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两分钟后。

    一天到晚吃鸡吃坏了身体的宋树航跑着跑着扑街了。

    无助地趴在地上,一只手徒劳向前抓着空气,努力想抓住少年远去的背影,然而少年回头笑了笑,身影消失在街角,他的修真聊天群4.0,全剧……

    不!

    我宋树航,不能轻言放弃!

    我宋树航,是要带领国足捧起大力神杯的男人!

    宋树航挣扎着爬起来,向路边一伸手:“出租车!”

    二十分钟后。

    马拉松选手叶征呆若木鸡.jpg

    秦qq式怒摔!!!

    望见蹲在一中校门口吐烟圈的光头青年,他这才想起重要的一茬,柳颜老师是一中的,他跳出来时那句“放开我的柳老师!”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黑着脸,拉起宋树航就远离了学校。

    “你到底要怎样?”

    宋树航一言不合就下跪:“师父,请收我为徒吧!我一定会好好修真天天向上!”

    扶额,还没答应呢就跪着师父师父叫起来了,能不能给个选择?

    沿途的路人不断指指点点。

    “看那儿!有人求婚!”

    “单恋真辛苦啊,都跪下了还不肯答应,啧啧!”

    “现在的学生都好开放啊。”

    “……”

    哪里是学生开放了!明明是你们这些路人甲乙丙丁脑回路太**了好吗?

    缺乏消除记忆这种修真手段的叶征十分苦恼,他苦苦思索许久,才说道:“说真的,这种事你找我,不如去找周不易?”

    “不易?”

    宋树航呆了一呆,顿时记起周易八卦的暗号,忙问道,“不易也修真了吗?”

    叶征不能轻易透露修真界的存在,否则麻烦就多了,他只能继续装傻充愣道:“我真不知道什么修真不修真的,反正你问周不易就行了,我和他很熟的,懂了吗?”

    郭萌萌老师当日说过,周不易和御虚和尚一旦帮助墨君超度百万执念,两禅寺腾飞有望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把宋树航这个麻烦推给周不易和御虚和尚,毕竟他以天道院学生的身份引宋树航进入修真界,远不如御虚和尚以地方门派两禅寺的名义来收录宋树航方便。

    他这句话其实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宋树航回味半晌,当叶征以为他会去等更亲近的周不易时,宋树航突然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出来混的要讲原则,哪怕不易是我好兄弟,我的师父也只有您一个。”

    一日为师,终生为……

    叶?喜当爹?征强忍施展仙人抚顶的冲动,宋树航这几句话,没来由让他想起当初周不易那一句“入一行爱一行,背叛老大是这一行的大忌”,他呵呵道:“要不我给你点钱,你去赖上你的周不易?”

    宋树航一愣:“给多少?”

    叶征咬了咬牙:“你报个数?”

    “十三万六千?”

    这个数字,正好是宋树航卖山寨欠下的债务,当然他也只是顺口接话而已,他不认为叶征这个穿着普通的学生真能掏出来这么多。

    “成交!”

    等下,刚说出口的叶征顿时反悔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收徒弟的我反而要付钱,总感觉像是在给分手费啊?

    况且十三万六千不是个小数字,就算他已经是百万富翁了,轻易送出去也太败家了。

    不过还没轮到他出尔反尔,宋树航突然抱紧他的大腿,喊道:“师父,别考验我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沿途的路人精神一振。

    “哇好刺激的展开!”

    “师徒恋?这两人的年龄差是在玩角色扮演吗?”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

    心态爆炸了好吗?

    叶征差点就反过来给宋树航跪下了:“你……算了算了,能不能等周不易回来再说?我们仨开个会?”

    我们仨,当然指的是御虚和尚,周不易和他了,叶征自始至终没有收徒的意思,还是决定要把这个大麻烦扔给御虚和尚,但宋树航以为仨人是周不易叶征和自己,瞬间觉得有戏,开始了打桩机式的疯狂点头。

    叶征赶紧扶人:“好了好了,先起来吧……宋……小宋……”

    再这样点下去,头都要飞了。

    “师父,别太生分了,叫我树航吧!”宋树航顺势起身,一脸期冀地看着叶征。

    宋树航的目光太刺眼了,叶征捂着脸,小声道:“树……树航”

    “哎~师父~”宋树航小眼神美滋滋的。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我的师父天下第一!”

    沿途的路人陷入了狂欢。

    “好一对狗男男,基情满满啊~”

    “哇哇哇踢翻这碗狗粮!”

    “祝福新人牵手成功,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

    下午两点零七分。

    重新加上了聊天软件的好友后,叶征总算是将自己的假徒弟劝走了。

    今天周一,现在这时间,班里应该正好上完英语课。

    万幸万幸。

    一想到柳老师,叶征就发虚,本来英雄救美的一场戏,硬生生变成了别人妄图捅他一刀,他把别人脑袋开瓢的血腥场合,恐怕再也无法拯救和柳颜老师的好感度了。

    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逝去的no.1……

    ……

    恰逢下课,脑壳疼的叶征一脚踩进了班里。

    “来自柳颜的差评,小骗子又出来了!”

    叶征:“……”

    莫非柳颜老师已经料到他又要被放出来了,所以一直在监视班级?

    很有可能,柳老师发现他昨天进去以后被放出来,肯定会去问柳老先生,以柳老先生卖队友的性子,一点靠不住啊……

    尴尬了。

    他另一只脚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来自李阳刚的好评,叫我刚刚的人来了~”

    你丫还记得那个梗呢!!!

    叶征下意识捂着屁股,反正横竖都被柳老师看到了,狠狠心就踩进门了。

    只是李阳刚在里面,总有一种知男而上的微妙感。

    “来自辰西的好评,今晚继续肾击~”

    班长大人也看到自己了。

    心贼累贼累,这个破教室给的好评都是不想要的。

    艰难跨过白愫的大长腿,他坐上了自己的座位。

    “来啦,小征子,听说你这两天犯事被抓进局子两次了?”

    白愫手机一翻,直接关掉了直播间,看得出来小祖宗直播时心情很畅快,显然精神力方面增益不少。

    叶征扶眼镜看了看,白愫精神力等级依旧是d,其他也没变,但实力从325提升到了……

    673???

    直播对她提升这么恐怖的吗?直接翻番了?!

    不,不应该的。

    他顿时想起遗迹空间里的一切,白愫在骷髅2的记忆和墨君的教授下学会过法术,实力翻番,肯定和这个有关了……

    虽说骷髅2被封印在了辛元老师神识里,可他毕竟实力太弱,只能听从白愫的描述,看不到其中的真实情况。

    唉……

    记起昨夜白愫的话,他将自己的担忧深埋心底,只对白愫笑了笑,说道:“不小心连续地撞到柳老师枪口上了,鬼知道柳老师的外公居然这么有钱,居然住到咄政园边上去了,有钱人真可怕。”

    “哦你在柳老头那里遇到的柳老师呀,那老头子现在总算知道外孙女好了?当初赶走亲女儿时那股犟劲,我爷爷亲自去劝了两天两夜都拉不回来。”提到柳风骨老先生,白愫似乎有些替柳颜老师抱不平。

    咦,其中还有故事了?

    “八卦一下?”

    “给本宫揉揉腿。”

    “喳!”

    高级按摩师叶公公如愿收到一波差评。

    “来自李阳刚的差评,渣男!”

    “来自辰西的差评,肾击!!!”

    “来自王智宏的差评,我的大长腿!”

    “……”

    “这就说来话长了,你知道为什么柳老头姓柳,柳老师也姓柳吗?”

    “莫非是……巧合?”

    白愫翻了个白眼:“别皮,柳家虽然是从商的,但是因为柳老头当初从军,在军政两界都有过硬的战友关系,柳老头这人脾气又臭又硬,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已经有儿子继承家业,却也不肯让女儿嫁出去,所以柳老师的父亲是迫不得已入赘的,柳老师随母姓。”

    “后来,因为某些我不知道的原因,柳老头和女儿闹翻啦,柳老师一家三口就离开柳家自力更生了呗。”

    “???”叶征等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就没了?”

    白愫一摊手:“没了。”

    叶征:“……”

    你才别皮好吗?这叫说来话长吗?

    哪有交代了背景然后就写个简略大纲完事的,你这样要是去写网文分分钟就会扑街的好吗?!

    白小祖宗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无辜:“有什么意见吗?”

    “小的不敢有意见……”

    “哦?不敢还是没意见?”

    “没,没意见……”

    又一次坚强地活了下来,叶征不由捏了把冷汗。

    白娘娘的气场越来越强大了,以前这种句式时他还敢皮两句,刚刚正想秀下存在感,无端端想起遗迹空间里八台宝辇上单手玩骷髅的真?娘娘模式的白愫,整个人如同被浇了盆冰水,内心竟然瑟瑟发抖起来。

    一旦被她看出自己知晓了其抖m内心的实质,凭她现在673的综合实力,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自己了吧……

    “来自柳颜的差评,小色鬼到处拈花惹草。”

    看到差评弹幕,高级按摩师模式的叶征猝不及防抬头,对上了一道耐人寻味的目光。

    柳老师来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