝贝!

    况且他敢和白愫……

    啪!

    杨毅飞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慢慢扭正了脸。

    这个f级插班生?居然敢打他耳光?

    然而这还不算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练级时冲击二十三神的灵力没有消退的关系,被杨毅飞踹出的一脚引动,叶征情绪莫名高涨,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十分想要彻底宣泄一番。

    一耳光算什么,趁他病要他命!

    在杨毅飞怒火中烧目光里,一个圆形大宝贝猛地盖在他额头上——

    duang~~~~~~

    “来自杨毅飞的差评,??????”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