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想要切片套餐还是开瓢套餐?
    叶征以为自己练级算奇快无比了,然而……

    古城广场的雕像正下方,二十八位d级骷髅将军将周不易团团围住,c级骷髅将军和骷髅元帅一前一后,抚住他的前胸与后背。

    “阿弥陀佛,多谢墨君赐法。”御虚和尚弯下腰,向墨君雕像郑重致礼。

    此时三十位骷髅眼眶中的绿光微弱,仿佛风一吹就会熄灭。

    天道院师生离开后后,为了加快褪去旧我的进程,在墨君的指示下,以骷髅儒生为首的三十位c级d级骷髅倾尽修为,只为让周不易踏入修真者行列,修习两禅寺的度化法门。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一旦被度化,它们本就会烟消云散,不留下任何痕迹。

    每一个门派构筑灵力循环的引气法门都是不一样,如今天道院修行的是太微观的《太微帝君二十四神引气经》,以二十四神为节点,灵力贯通全身,打下的修真基础无比坚实。

    两禅寺的引气法远逊于《太微帝君二十四神引气经》,此时周不易构筑灵力循环所用的引气法是墨君所传,在御虚的见识中,打下的修真基础丝毫不逊色于《太微帝君二十四神引气经》,这怎能不让徒弟大过天的他对墨君的赐予感激涕零。

    感受到磅礴的灵力周而复始循环在自己体内,踏入e级修真者行列的周不易冲着骷髅儒生微微点头,拍拍灰尘站了起来。

    “一场交易罢了,师父,别把对方想的太好。”

    注视着自己这个就差给墨君跪下的师父,周不易明明和叶征一样刚从普通人踏入修真界,窥见了凡人无法企及风景,却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

    或许是当今现实世界宣扬人人平等的教化,又或者是周不易的思维太过理性,即便获知了墨君从前是何等强大,亲眼看过天道院修真者的出手,他依旧平等视之,生不出敬畏之心。

    经年累月混迹社会底层,他经常屈服在他人的暴力之下,也为了一顿让自己生存下去的温饱苦苦挣扎,有过看似蹩脚却极其深刻的爱恨和情仇,也有过对上层社会的幻想和憧憬。

    既然墨君也有七情六欲,为了生存下去而千方百计,也在试图往更高层次攀爬,那和他的差异不过是拳头大小,并不是高高在上无欲无求的神衹,何惧之有?

    周不易的表情映入眼帘时,林老的教诲无端端出现在御虚和尚脑海中,他轻轻一叹,与叶征不知天高不知地厚、却时时对力量抱有惶恐的迥异,他的这个小徒弟对力量没有应有的敬畏,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不过既然他做出决定,将周不易纳入修真界,那理应担起师者的职责,引其一路踏足正途。

    御虚和尚取下颈项佛珠,垂眉诵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幽幽绿光湮灭,代表着记忆和神识种子的光点逐渐消散在空气中,周围三十位c级d级的骨架寸寸沙化,从头到手,从手到身,从身到脚,最后只剩下一团团灰白的粉末,阴风拂过,再无存世痕迹。

    周不易嗅了嗅,除了白骨本身的腐朽,没有任何味道。

    一个人存在一切,彻底被抹去了。

    “记住了吗?”

    御虚和尚一指点在周不易眉心,想让这个心不在焉的小徒弟回神。

    周不易点点头,御虚和尚诵念的一句句经文犹如用刀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一篇心经下来,面前的和尚竟苍老了几分,他顿时明白御虚在施展耗费心神的法术助他记忆。

    将这份师恩牢牢记在心底后,他问道:“师父,我们是在杀死他们吗?”

    御虚和尚摇了摇头:“他们执念深重,陷入非生非死之境,唯有度化方可超脱。”

    周不易思索片刻,说道:“叶大爷说过,他们仍然是独立的个体,是真正的生命,就像墨君和他的爱妃一样,为什么他们两个可以重新活下去,却剥夺了其他人活下去的权利?”

    话音刚落,有阴风怒号,广场上无数白骨咔咔作响,绿光幽幽直视两人。

    感受到墨君的不满,御虚和尚身形僵硬,却见周不易仰头,一指点向众生膜拜了无数年的雕像,高声质问道:“敢问墨君,我周不易哪里说错了吗?”

    只不过片刻,风声止歇。

    墨君沉默了。

    周不易讥笑一声,转头望向御虚和尚,眼里俱是辜负的黯然:“师父,他们没有害过我,我不想杀死他们,这份功德之力我不要了。”

    如果叶征在这里,肯定惊讶于周不易此刻的态度,周不易一向现实,信奉弱肉强食的准则,可偏偏此时风水轮换,对于满城骷髅而言,他处于绝对强者的位置,态度却没来由的变了……

    一旦事关生死,和叶征当时雕像之巅没有杀死杨毅飞一样,刚踏入修真界的周不易也有潜藏在心底不为人知的一面。

    “阿弥陀佛……”

    御虚和尚苦笑,“但是你也救不了他们,墨君已经开始褪去旧我的进程,即便你我不度化他们,他们也会逐渐消失……痴儿,你这是自欺欺人罢了。”

    “况且如今他们的神识为种,也没有她那样拥有自主同化他人的能力,你妄想救一人,还等于要杀一人……”

    言下之意,自然是无力扭转局面了。

    “是吗……那师父你等等我……”

    周不易喃喃离去,过了大半个时辰才领着一个怀抱自己头骨的小骨架回来。

    他再次指向墨君雕像,脸上仿佛汇聚了自出生以来所有的勇气——

    “教他,教他如何同化我!至少我想救他!”

    ……

    天道院办公室,此时将近午夜。

    金丝边框眼镜的林远舟静静坐着,目光直直盯着手里的事件报告,没有出声。

    辛元和郭萌萌站在一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分一秒过去。

    一分一秒过去。

    十分钟后……

    辛元伸手取下金丝边框眼镜,倒了个方向,重新装回林远舟脸上。

    果然,林远舟大佬又宕机了。

    “来,萌萌老师坐。”

    辛元两腿岔开,大马金刀地坐下,顺手给娇小的郭萌萌老师递了把椅子。

    “老林真是不省心啊,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又跑到其他地方办业务了,我还想早点回去洗个澡呢,待在那个骷髅城里,满身的腐气……”

    辛元不住抱怨,坐姿渐渐变成了葛大爷躺。

    郭萌萌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一离开学生视线,辛元就原形毕露,整个一副了无生趣的咸鱼模样,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在他们这一辈人里脱颖而出修到d级的。

    不过幸好,被同化的事情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

    突然,葛大爷躺的辛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双腿唰的并拢,然后迅速交叉叠了起来,形似翘二郎腿,但在郭萌萌眼里更像是生怕泄露了春光。

    下一刻,辛元注意到郭萌萌的诧异,眼底一阵尴尬,象征性抖了两下腿,示意自己翘的是二郎腿。

    郭萌萌:“……”

    不好意思,看来是她想多了,明显是留下了某些可怕的后遗症,辛老师这个“他”,有待商榷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分一秒过去。

    一分一秒过去。

    当辛元的坐姿不断微调,即将完成从咸鱼型向气质型转型时,林远舟眉梢动了动,伸手取下金丝边框眼镜,旋转180度戴正。

    “久等了,蓉城那边逮到个d级的兽化系觉醒者,注册手续稍微复杂了点。”

    辛元等得焦躁,这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兽化系?挺少见的啊,能兽化成什么,猛兽吗?”

    林远舟点点头,目光放在了事件报告上。

    “666!猛兽类,这可比力量系觉醒者难缠多了。”

    身为一个纯粹的修真者,辛元自然极其羡慕有运气觉醒的,如果他也能觉醒,鬼才乐意去修真啊,修真这么麻烦!

    他又问道:“哪种猛兽?老虎狮子猎豹还是猎鹰?”

    林远舟扶了扶金丝边框眼镜:“熊猫。”

    辛元:“……”

    郭萌萌:“……”

    熊,熊猫?!

    靠卖萌能力达到d级了吗?

    辛元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全身兽化还是部分兽化?”

    “全身。”

    林远舟头也不抬,又补充道,“能够巨大化,大概有卡车头那么大。”

    还好还好,只要不是觉醒了熊猫眼这种奇葩能力,变身卡车头那么大的熊猫,战斗力也是十分可观的,难怪能评估到d级。

    但是熊猫这种生物,只需要随便一躺就是卖萌能力a级的存在……

    这时只听林远舟喃喃自语:“墨君……墨……”

    辛元问:“有头绪吗?”

    “暂时没有,我不记得这个名字,上古时期势力错综纷杂,像他这样无门无派的倒是不少,但是能有这等魄力和修为,又敢用君字自称,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

    林远舟蹙了蹙眉:“难道是当年西方的六色圣典?不不不,画风不对,明明是我们华夏的。”

    “我去联络一些老朋友问问吧,不过在此之前,辛元……”

    林远舟金丝边框眼镜下的疑惑渐渐变为狂热——

    “你想要切片套餐还是开瓢套餐?”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