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阴谋
    得得得,听到骷髅13翻身上马的动静,叶征登时回神。

    白愫又一次消失了,上一次是为了躲开墨君的视线,这一次呢?!

    竟然一句话都没留,使用觉醒能力独自消失了。

    墨君对她说了什么?

    凝视骷髅13缓缓而行的背影,叶征霎时红了眼,大吼一声:“她人呢?你别走!给我留下来说清楚!”

    他强化过的速度一瞬间发挥到了极致,相隔三四十米的距离,人随声至,他右手一把揪住了骷髅战马的马尾,将骷髅13截停下来。

    “来自骷髅13的差评,¥¥&¥%#()!”

    骷髅13侧过头,眼眶中绿光微闪,透露出不耐烦的意味,明明自己的主人已经将一切交代完了,交易也成功达成了,为什么这个人还要如此纠缠不休?

    又是无孔不入的压迫力,就算叶征今天实力连上几个台阶,可d级的实力远不是他能抗衡的,骷髅13尚未出手,就压得他全身骨骼嘎吱嘎吱异响,胸口更是如遭重击,隐隐有吐血的冲动。

    然而他手臂青筋直冒,牙关紧紧咬死,始终不肯放手,就听到他一个字一个字道:“我让你,说,清,楚,听到没有!”

    此刻状若疯魔,叶征早已忘了语言不通的事情。

    “来自骷髅13的差评,¥¥&¥%#()!”

    骷髅13完全没有在意他的神情,只是催动座下骷髅战马,战马后蹄猛地踢出,叶征右手揪住马尾,冷不防被一蹄踹在胸口,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但是他仍旧没有放手,倔强地抓着马尾一步不退,骷髅13似乎是有心戏弄,一拍马背,战马后蹄再出。

    这一次叶征有了防备,左手握拳用力打在脆弱关节处,磅礴力量涌出,竟一拳将这匹骷髅战马的后蹄给打断了。

    骷髅战马嘶鸣着囚倒在地,骷髅13没料到这出乎意料的一环,仓促落马站定。

    下一刻,一双瘦弱却有力的手箍住了它的腰,它虽然身披黑甲,可是腰际不过是一条没有丝毫血肉的脊椎骨,那双手霍然收紧,将他纤细的脊椎骨勒得嘎嘎直响,似乎有即将断裂的征兆。

    “说了让你说清楚,听到没有!墨君找她干什么!”

    叶征双目血丝遍布,在这个只会闪动绿光的骷髅头骨耳边大声咆哮。

    白愫这一走,虽然什么话都没有留下,但他心里空空落落,总觉得要彻底失去什么了,匆匆拉住骷髅13时,连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悍不畏死地去拦截d级存在。

    就只为了问个明白?

    不,是要把她带回来!

    天不遂人愿,横亘在d级骷髅13与现在的他之间的鸿沟,远不是一次对方大意之下的偷袭能够填补的。

    一杆银枪从天而降,冰冷的金属感刹那间穿透他的身躯,斜斜将他钉在地上。

    生与死的转换,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

    御虚和尚脑门戒疤一闪。

    又有人跨过了警戒线。

    他眼角微眯,遥遥望见蹒跚归来的身影,袈裟猎猎席卷,如箭般窜了出去。

    半边身子浴血,左肩贯穿伤。

    骷髅13银枪贯穿了叶征的左肩,并没有取他性命,径直抽枪离开了。

    “是刚刚d级骷髅出手了吗……”

    御虚和尚扶他靠墙坐下,查探了伤势后喂给他一颗疗伤丹药,询问道,“愫愫呢?她去哪里了?”

    宛如清泉入喉,吃了御虚给的丹药,叶征肩头又麻又痒,伤口血肉细微蠕动,居然肉眼可见地在愈合着。

    望着一众靠拢过来的同学,叶征摇摇头,一言不发地思索着什么。

    “姓叶的,我妹妹呢!”

    白逞一步窜出,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刺骨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御虚和尚大袖一挥,将白逞扫开数步:“别急,让他慢慢说。”

    白逞双目通红,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虽说他们本来就陷入了绝境,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可是白愫如果先出事,他怎么也无法饶过跟白愫一起出去的叶征。

    叶征盯着他的双眼,心中微微一叹,其实白逞一直给他差评,以前每次见面都掰他手机,他丝毫没有计较过,白逞妹控是妹控了点,但他为的也都是白愫好,任谁看到自己天之骄女的妹妹每日跟一条平平无奇的咸鱼混在一起,明显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此刻精神因持续不断的痛楚而略显萎靡,声音却是无比的坚定:“我会把她带回来的,相信我……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理清楚一些事情。”

    都已经伤成这副样子了,白逞哪里会信他,只是咬牙切齿接话道:“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

    当然是墨君!

    被银枪贯穿,濒临生与死的边缘后,望着骷髅13傲然远去的背影,叶征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突然记起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一件事——

    既然有骷髅2的存在,那骷髅1在哪里呢?

    他的系统一直很不靠谱,但是除了当时直播时遇到的至高神黎二余他还有些疑问,系统不太会在名字这种事情上出岔子。

    骷髅2是墨君最熟悉,最信任,也是最疼爱的唯一的妃子。

    那骷髅1呢?

    两位c级部下之一,抑或是他的父母之一?

    不,最大的可能就是墨君自己!

    扪心自问,普天下谁会最了解自己,还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吗?

    要构成所谓的记忆执念集合体,如果光凭众生的记忆,最亲近的骷髅2连墨君何等强大都无法衡量,其他人又能了解到什么地步?怎么可能完全凭借他人构成一个完整的墨君?

    那些修真功法,战斗记忆,从小到大、从初涉修真到变成真正强者的点滴事情,事无巨细都存在记忆里,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他。

    否则光凭他人的记忆,能构成的只有一个徒有墨君外表的躯壳而已。

    因此墨君这一术法的完成,必须得要一个能构成他的自我、能吸纳众生记忆、能维持记忆执念集合体存在的核心——

    墨君自己!

    也就是说,当初在施术的那一天,不止墨君的爱妃,臣子,百姓,连他自己也变成了执念状态,承载自己记忆的同时,无数年来不断窃取、吞噬空间意志的力量,维持着等候灵气枯竭期过去的记忆执念集合体状态。

    当时他们携骷髅2逃跑到雕像下方,白愫说墨君在找她,现在叶征明白了,找她的其实并不是墨君,而是墨君施术后化作的骷髅1!

    想通此结,叶征注视着和尚,问道:“御虚和尚,能具体说说你的龙形环佩是哪里来的吗?”

    “这个?三年前来岛上捡的,当初我来岛上做一场法事,第一日没发生什么,第二日我突然感应到了波动,就在我们进遗迹前那处捡到它了,等等……”

    御虚和尚突然一惊,“你是觉得有阴谋?”

    叶征点点头:“外面那处地方除了一个游人罕至的西施水墓,你觉得平时会有人路过吗?而且你第二日才感应到,难道真的是巧合?”

    御虚和尚晃了晃脑袋,倍感困惑,如果是针对他施展的阴谋,那也太不对劲了,现在为什么带走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徒弟白愫?

    “那我再问你,如果辛老师被头骨的记忆同化,你佛门的度化手段对他有用吗?”

    御虚依旧摇头:“处在执念状态的骷髅我可以度化,但如果辛元被头骨同化记忆,那他只是多了头骨的记忆,本身依旧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我两禅寺的度化法门对其毫无用处。”

    果真如此。

    叶征叹了一声:“是我和白愫一直被误导了了,他不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个遗迹空间的存在,而是想通过你吸引修真者前来,特别是……女修。”

    是的,他和白愫被误导了,被骷髅2的记忆给彻彻底底误导了!

    以骷髅2的见识,连墨君的实力程度都无法估量,她虽然预见了墨君可能会因她陷入重生的犹豫,但是却没有想到另一层次。

    为了不拖累墨君,她毅然自杀后,墨君将她神识封存在头骨,一直让她化作执念状态不生不死困在这座古城里的真正原因——

    墨君想和她一起度过灵气枯竭期!

    情之一字,不止墨君没有堪破,骷髅2更是深陷其中,这才导致了两人之间有了微妙的误会,骷髅2提前自杀,只剩下一个头骨存在。

    墨君三年前从遗迹空间感应到了御虚这个修真者的存在,扔出龙形环佩让御虚和尚捡到,为的就是吸引修真者前来探索,让骷髅2挑选合适的个体来进行同化。

    如此一来,他摆脱记忆执念集合体的旧身、构成他的所有执念烟消云散时,骷髅2的记忆也会长久保存下来,与被同化者共生一体。

    只是与他人同化记忆,共存一体骷髅2,真的算是熬过灵气枯竭期活下来了吗?

    而墨君也是如此,他在施术当日化为执念状态,一旦作为记忆执念集合体核心的他的执念消失,继承了记忆、从空间意志中诞生出的新的他,真的还是原来的他吗?

    一个新的身体,继承了旧的记忆,这样的存在,真的是强大的墨君希望变成的存在吗?

    不寒而栗……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