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人在井边站锅从天上来
    下午一点二十四分,东离山。

    高低重叠起伏的山恋,纵多迂曲的溪涧,东离山是豫州出名的消暑圣地,如今正值深秋,红枫遍野,又是观景的好季节,山中游人如织,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后山多了一座清幽的小筑。

    “西合,我回来了,开门啊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东离山主喊出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极富节奏感的台词以后,这座寻常人看不见的小筑,在被吹成扫把头的叶征眼里显现。

    一位身着襦裙的仙子迈着碎步现身了,与白衣胜雪的东离山主站在一起,满山红枫映衬,清幽古朴的小筑作景,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对璧人,端的是天造地设,风华无双。

    西合仙子引两人入庭院,好奇地打量了几眼叶征,才问道:“妾身西合,不知小友名讳?”

    仙子,你眼里的窃喜我已经看到了好吗?这眼神明明就是知道我是谁的意思啊!

    叶征看破不道破,刚要作答。

    东离山主:“这位就是你让我找的叶征啊,西合你忘了吗?”

    西合仙子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狠狠扎在东离山主脸上:“有吗?叶征……这位叶小友不是你自作主张请来的吗?”

    “哈?”东离山主摸了摸脑袋,对西合仙子突然的装傻充楞没转过弯来,“不是你昨晚……”

    “咳!”

    西合仙子重重咳了一声,打断了东离山主的话:“东离,先跟我进屋一趟,我教教你什么是待客之道。叶小友,前面三丈处左转入亭,随意就坐便是,我二人去准备些小点心,随后就来。”

    “嗯?西合,我们哪里有小点心……你……唔,唔唔唔!”

    东离山主被捂住嘴拖走了。

    叶征:“……”

    山主,你的情商有点不忍直视,请珍重……

    ……

    叶?扫把头?征用力压了压头发,放手,依旧翘了起来。

    刚刚解除防风术以后御电驴狂飙了近两个小时,他感觉自己起码沧桑了二十岁,发际线明显上扬了。

    坑爹呢!

    我还没变强,居然也要秃了?

    没有听西合仙子的话直接走到亭内,他目光逡巡,在庭院角落发现一口六边形的古井。

    就是你了!

    取点水湿湿头发,让自己恢复十七岁少年该有的尊严……

    不过他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走近了古井,才发现井边没有吊桶,环顾庭院,叶征一筹莫展。

    假山绿植,花鸟盆栽,就是没有任何取水的工具。

    心疼自己,只能寄希望于这口井不要太深,探探身就能捞点水上来……

    “我%&@*()!”

    受到惊吓的叶征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我去,我看到了什么?井里有个贞子?!

    叶征惊魂未定,满脑子都是午夜凶铃,刚刚俯身看了一眼井里,居然看到大概两米深的井底有个辨不清面容的女子,跟他同一时间从井里向外张望,他能清晰感受到那一刹那对方好奇的眼神。

    怎么可以这么修真!太刺激了!

    他定了定神,拍拍屁股起身,努力抚平着疯狂跳动的小心脏。

    常言道,不作就不会死,习惯性作死的他又一次望向了井里。

    如假包换,千真万确,就是一名女子!

    虽然仍看不清面容,五官发型甚至衣服都是模模糊糊的,可他心里有一种确确实实的直觉不断告诉他,对方是女的,并且正在好奇地从井底看他!

    只是这个从井底往外看的女子有点奇怪,自己做什么动作,对方也会跟他做同样的动作,他挥挥手,对方也跟着挥挥手,他歪歪头,对方也跟着歪歪头,就跟他自己在照镜子一样,不过对方的动作有半秒左右的延迟,就像是在学他的动作。

    这让他想起小黑屋的镜像空间……

    井里没有自己的倒影,只有模糊的女子身影,莫非是这口井有恶作剧的功能,能让人的将自己倒影看成女子?

    不不不,不可能的,井底这个女子是真实存在的。

    叶征第一时间否决了恶作剧的猜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但他不仅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女子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心底与生俱来般对其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和亲切感,仿佛两人是相交莫逆的老友,或者亲密点,更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

    恋人?什么鬼!

    他能肯定的是,自己一定不认识对方,模糊的形体和五官都很陌生,完全没有印象,跟他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任何小姐姐都不一样,怎么会产生恋人这种想法?

    此时,一叶红枫飘落井里,触到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女子的身影似乎受到影响,开始逐渐变淡。

    “不!你别走!”

    话一脱口,叶征瞬间呆住,这个声音是我自己发出来的?

    看到涟漪中女子逐渐变淡的身影,他的心仿佛无端端缺了一大块,情不自禁的喊出声的同时,手也不由自主伸向井内。

    不!你别走!不要离开我!

    回来!听到没有!回来!!!

    他心底疯狂地呐喊着,可偏偏头脑清醒,错愕的荒唐感一遍遍冲刷着他的思绪。

    他此刻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直觉,一旦这个井底的女子身影消失,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她的一切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不留丝毫痕迹。

    “给我留下来!”

    女子的身影淡化极快,只犹豫了片刻便几近透明,他根本无法抑制住心头的悸动,喊出“回来”二字后,整个人本能地纵身一跃,想伸手抓住井底的女子将她留住。

    “喂喂,叶小友你干啥?”

    “来自东离山主的差评,想不开也别在我家自尽啊!”

    一只有力的手箍住他的右脚,生生止住了他坠井的趋势,再一眼望向井底,水面平静无波,女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了。

    嘀嗒……

    有水珠滴入,井底再度泛起涟漪。

    叶征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颊,不知何时起,他竟已是潸然泪下。

    ……

    东离山主一阵后怕。

    他偷偷跪了一会儿键盘回来,居然见到叶小友哭着喊着跳井了?

    幸好来得早,没有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否则苏城天道院的学生淹死在自己地盘上,林远舟跟何愁说不得要扒掉自己一层皮。

    “井里有一名看不清脸的陌生女子?怪事……”西合仙子神色意外而迷茫,似乎并不相信叶征的话。

    “真没骗你们啊,太诡异了,我真的看到了!”叶征又朝井里看看,除了自己的倒影以外什么都没有,仿佛刚才的事情就如梦幻泡影。

    东离山主生怕他一言不合又要跳井,连忙将他拉离井边,说道:“叶小友你误会了,西合不是说你能看到女子这事儿奇怪,她奇怪的是看不清脸。”

    “哈?”叶征一头雾水,“什么意思?井里看到别人不奇怪?”

    西合仙子点点头:“当然不奇怪,这是我族上古传承至今的圣井,无比漫长的灵气枯竭期都没能使它干涸,你在里面看到女人,那是理所应当的。”

    “为什么?”叶征问道。

    “叶小友看好了。”这回是东离山主主动靠近井边,向里面张望片刻,微微失神,眼里闪过一丝追忆。

    叶征好奇地跟进,顺着他的目光又往井里看去,井底除了他和东离山主的倒影外空无一物。

    “呵呵。”

    就算有叶征这个外人在侧,西合仙子也瞬间撕去了温和的伪装,语气冷到冰点,“东离,晚上想跪什么?”

    ???

    叶征满脸问号。

    有人能大发慈悲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剧情转变太快,脑子不够用了好吗?

    感受到杀气,东离山主一把揪住他的后领,飞退数步,旁白适时送上:“叶小友有所不知,我族这口圣井名为初恋井,望着这口井就能照见自己初恋的模样,深刻体会下什么叫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要把握当下啊小伙子。”

    叶征:“我……初恋?”

    牙好疼,你族到底是个什么奇葩的上古部族,圣井的作用也太心塞了吧?

    难怪西合仙子杀气爆棚,原来山主你以身试法作了个大死,初恋,啧啧,情感生活很丰富嘛山主,嘿嘿嘿……

    “初恋,啧啧,情感生活很丰富嘛叶小友,嘿嘿嘿。”东离山主小眼神倍加猥琐。

    “哈?怎么扯上我了?”叶征不解道。

    西合仙子与东离山主心意相通,意味深长道:“你方才不是说井里有看不清脸的陌生女人吗?你是不是拈花惹草太多,记不清了初恋的脸了。”

    “来自西合仙子的差评,小小年纪就是个渣男!”

    正所谓人在井边站,锅从天上来,从井里看到了莫名其妙的女子,就被两位修真界的前辈扣上了渣男的帽子,叶征心里梗得慌:“讲真,我的确不认识她啊,我哪有什么初恋,我还是个chiwu……”

    “好好好,不认识不认识。”东离山主连道三声好,打断了他纯情的自白,挤眉弄眼道,“咱们不谈初恋,谈正事,谈正事!”

    “来自东离山主的好评,都是男人嘛大家都懂的!”

    懂你妹啊!

    这是笃定了我是个渣男了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