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名侦探的推理
    新的身体,旧的记忆。

    或许是接触的修真层次太低,叶征根本无法想通这件事,总觉得还有着什么他忽略的细节。

    这次天道院师生进了遗迹,事情发展也没有如墨君预计中那么完美,白愫是精神力觉醒者,一开始竟然压制了骷髅2,然后又被叶征给搅黄了同化的进程,还获取了骷髅2的一部分记忆。

    当时他们两人逃出府邸,墨君没有派手下追击,大概一是怕两人死战,二是想让重生的骷髅2再次试试同化白愫吧,只不过发觉两人去找了有佛门度化能力的御虚和尚,这才派出手下前来捉拿。

    而后又因为辛元的大意和完全没有进行精神抵抗,他被骷髅2控制以后直接开始了同化记忆的进程。

    这就导致墨君的爱妃骷髅2,将与辛元合二为一了……

    想到这一场景,推理中的名侦探叶征莫名心疼起了墨君。

    也不知是因为化为骷髅1的墨君思维迟缓还是怎么的,过了许久才发现这件蛋疼事,接下来就是骷髅13的来意了,应该是白愫也获取了一部分骷髅2记忆的缘故,墨君重新盯上了白愫,以放所有人出去为条件,让白愫去取代辛元,融合骷髅2的记忆。

    当一切推断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后,叶征闭目,将最后一刻印在自己脑海里的白愫脸庞牢牢记住——

    “小周,该干活了。”

    他颤颤巍巍支起身,注视着周不易疑惑的眼神,“就是,你懂的。”

    周不易:“……”

    懂是懂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啊!都这么紧要关头了,还要造福骷髅去?

    总感觉像是去投敌的……

    “其他人一个都别跟过来,我跟小周去就行了,否则谁都别想出去。”

    当白愫消失以后,其实所有人都已经有了生路,叶征用一句话就隐瞒了事实。

    忍痛活动活动左手,御虚给的丹药十分灵验,被贯穿伤口居然已经停止流血了,他挥挥手走在前头,示意周不易跟上。

    “这……”

    郭萌萌眉头紧锁,二班这个f级的插班生,带着伤独自回来,又带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周不易走了,白愫和周不易都是御虚和尚的徒弟,而刚刚又说什么阴谋不阴谋的,也没讲个明白。

    她身形微动,想追上去看个清楚,一袭袈裟拦在了她的身前,将有同样意图的白逞也一起截住了。

    “阿弥陀佛。”

    御虚和尚宣了声佛号,同样忧虑的他始终记得少年刚得知修真界存在时对未来的惶恐,也记得他毅然杀死萨缪尔时的心机和决绝,虽然此时他不清楚少年意欲何为,但明显少年已经在他无法注视到的地方不断改变着,或者说是成长着。

    他伸手摸了摸兜里粉红色的手机,内心五味陈杂,说道:“郭老师,相信他们一次,让他们去试试吧,谁让我们这些大人无能为力呢?”

    “唉,可是我们又少了一个d级,如果再少两个人,唉,罢了罢了,听你的……”

    收回步子的郭萌萌老师坚持不懈打击着士气。

    而突破不了御虚和尚阻拦的白逞一声不吭,紧握的手心隐隐沁出血珠。

    ……

    嘎啦!

    “来自骷髅456735的差评,¥#@&%¥!”

    嘎啦!

    “来自骷髅767335的差评,*#&¥&¥!”

    “……”

    带着周不易来到广场后,重新开张了,大概是因为这里的骷髅对墨君的虔诚占据了大部分执念,初时连续五个嘎啦都给了差评,到了第六个才终于收获了一个好评,周不易观察周围骷髅的动静以后,手指轻轻一点。

    嘎啦!

    “来自骷髅23142的好评,¥#@&%¥!”

    总算是进入了正轨。

    在连拧了十几个以后,满屏的好评飘过,叶征突然愣住了,看着周围绿光幽幽,他一瞬间想明白了他推断中忽略的细节是什么了。

    “小周,我是不是说过,他们是有思维的?”

    “说过啊,咋了?”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小事情而已,我们继续。”

    在叶征的理解中,神识即思维。

    当年这座古城所有人神识消散,化作执念状态承载着记忆,为什么会留有简单的思维能力?

    骷髅2,骷髅13,一开始的狱卒骷髅和周不易压住的小骷髅,他遇到过所有给过他好评差评的骷髅,能够对于他的行动有所反馈,明显是有一定思维能力的个体,如果真的全都只是构成墨君的零件,那他收到的好评应该是骷髅1骷髅1骷髅1才是吧?

    即使这部分思维能力近乎于本能的简单,但始终是属于一个单独的个体,是所有人都处于存活状态的明证。

    到底是墨君一开始就故意保留了他们的部分神识,还是执念状态包含了一部分不可分割的神识?

    不,都不对!

    应该既是前者,也是后者。

    他此刻终于有点明白墨君此术的真正意义了。

    是种子!

    这座城里每个骷髅的思维简单到近乎本能的程度,可能是墨君施术分割、压缩,又或者退化了他们的神识,让其从参天大树变成一颗回归土壤的种子。

    白愫说过,肉身会腐,神识会散,唯有执念是最难磨灭,也是最难自行超脱的一种状态,在叶征此时的顿悟中,如果墨君让众生保留的神识过分强大,在无比漫长的岁月里,这些执念状态的众生可能会摆脱执念,自我超脱。

    但是,如果仅仅是一小部分神识呢?

    思维简单,无法自我超脱,但同时也算是保留了神识,就类似于种子,类似于刚诞生的原始存在,墨君以他无法想象的强大修真者手段,让成为种子的神识留存于众生难以磨灭的执念中,经历岁月的冲刷依旧能保留下来。

    难怪,如果仅仅是新身体承载了就记忆,在叶征看来根本算不得重获新生。

    但是如果骷髅2有类似于种子的神识存在,也与记忆一起同化了新的宿主,最后生根发芽,同化或者是驱逐宿主身体原本的神识,拥有了身体的主动权呢?

    同样的,墨君的神识种子和记忆在执念消失的瞬间,也会由空间意志的力量来孕育,逐渐开花结果。

    这才是重获新生!

    然而进一步想透彻,叶征更急了,他不知道骷髅2同化白愫需要多久时间,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分一秒都不能多耽搁。

    “小周,再快点!”

    嘎啦!

    嘎啦!

    嘎啦!

    ……

    在叶征不断催促中,周不易手指连点,抽空瞥了眼疯狂跑动中的叶征,兴许是墨君雕像在前,这里的骷髅就算有意嘎啦,也不会站起身凑过来,都是跪在原地,只等着叶征一个个上前。

    动作幅度太大,叶大爷磕过丹药后勉强愈合的伤口明显崩裂了,凝结成块的衣服洇出血迹,周不易看着都觉得疼,再瞅见他苍白的嘴唇,时不时失血过多恍惚的眼神……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他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叶征给骷髅拧头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很明显与解救白师姐相关,是这个遗迹里什么特殊的机关或者是他特殊的功法吗?

    想不通……

    他不是个喜欢探究别人**的人,既然叶征拦住了其他人,偏偏带他一个人前来,除了信赖他察言观色能力,也必然是十分信任他的人品。

    心里暖暖的,自从一个人辍学后在社会摸爬打滚,已经很久没人如此信任过自己了吧?

    “这个,这个,那个……”

    周不易也全身心投入了,察言观色能力全开,往往眼睛一瞟,手指就到了,接着嘎啦一声,叶征也到了。

    34,58,101,163……739,798,799……

    一个多小时过去。

    “!”

    在叶征突如其来低吼声中,周不易只觉周围光线暗了暗,就看到叶征原本因为失血过多而摇摇欲坠的身体,此时却犹如回光返照般,一瞬间恢复如初。

    果然,与治愈了五十倍语速的香肠嘴一样,在提升他体质的同时,也顺带着治愈了他身体的伤势,只不过不像香肠嘴的时候只在嘴部,现在他的伤势更重,对治愈时身体的变化也有了切身的体会。

    血肉蠕动,嫩芽心生,全身细胞都欢呼雀跃,当左肩伤口的痛楚渐渐消失,只留下一道狰狞疤痕后,他的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

    在胸口底层第一颗黑洞位置,的次数用完时,小光团也已经消失了,仿佛那个地方从没存在过任何东西。

    而第二颗黑洞吸收了四颗后,不出所料高悬着九颗星辰,待其旋转着被吞噬后,黑洞骤然崩碎,又是一个新的光团出现了,大小和颜色都与第一颗黑洞崩碎时产生的光团并无二致,只是认知信息不一样了——

    ,1次,在低等空间可以使用,目前正处于可使用状态。

    入侵啊……

    虽然不太理解入侵具体是如何操作,但既然是入侵,就可能会遇到防守,可能会和这个遗迹空间意志有正面冲突,也就是和与空间意志纠缠在一起的墨君记忆执念集合体有了冲突。

    他的神识太弱,连内视己身都做不到,光是试用权限时就会飙血,当时在小黑屋时绞碎遥控器的微弱意志都差点让他脱离上帝视角状态,如果是和空间意志面对面征伐,显然一点胜算都没有。

    不过,现在的他无所畏惧!

    像他这样的小人物,哪怕是输、是死,也要恶心恶心墨君那种高高在上的修真者。

    “小周,走,我们去跟他谈判!”

    叶征向周不易示意后,闪电般向侧方窜出近百米,然后——

    又拎起了一个伪装骷髅版的秦球球

    “来自秦球球的差评,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