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持续打击士气的人设
    融道丝地图很修真。

    由于遗迹空间发生了变化,右上角的95%在进入遗迹时跳成5%以后,现在慢慢上涨到了24%。

    叶征好奇地打量着分布在地图各个方位的黑点,每一个黑点就代表着当初在遗迹外摸过地图的同学,当时御虚和尚说的沾沾仙气原来是这个意思,就跟在每个人身上装了gps一样,同学们探索过的区域都会以简易地形的绘制方式呈现在地图上,时时在地图上更新进度,没探索的地方则是一片空白。

    这丫不就是个战争迷雾吗!

    他现在高度怀疑制作融道丝地图的修真界大佬沉迷游戏,熬过漫长的灵气枯竭期后,成功被现代人开发的各种光怪陆离的游戏吸引,成了一个死宅,想想这个设定也是挺带感的。

    不知不觉,又过了近两个小时。

    叶征环顾坐地休整的天道院同学们,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不同的情绪,有懊恼不该来此的,有忧愁该怎么出去的,有脸色不善地盯着遗迹掌控者御虚的,也有跃跃欲试想要和骷髅决一死战解救辛老师的……

    一班班主任郭萌萌身娇体柔萝莉脸,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一身宽松的运动装,嗯,一马平川。

    “对方有二十八个d级,两个c级,唉……这么多,三十个……”

    她是属于对目前状况失去信心的一派,得知了一切的始末,当亲眼看到御虚和尚的龙形环佩无法打开遗迹时,忍不住就开始长吁短叹,来来回回复读着敌方大佬的个数,导致同学们心情更低落了。

    敌我实力悬殊,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对方三十个d级以上,我方只有三个d级,御虚,郭萌萌,白愫。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我方三个d级,御虚,郭萌萌,白愫。

    叶征:“……”

    好像少人了?

    的球呢!

    叶征赶紧问道:“陆青,秦球球呢?”

    “他?”陆青四下看看,愣了,便转头问道,“毅飞,你看到秦球球了吗?”

    杨毅飞死死盯着叶征,摇了摇头:“你们跑掉以后,后面的骷髅一冲,我们就散了。”

    叶征一阵无语,只能求助快把光头撸秃皮的和尚:“智……御虚和尚,看看秦球球在哪里?”

    “没有啊,地图上就辛元一个黑点在外面了。”

    给跪,叶征突然想起进遗迹前,他将地图递给秦球球,结果秦球球直接偷懒跳过了,也就是说他没摸到过融道丝,地图上根本没他的定位。

    “唉,我们还少了个人,更没办法了。”郭萌萌老师十分沮丧,一句话再次把气氛降到冰点。

    叶征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能不能少说两句?

    毕竟秦球球是除了白愫以外,天道院学生里面和他关系最近的人了,他只是稍稍犹豫就说:“我得去找找他,你们有谁能跟我一起去的?”

    话音刚落,却见一众同学纷纷别过脸,就跟怕被老师点名似的不愿意对上他的眼睛。

    “走吧小征子。”

    白愫站了起来,撇开因为不放心叶征的原因,秦球球好歹也是她钦点的队员。

    “叶大爷,我也去。”

    这一声倒是出乎叶征意料,周不易?

    周不易笑了笑:“看到某条狗憋得慌,走走透透风而已。”他眼神直直盯着杨毅飞,丝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恨意,先前引怪害人那一波,杨毅飞已经被他打上了必须消灭的标签。

    “你……”杨毅飞自知理亏,“你”了一声,也没下文,倒是让众人有点好奇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

    “加我一个。”凌海第三个出声,紧接着李天煌、木沧沧、羊昊、金武城之前照过面的四人也纷纷应声。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又想拐走我妹妹!”

    白逞默不作声起身,陆青当仁不让跟上,他一改原本拭剑的姿势,潇洒地还剑入鞘,他本来就是站着的,跟众人一样坐地上不符合他高冷帅比的设定。

    御虚和尚停止抚摸光头,给郭萌萌递了个征询眼神:“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去吧,省的再走散出现什么意外,郭老师,你觉得呢?”

    “也好……唉,如果白愫再走丢,我们就更不利了。”

    郭萌萌老师又一次打击了一次士气。

    御虚拍拍袈裟起身,突然头上戒疤闪了一下,顿时脸色急变,如临大敌道:“有人过来了,不对,是骷髅,d级!”

    “戒备!”

    得得得的马蹄声中,一名银枪黑甲的骷髅将军进入了众人警惕的视线。

    就来了一个?

    这装束,叶征瞬间认出了熟骷,先前给仪仗开路的骷髅13!

    它长枪遥遥一指,点在白愫身上,眼眶中绿光轻微闪动。

    周?人形自走翻译机?不易读懂了它的意思:“师姐,他让你跟他走。”

    “别去,小心被埋伏,我们本来战力就不够,再少你一个的话,大家都要团灭在这里了。”郭萌萌老师也不知道是关心还是趁机打击士气,不过好歹是出声,并且第一时间拦在了白愫前面,身为白愫的班主任,该有的担当她还是有的。

    “阿弥陀佛。”御虚和尚略一皱眉,疑惑道,“对方如果要团灭我们,随便出动一堆d级就可以了,它单枪匹马前来,显然是很有诚意的,愫愫,你怎么看?”

    白愫伸手拍了拍前面娇小的身影:“郭老师,我跟它去吧,看看能不能交涉下让它们放走辛老师,毕竟墨君只是不想让外人知道这里的事,也一直没对我们动手。”

    御虚欣慰地点点头,十分满意自己这个聪慧的挂名女弟子:“那就去会一会对手,贫僧随行便是。”

    “我也去!”

    “我去。”

    “还有我。”

    “……”

    大概是看到白愫的坦然,学生们都坐不住了,白逞陆青凌海等等纷纷出声都要随行。

    叶征没出声,却已经牢牢牵住了白愫的手,虽然的确如白愫所说,墨君一直没对他们真正出手,但他仍是隐隐有些不安。

    这时,骷髅13长枪一划,连着轻点两下,周不易再次翻译道:“它说叶大爷和杨毅飞可以跟着去,其他人不行,否则,杀无赦。”

    “我?”杨毅飞有点懵,怎么就扯上他了,刚刚他也没出声啊……

    不过眼见众人目光灼灼盯着他,白愫和叶征已经迈开了步子,身为白愫追求者b的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突然,骷髅将军眼中绿光微动,无孔不入的压迫感侵袭,杨毅飞冷不丁受这一下,双膝一软,竟是跪了下去。

    “你!”

    感受到骷髅将军给他的生死威胁,杨毅飞面容狰狞,回头怒视冷笑的周不易,“你在耍我?!”

    周不易习惯性挑了挑眉,讪笑一声:“噢,我可能是看错了,不好意思啊杨同学。”

    杨毅飞怒火中烧,看着默默走到御虚身边的周不易,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硬生生没有再憋出一个字。

    走在前面的叶征一乐,差点笑出声来,周不易还真是不好惹的主,都这时候了还想着要落井下石,我喜欢!

    只是……

    你找白愫想干什么?骷髅13。

    不,墨君!

    ……

    两人又一次进入广场,仿佛是必须做的仪式一般,骷髅13引两人来到墨君雕像前,下马行三跪九叩,然后默默牵马侍立一旁。

    有风起,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仿佛是共鸣般,跪伏的骷髅听到风声,如麦浪般此起彼伏,不断朝着墨君雕像磕头。

    叶征看到这一情景,呵呵的同时对墨君的厌恶之情越来越深,这些骷髅临到变成这种不知生死的执念状态,都依旧以为他们顶礼膜拜的墨君会永远庇护他们吧?

    这人间炼狱般的景象,将众生化作自己重生的嫁衣,姿态何等的高高在上,在从现实世界走进修真界的叶征看来,无比的令人作呕!

    他听不懂风里传来的声音,但身边的白愫闭上了双眼,似乎在聆听着其中的奥秘。

    过了许久,风声止住。

    白愫缓缓睁开双目,也不知想到什么,她嘴角含笑,偏过头看向叶征。

    叶征回视她的目光,问道:“怎么了?他说了什么?”

    话里所指,自然是墨君。

    “没什么,他告诉了我该怎么做才能放所有人都离开而已。”

    叶征紧绷的心弦松了松,却发觉白愫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脸上。

    “看什么呢白娘娘,没见过帅得如此祸国殃民的吗?”

    预料中的碾碾碾没有出现。

    他微微一怔,低头看了看,目光重新交汇在白愫脸庞,水灵灵的大眼楚楚动人,长长睫毛一扇一合,仿佛蕴藏着对这个世界无尽的憧憬。

    说实话,相识两年多,他记忆里似乎从没怎么真正地正视过她的脸庞,此时两人贴的极近,白愫含笑的五官映在他的眼底,他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句来表达自己这一刻跃然的悸动——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又或者,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

    只是片刻遐想,白愫的脸庞在他眼里越来越淡,仿佛渐渐离开两人所处的时空,他急急伸出不知何时松掉的手,却落了空。

    白愫,又一次消失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