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杨毅飞!
    叶征顿时一乐呵,杨毅飞被他duang的一下敲得七荤八素,连给的差评都变成史无前例的一连串问号了,爽!

    而劝杨毅飞下手轻点的陆青则是瞬间晋入了呆滞状态,他机械地转头看向白逞:“白兄,你们班的f级原来这么彪悍的吗?”

    白逞神情愣愣,回了句:“哈?我们班f级原来这么彪悍的吗?”

    “……”

    他们可能遇到了个假的f级……

    这货不是体质f级后期的渣渣吗?虽然不知道昨天为什么拿到了点仙露那种外挂,让他至少提前两个月感受到了气感,可是怎么敢这么浪的?

    一耳光一个duang不说,居然跟杨毅飞干起来了?

    幸好幸好,场面还不算太过火,杨毅飞好歹是e级巅峰的修真者,也学过天道院的基础剑法,勉强能将扛着圆形大宝贝的f级压着打。

    等等,勉强?

    两人匪夷所思地对望一眼。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肯定是幻觉。”

    “来自陆青的差评,必须是幻觉。”

    一点都不修真啊!

    杨毅飞不只是e级巅峰的灵力,连力量最近也锤炼到了e级层次,怎么可能跟一个f级插班生打的duangduangduang的,而且看这情况,杨毅飞铁剑都已经附上了灵力,e级的力量也发挥的淋漓尽致,怎么感觉有点奈何不了上蹿下跳的f级呢?

    两人盯着叶征手里的圆形大宝贝,附灵的铁剑砍上去连痕迹都没留下,叶征也接得轻轻松松,眼神渐渐火热,莫非这玩意儿除了坚固,还能加持速度,削减对方力量?

    殊不知此时体内第二颗黑洞有五颗星辰高悬,二十三神灵力满溢的叶征已经叫苦不迭了,每一次铁剑砍在丹炉盖子上duangduangduang的,他无从宣泄的力量总算是找到宣泄口能够释放出去了,体内积郁的灵力快速消退的同时,充斥全身的力量也在一击击中不断被打散,手臂又痛又麻。

    而且对方出手明显有章法,铁剑时不时削在刁钻角度,妄图突破他手里的丹炉盖子,要不是因为他的反应力和速度也提升不少,勉强快过了杨毅飞一线,每每险之又险避开剑锋,估计早就被削掉好几块血肉了。

    现在的他只能借着每一次剑盖交击的冲击力不断后退,幸好杨毅飞没有使出过李天煌符咒和金武城黑影那种特别修真的手段,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即使李天煌和金武城两人对上杨毅飞也是没什么胜算的。

    作为各个大学门派的生源储备,为了在进门派之前保留基础雄浑的可塑性,e级学生们的灵力运用手段一般极其单调,主修灵力控制,拳脚为辅,最多学几手冷兵器增加点战斗经验。

    像李天煌符咒和金武城黑影看似修真,其实是为了考取特定的门派而去学的,在e级时战斗力一般是比不上一心一意锤炼身体,专注武道的学生。

    砰!

    且战且退中,他后背蓦地撞在了坚硬的墙体上,随后剑风袭来,叮!的一声刺进他右耳两寸的墙里,叶征仓促一低头,铁剑横划,堪堪在他头顶上划出个一字。

    嗵!

    他顺势将丹炉盖子用力砸中杨毅飞胸口,勉强将其撞开几步。

    可惜e级巅峰的杨毅飞有灵力护体,就像他贯通第二十三神时一样覆盖在了全身皮肤,他这仓促的一砸,对方跟没事人似的,只是抚抚胸口顺了顺气,提着剑又要上前。

    “来自杨毅飞的差评,给我死啊啊啊!”

    他想杀我!

    叶征对上杨毅飞血丝遍布的双眼,突然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先前对方引怪害人,明显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犯的错,而是确确实实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趁着喘息,他稍稍打量了下周围,两人一追一逃,已经到了墨君雕像下方,而他刚刚这一撞正好撞在墨君战马的后蹄。

    心念急转,眼看着杨毅飞一剑砍来,他凭借着快人一线的速度再次侧身躲过,两人身形互换,杨毅飞长剑自下而上回撩,叶征将丹炉盖子霍然盖下。

    duang~~~

    然而这一次撞击声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响,当剑盖即将接触时,叶征手中收力,双膝微屈,竟借着丹炉盖承受的剑击冲击力向后一跃而起,一手抓住战马雕像马尾处单杠粗细的鬃毛,一翻身荡到了马尾上方。

    “来自白逞的好评,呵呵呵漂亮!”

    “来自陆青的好评,666!”

    恭喜您接收到了两位队员的称赞,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叶征顺着马尾开始往上攀爬的时候,杨毅飞也借着冲刺翻了上来,因为这一奇招来的有点猝不及防,让两人距离稍微拉远了点,不像先前那样他总被步步紧逼着。

    望着一路翻过雕像马尾、马背、披风仍在继续往上的两人,直呼666的陆青突然回神:“白兄……是不是该阻止他们了?”

    白逞:“好像是的,但是……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

    “毅飞,不要追了!快下来!”

    陆青遥遥的声音自底下传来,杨毅飞低头一瞧,刹那间冷汗涔涔,这座雕像极其高大,两人追逃间足足攀爬了有一百二三十米高,却只堪堪到达了其披风的背脊处,底下广场遍地白骨绿光跪伏的情景森然,也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阴风,一瞬间就将他冷汗给吓干了。

    然而叶征仍在往上爬,杨毅飞血气上涌,只想着要将他置于死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无视了陆青的喊话。

    听到声音,叶征也偷偷朝下望了望,发现杨毅飞顿了一顿又追上来,心里既害怕又尴尬。

    当时灵机一动翻上马尾,居然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丫的没完没了了,还要追?

    老子可是主角!

    好憋屈,实在不行,练习已久的最标准下跪姿势……

    不!

    他一手抓住墨君雕像垂过肩头的凌乱发丝,再次翻身而上。

    自从仰望过何愁,女暴龙,和现在化为记忆执念集合体的墨君这等大佬,他心底各种不靠谱的念头早就抛掉了大部分。

    什么跪不跪的,到了最后一刻,再议!

    只不过片刻功夫,杨毅飞单手一抓,翻上墨君雕像的后脑勺部位。

    而此时的叶征已经立在了墨君雕像的头顶,占据了制高点的同时,身后是光溜溜的额头。

    绝路。

    他左手持丹炉盖,右手负在身后,与杨毅飞死死对峙:“小杨,小时候学过狼牙山五壮士吗?”

    杨毅飞:“???”

    杨同学脑回路一时没转过来

    叶征长叹一声:“那是一曲可歌可泣的悲歌啊,弹尽粮绝,连石头也扔完的时候,幸好我还有……暗器!”

    唰唰唰!

    只见叶征藏在身后的右手一挥,十几个弹丸大小的黑影袭来。

    被暗算了!

    杨毅飞一瞬间慌乱了,他挥剑匆匆格挡,下意识一退,右脚竟踩空了。

    突突突……

    五六颗暗器打到他身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聚气丹?

    不是被暗算,而是被诳了……

    懊恼和愤恨涌上心头,好在杨毅飞平常磨炼的战斗基础相当扎实,这一踩空下方又只是发丝沟壑的斜坡,他居然只是下滑了大半个身子,反手一剑插进雕像后脑勺,止住了滑落的冲势。

    这一下如同浇了盆冷水在他头上,瞬间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下方的陆青和白逞看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如果杨毅飞刚刚没止住下滑,这么高一路连滚带跌,就算是e级修真者也得跪……

    “啧啧,这一波操作很6嘛,小,杨,同,学。”叶征一字一顿说着话出现了,他蹲下身,手指戳了戳握着杨毅飞握剑的手,这柄铁剑强度还挺高的,居然能撑住杨毅飞如此魁梧身材的坠势。

    就在杨毅飞被他诳到踩空的时候,他也欺身上前,但临到生死之分时他还是犹豫了,没有火上浇油给对方来一记泰山压顶。

    明明杀少年版萨缪尔时心里没有一丝犹豫,可一看到面前这个与他年龄相差无几、一直对他怀有杀意的少年时,却始终无法赶尽杀绝。

    好惆怅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圣母……

    该办的事还是得办,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在杨毅飞眼里分外可恶:“弃剑自己下去,还是我把你砸下去,自己选吧,三,二……”

    一字还没倒数完,杨毅飞手心一松,弃剑溜了。

    他滑落的冲势已经止住,就算不用铁剑撑着,他也能慢慢下去。

    叶征拍拍手:“真乖,一路顺风啊小杨。”

    “来自杨毅飞的差评,死死死死死死!”

    啧啧,小杨同学怨气深重啊,但是没关系,都被缴械了,就算下面的陆青和白逞敢上来,照戳不误。

    叶征得意洋洋,缓缓拔出被杨毅飞刺进去一半多的铁剑。

    不多时,杨毅飞已经下到了马背处,目送他翻身下尾,阴气沉沉和陆青白逞说着什么的时候,叶征脑海里再度响起了白愫的声音。

    叶征“噢”了一声,也不知道白愫听不听得见。

    正欲转身,突然看看手中的铁剑,剑柄处“苏城天道院”一行小字和繁体的“杨”字十分惹眼,他总觉得不是滋味,这玩意儿一出遗迹会不会还得还给杨毅飞?

    想想就不爽!

    而此刻脚底下,还有个更不爽的存在。

    下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预感到什么,陆青白逞杨毅飞三人齐齐抬头,遥遥望见这座纵横睥睨、接受众生顶礼膜拜的英武雕像之巅,一个自不量力的微小身影双手高高举起,锋锐剑尖直刺下方,宛如古代神话中弑神的勇士。

    “记住了,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杨毅飞!捅死你个渣男!”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