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料事如神周不易
    手机一阵震动。

    “课别上了,我知道你早该毕业了,赶紧出来,我在平河广场等你。”

    数学老师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讲着空间几何,白愫瞅了一眼信息,目光挣扎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征子已经知道了吗?他最不喜欢拖人后腿,一顿臭骂怕是逃不掉了……

    “ok。”

    叶征收起到回信,眉头紧锁。

    白愫没有辩解,林远舟和陈博士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真的是因为我,她才没有去精神力觉醒者的圣地,留在苏城整整一年半?

    为什么心中隐隐有着无法言喻的窒息感……

    ……

    叶征被包围了。

    给白愫发完信息后,他就被来者不善的三人封住去路。

    看三人的神情,应该是候着自己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自己现在不经过这里,怕是他们会一直等到天道院晚间修行之前。

    “来自陆青的差评,终于等到你了呵呵!”

    “来自杨毅飞的差评,同上!”

    “来自徐冲冲的差评,同上!”

    接收着持续不断的差评,叶征冲白愫追求者abc挤出个友好的假笑。

    “又见面了哟三位同学~咱们可真有缘啊~”

    此地大多数学生去往天道院的必经之路,白天的人来人往,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剑拔弩张对峙着的四人,驻足围观。

    杨毅飞阴沉着脸:“姓叶的,早上诳我们诳的很开心?”

    叶征保持着友好的假笑,点点头:“嗯,很开心,特别开心,我想你们三位蹲守我这么久,不是只想问我开不开心吧?”

    他习惯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尤其是面对反派时。

    “还嘴硬?今天不管怎么求饶,你都别想活着离开。”杨毅飞捏了捏拳头,眉目间戾气深重。

    陆青出声道:“叶兄,你不是我们三人的敌手,束手就擒吧,还能少点皮肉之苦。”

    徐冲冲沉默着,眼神里俱是不满。

    冤家路窄。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叶征皱了皱眉,他如今身负玄盾符,虽然不惧和三人争斗一番,但是在普通人面前不能露出太过惊人的实力,发挥不出他连白逞都望尘莫及的速度优势。

    况且,现在不是跟同学们小打小闹的时候,还要跟白小祖宗碰面呢。

    “好好好,既然你们甚是想念我,我投降。”他假意举起双手,趁着三人一愣神的间隙,倏然后撤三步,钻入边上的无人小巷子里。

    也只能怪这白愫追求者abc蹲的地方不好,后面露了这么大一个破绽,不知道围堵别人得连退路一起堵住吗……

    不对!

    他遥遥望着巷子尽头出现的两个身影,脚步停滞。

    白逞和辰西,五人齐聚。

    身后,陆青杨毅飞徐冲冲三人不紧不慢跟来,一群保镖模样的大汉背身堵在巷子口,不让观望的吃瓜群众靠近。

    这阵仗,蓄谋已久了啊。

    叶征讥笑道:“几位当真好算计,故意露了个破绽给我,就为了将我堵在这里教训一顿?”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将你的正义葫芦也一并交出来。”杨毅飞成了仇叶者联盟的发言人。

    不止打人,还要夺宝?修真界的画风可真是一如既往的开放。

    他平静道:“你们不怕我施展天降正义?”

    “你的葫芦那点搞笑作用,你觉得你能在我们联手下发动几次?而且如果你用了,就得想想被我们夺走的后果了,你自己想吃几次天降正义?”杨毅飞眼中恨意深重,根本不惧正义葫芦的恶趣味。

    其余几人眼神中虽然有犹豫,但明显都对杨毅飞的话表示了赞同。

    “哦?夺走我的葫芦以后分赃呢,葫芦只有一个,诸位大佬准备怎么分?”叶征心思急转,企图从内部分化对手。

    “呵呵,不劳操心,我们自有打算。”辰西回道。

    他成吨成吨的怨念正在以差评形式持续发送过来,身为正义葫芦的第一个牺牲品,他已经从崩溃边缘逐渐恢复正常了。

    叶征摸摸眼镜,冷笑道:“所以你们是吃定我了?”

    五人没有开口回答,但冷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五人中,他和辰西杨毅飞有过交手,对两者实力心里有数,他也见过白逞的实力展示,陆青的实力和白逞相差无几,徐冲冲没见出手,但光凭刚刚眼镜的数据上看,167的综合实力比白逞略逊一筹。

    如今被堵在巷子中,腾挪空间太小,他堪比e级后期的速度一点都发挥不出来,光是白逞那招速度爆发就能一招制服他了……

    想来这绝佳的伏击地点,是白逞和辰西前日看到了自己的速度以后特意选的。

    但是……

    叶征怡然不惧,有能扛住d级巅峰期一击的玄盾符在手,虽说在五人联手下不一定能为所欲为,但是逃跑还是做得到的。

    此时不装更待何时!

    他摆出蔑视神情,无所谓地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一起上吧!”

    不等五人回话,他身形猛地向前一窜,e级后期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竟是想靠着玄盾符的防御一举冲破白逞和辰西的封锁。

    玄盾符得来不易,是他如今赖以保命的倚仗,他可不想耗费在这种无聊的小打小闹上面,尽早脱身去见白愫才是正事。

    杨毅飞露出得逞的笑容,阴沉沉道:“极快的速度往往会将自己带入到死亡的深渊里呢,呵呵。”

    随着他的话语……

    嗡!

    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前进中的叶征诡异地后仰,下身惯性向前,“咚”地后脑着地倒在地上,整个人滑了近五米才停下。

    他心有余悸摸摸喉咙,努力向后仰了仰头,一根细如发丝的金属线横在墙壁两端,就这么静静的挂在这巷道之中。

    刚刚那一声声如蚊蝇的嗡鸣,就是他飞奔中喉咙挂到金属丝发出的声响。

    而在他腰际贴身处,能抵挡住d级别巅峰期一击的玄盾符,效果被抵消了近三分之一。

    “毅飞,你做了什么?”陆青眼神猛缩,嗡鸣声后,他循着声音来源勉强看到了那根横在巷道的金属丝。

    戒备中的白逞大惊失色,惊怒交加道:“余连城的金刚丝,你舅舅居然敢给你这种东西,你疯了吗你?!”

    杨毅飞不可置信地大口喘着粗气,看向叶征的眼神分不清是兴奋还是恐惧:“你竟然还有防身的法器?”

    “你……就这么……想杀我?”

    一字一顿,叶征缓缓爬起,隔着仍在震颤不休的金属丝,目光直直对上杨毅飞瞳孔,声音之寒,犹如亘古不化的冰川。

    白逞口中的金刚丝,也就是那根肉眼难辨的金属丝,很明显是属于法器,否则这么纤细不可能撑住他巨大的惯性冲击还没断。

    如果,如果他没有从林远舟那里拿到玄盾符,以金刚丝的锋利程度和玄盾符被抵消了三分之一的成果来看,他很明显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杨毅飞沉默不语,微微颤抖的手一招,金刚丝化成钢珠大小的球状,回到他的手心。

    这就是他舅舅的法器,金刚丝。

    杨毅飞能踏入天道院,也是得益于其舅舅是灵气复苏初期时接触到修真界的那一批人,因此作为家属的他由于资质奇佳,得以被修真界纳入。

    如今他的舅舅余连城已经在d级水准,手中也有几件法器存在,这金刚丝就是余连城最得意的攻击法器之一。

    今天得知自己从叶征手里抓获的觉醒者是假的以后,内心恨意早已萌芽的他赶到舅舅家中,以需要防身的借口借用了金刚丝。

    “说话啊,你不敢回应,那我……”叶征冷笑着正要上前,顿时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直逼而来,他仓促间飞退数步。

    下一刻,他刚才所站位置两侧的墙壁上,出现了数条细小得几乎无法看见的痕迹,接着,两侧墙壁轻轻破裂开来,那裂口处竟然光滑如镜面。

    灰尘扑面,叶征内心猛地下沉,他还是没能躲掉。

    在金刚丝无迹可寻的一击后,玄盾符的防身效果又去了三分之一,再一击,就能彻底击破玄盾符的防御。

    此时金刚丝重新化成球状,回到杨毅飞手心。

    即便亲眼看到,陆青仍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毅飞,赶紧停手,用金刚丝攻击天道院同学,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给我闭嘴!”杨毅飞两眼通红,仿佛陷入了魔怔,“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自以为实力强就不断支使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陆青的话被堵在喉咙里,忌惮地看着杨毅飞手心金刚丝,跟徐冲冲白逞辰西等人不断交流着眼神。

    叶征神色凝重,这出乎意料的局面,陆青徐冲冲白逞辰西明显只想堵着自己揍一顿,却不想杨毅飞胆敢祭出了金刚丝这种强大的攻击法器,一心要取了自己性命,令他们四人都束手无策。

    周不易果然料事如神,在遗迹空间里放过了杨毅飞,我早晚要吃亏,只是想不到居然来的快……

    逃得掉吗?

    他身体绷紧,时刻准备着向后逃窜,但两脚似乎生根似的有些不听使唤。

    有一种如影随形的直觉疯狂警告着他,只要他敢动,杨毅飞情绪再度波动,那其手心的金刚丝下一瞬就会将他整个人切成碎块。

    一步踏错,就是死!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