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您这样我们会被封书的
    今天不止遇到了一个假的人民商场场主,还可能遇到了一个假外公……

    意会错柳风骨老先生的意思打昏了柳颜老师以后,叶征刚想掐掐人中看看能不能唤醒柳颜老师,就看到柳老先生拿了一团小拇指粗细的红色麻绳扔到他脚下。

    “小道友慢些,先把她绑起来,不然等下醒来以后反抗了多麻烦啊!”

    有道理是有道理的,但是会不会太暴力了?

    他犹豫间,就看到柳老先生点开了手机里的一张图,望过去瞧了瞧,是一本叫《放开那个小姐姐》的网文封面。

    “看到右下角这个小人没?这样绑住就行了,保管她动不了!”

    叶征:“……”

    柳老先生,您这样我们会被封书的!

    叶征强行用左手按住了不受控制想去拿麻绳的右手,问道:“凤……柳老先生,还是算了吧,等柳老师醒来我就立马演一波气功大师。”

    看着面前老人拄拐杖颤颤巍巍的样子,凤凰公子这道号根本叫不出口啊……

    一听叶征不肯绑,柳老先生似乎有点失望,他重新端坐,拗了个威仪满满的单手拄拐造型,问道:“小道友是天道院的学生?”

    “嗯,高三了。”

    “年轻就是好啊,前途无量……”

    柳老先生打量着叶征,饱经世事的浑浊眼珠里是无限感慨,“小道友,你也是我孙女班里的学生?”

    “对,也正好是高三的。”

    “唉……我这孙女不太省心啊,还望小道友以后多担着点。”

    柳老先生这么一说,叶征顿感受宠若惊了:“不敢当不敢当,我还是个学生,柳老师教我英语我感激还来不及,哪里担的了什么事……”

    “小道友……”

    “柳老先生?”叶征有点摸不清头脑,柳老先生好像挺活跃的嘛,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威风堂堂,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

    “小道友……”

    柳老先生又唤了他一声,表情为难,似乎话里有话,见他没什么反应,老先生重重拄了一下龙头拐,小声嗫嚅道,“你不叫我一声凤凰道友吗?”

    叶征:“……”

    你丫原来想让我叫你一声道号吗!

    叶征不情不愿道:“凤,凤凰道友……”

    “来自柳风骨的好评,好想再听一声!”

    幸好不是叫凤凰公子,不然要尬破天际了……

    柳老先生眯着眼,似乎极为享受有人叫他凤凰道友四个字:“哎~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这把老骨头派不上用处喽。”

    叶征强忍着尬意,回道:“凤凰道友言重了,您老当益壮的,我们年轻人还需要向您多请教才是。”

    “嘿嘿嘿,小道友过谦了。”听到这话,柳老先生情不自禁咚咚咚地连拄了几下拐杖,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笑的特别开心。

    见到柳老先生这副老顽童的样子,叶征微微一怔,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柳老先生想听他叫凤凰道友了。

    群成员起了那么多修真的道号,可始终是一群e级都没修到的普通人之间自娱自乐,而他挂着天道院高三的名头,柳老先生肯定以为他已经到了e级,是名真正的修真者。

    和修真者之间道友相称,明显给了柳老先生接触到修真界的实感,而不是一直站在修真界的门槛上,眼巴巴张望着里面的瑰丽风景却无从进入。

    这就是无处不在的阶级啊,纵然柳老先生住在这等苏城最贵的园林别墅,在现实世界应该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可是到了另一个以个人伟力为尊的世界,却成了只能仰望他人的阶层。

    叶征内心轻叹,又听柳老先生问道:“小道友,你觉得我这外孙女怎么样?”

    “嗯?柳老师爱岗敬业,在我们学生里很有人气的。”

    哪里是很有人气,明明是最有人气的no.1,只不过有些污话当着人外公的面,叶征不敢说……

    柳老先生意味深长道:“你不觉得有个地方特别显眼吗?不然你怎么一见到就流鼻血了呢?”

    叶征:“……”

    有你这么当外公的吗!

    赤果果的是要被封书的好吗!

    “呵呵呵呵,放心,我也是过来人了,哪能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心思,年轻真好啊~”

    柳老先生见他默不作声,笑眯眯道,“我这外孙女什么都好,就是二十七了还不肯结婚,小道友考虑考虑?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柳老先生,我才十七……”

    “哎~年龄不是问题!你想想看古人都是十几岁就结婚了,你要是顾虑现在社会上的道德标准,先订婚也是可以的,等你到了婚龄……”

    叶征呆若木鸡.jpg

    面对滔滔不绝的柳老先生,叶征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无法真正融入修真界的怨念,敢情一声道友还不满足,想让自己当他外孙女婿,算是一家人迂回作战融入修真界了?

    这假外公……

    “外公,可以住嘴了。”

    面红耳赤的柳颜老师睁开了眼睛,她揉揉脖子,不可思议地望着叶征,这学生不仅不知悔改,还动手?

    “来自柳颜的差评,造反了还敢打老师!”

    好感度明显已经负值了,叶征登时急了,一把抓住柳老师的手腕:“慢着,柳老师你听我解释,真的有气功,我立马给你试试!”

    温润如玉的触感入手,柳颜老师缩了一缩,却没挣脱,反而惹起了一眼装不下的汹涌起伏,叶征心神都随之荡漾起来,转瞬间回神后,心里大喊罪过罪过。

    正事要紧,他赶紧说道:“柳老师,冷静!你感受下气功!”

    对上柳颜老师娇羞的眼神,叶征努力平复心情,闭上眼开始尝试调动丹田的灵力气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十分钟后……

    叶征默默睁开眼,一滴冷汗从顺着脊椎滑落到裤衩边缘。

    秦qq式怒摔!!!

    为什么灵力无法脱体啊我去!

    只在贯通过的经脉里瞎转悠,根本无法释放到体外好吗!

    灵力分布在身体最外层的地方大概就是覆盖第二十三神皮肤的脚踝处了,但是先不说对方能不能感觉到,难道要脱了鞋子说柳老师你握住我的脚再试试?!

    “柳老先生,气功怎么离体来着……”

    柳风骨:“……”

    “来自柳风骨的差评,天道院的学生居然问我?”

    又一次对上柳颜老师的眼神,这回不是娇羞,而是渐渐冰冷。

    完了,和柳老师好感度负值的人生迎来了一片灰暗……

    这时,柳颜老师挣脱他的手,“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算了算了,很久没看到外公这么开心了,我就先不报警了。其实反正花的都是我舅舅的钱,如果没被我发现,让他任性这一次也无所谓了。”

    叶征一脸呆滞,任性一次就是七万元,你这为老不尊的外公任性这么值钱的吗?

    有钱人的世界,真可怕……

    柳颜老师一摊手:“别看我,要是我出钱我就心痛死了,我一个月工资才八千呢。”

    “小颜……”柳老先生欲言又止。

    “放心啦外公,我家日子现在过得去,我爸妈他们……不说了不说了,小家伙,你的作案工具我没收了。”

    这句话有点污了,柳颜老师一手拎起了叶征的背包,打开来看了看,里面居然满满当当用塑料袋分装了一大堆泥丸,叶征暗呼糟糕,他为了省事,沿路边走就边把聚气丹给分装完了。

    柳颜老师把这一堆装好的聚气丹哗啦啦倒在地上,又把空背包扔还给他:“我都没收了,你等下还要去骗人吗?”

    叶征赶紧摇摇头,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等下不去骗人了,现在算是骗人?他连忙点点头,这回更不对了……

    总感觉遭遇到柳颜老师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脑子都停转了。

    “柳老师,你听我解释……”

    聚气丹落在柳老师手上,明显是看一堆垃圾的眼神,怕是要保不住了,再不解释清楚,这两百万要飞走了啊!

    “不用解释了。”

    柳老师提起一大堆装聚气丹的塑料袋扔到角落里,说道,“这些泥丸就当给我外公种花用了,你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行骗,否则你这辈子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听到没?”

    “来自柳颜的差评,年纪轻轻误入歧途。”

    柳老先生一拄拐杖:“你快走吧,都交给我了,我来处理。”

    柳老先生将处理两个字语气说的很重,叶征这回又心领神会了下,只要聚气丹没被丢掉就成,柳老先生应该说的是由他来分给群里其他成员,倒也是省了他的时间,至于收钱,光看柳老先生住的地方,他就不担心有被赖账的可能。

    与柳颜老师好感度达到负值的叶征尴尬地推门离开,走出柳宅,他深吸了数口气,始终疏不通自己的心塞,这都什么事儿啊,赚钱不易,且赚且珍惜……

    罢了罢了,就当是来观光游吧,这个最贵别墅小区里,光是沿路的园林景观就美不胜收,跟隔壁真正的园林有的一拼,抱着一路欣赏的闲情逸致,他走到小区门口,突然从拐角处窜出来一群穿制服的大盖帽。

    呃,为啥会有policeman围住我?

    “不许动,小骗子你被捕了!”

    糟糕!

    中了柳老师的缓兵之计!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