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命轮第七的实力
    斗转星移空间。

    “第七,你的研究机构汇聚了那么多精神力觉醒者,不怕命轮其他人猜忌于你吗?”林远舟依旧是标准的面无表情。

    “无所谓啊,难道你以为我不成立研究机构,你们那一代人就会对我们这些新时期的觉醒者彻底放心?”陈博士笑眯眯道。

    “我相信你……但是你利用命轮的权力获取各门派精神力方面的修真典籍,搞得怨气沸腾,横生了不少枝节,他们正准备联合起来弹劾你。”

    “任他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又不是第一次弹劾我了,难不成一直容你们这些古代人继续帚敝自珍?林老,我们的敌人从来都不在内部,想想江河湖海的事情吧。都说攘外必先安内,内本就不用安,都是些不必要的猜忌,什么权谋心术狼子野心,统统都是你们古代人的臆想罢了,我们现代人可是很爱好和平的。”

    “希望如此。”

    陈博士理了理自己一头飘逸的地中海:“好了好了,不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要去看看我那个未来的小助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金丝边框眼镜平静道:“想念的是大长腿吗?”

    “你猜?哎呀呀,别这么看我,虽然我的助手们都是女的,但只是因为女人心细,适合做这类研究工作而已。”陈博士肥脸堆笑,假惺惺说道。

    “呵呵。”

    林远舟摁了下遥控器,两人同时被传回他的办公室。

    “嗯?有天劫?!”金丝边框眼镜流露出疑惑,目光穿过墙壁阻隔看向外边。

    天空中阴风呼号,一大片黑云遮天蔽日,如潮水一般翻涌着,令人心悸的雷威隐蕴。

    “啧啧,是谁这么大胆,敢在闹市区晋级引来天劫,你苏城真是人才辈出啊……”陈博士眼神玩味,散开神识笼罩了整个苏城——

    “我¥#%*!是她!

    ……

    “赫…赫…赫…别过来!别过来!”

    巷道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嚎声回响,杨毅飞痛苦地坐倒在地,连滚带爬向后挪动,他整条右臂呈麻花状绞烂,已经看不出原本形状,鲜血大股大股喷涌而出。

    “是你!”望着尽头出现的娇柔身影,余连城心惊胆战,手中金刚丝微微颤抖,竟然生不出对抗的勇气。

    “愫愫!”

    “妹妹!”

    不同的声音入耳,余连城表情错愕。

    不应该的,白愫的觉醒能力不是十分鸡肋吗,怎么会有如此威能,在他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二十米开外就能废去毅飞的手臂?

    察觉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沉重,余连城仰头张望,天空中风起云涌,转瞬间一大片乌云汇聚在上方。

    这是……修真者晋升时的劫云?!

    他惊恐地大叫道:“你!你居然敢在这里晋升c级!”

    d级开始每次晋升都会引来天劫,白愫在此时此地渡劫,牵连普通人不说,他们在场几人都会被卷入其中。

    余连城不过是d级后期的修真者,面对d级巅峰期尚得全力以赴的天劫,势必没有多少活路,而白逞陆青等人更是一个都别想逃命。

    “完了……”

    感受到劫云中有什么恐怖的存在锁定了自己,余连城瞬间面如死灰,因为与渡劫者靠的太近,天劫自动将自己认定为白愫渡劫的帮手,无论他怎么逃都会被天劫追击。

    听到余连城的惊叫,白逞等人纷纷抬头,表情或错愕或惊慌,他们从没见识过这种惶惶天威,只是感受到了黑云带来了令人窒息的威压。

    “唔……”叶征失血过多,目光涣散,努力看向出现在巷道尽头的白愫——

    一双大长腿亭亭而立,姣好的面容上一对水灵灵的双眼失去了焦点,茫然的神情令他觉得分外眼熟。

    这种表情……

    与当初在遗迹空间反抗骷髅2同化时一模一样!

    这时,一个没有任何情感起伏的声音自上方传来:“第七,打散它,先阻止白愫晋升。”

    陈博士拎着林远舟后领,一步跨过数里,来到事件中心。

    “好咧。”陈博士松手,任由林远舟自由落体,也不见他如何施术,仿佛只是朝着天空不耐烦地挥挥手,天空中的劫云如同遭到龙卷风侵袭,刹那间正中间出现一个螺旋状风眼。

    林远舟轻巧落地,环顾四周,皱眉道:“你们谁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巷道尽头的白愫一脸茫然,状态明显异乎寻常,离开天道院不久的叶征浑身浴血嵌在墙里,匍匐在地的杨毅飞右臂绞碎,五官痛到扭曲,惨嚎声越来越轻,而巷道内明显可见镜面般光滑的切割痕迹。

    金丝边框眼镜下流露出愠怒,转向黑色鸭舌帽的中年男子:“余连城,你敢对我天道院的学生出手?!”

    余连城此时只顾着抬头望天,那个最近成为尘世焦点的陈博士意外出现,举手投足间将汇聚的劫云洞穿出螺旋风眼,天劫带来的威压为之一轻,随后天光顺着风眼投射而下,照在陈博士身上,犹如金甲加身,凛凛恍若天神。

    陈博士单手向天虚握,仿佛攥住了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

    下一刻,他的手掌握实,天空中汇聚的劫云刹那间被无形的大手揉碎,劫云四分五裂,开始随风消散,苏城上空渐归清明,笼罩了小半个苏城的威压也随之消失。

    抬手灭天劫,命轮第七的实力竟恐怖如斯。

    陈博士扫视满城因雷云突然消失而懵比的吃瓜群众,拍了拍自己光溜溜的脑门,郁闷道:“阿西吧,又要做公关了,这次推出哪个新武器呢……”

    此时,下方巷道中异变突生。

    等不及余连城答话,林远舟便矮身给杨毅飞塞了一粒疗伤用的丹药,又伸出手准备将疗伤丹药塞给叶征时,一股无形无质的气息席卷而至,竟将他整条手臂扭曲成惨不忍睹的麻花状,与杨毅飞的伤处一模一样。

    林远舟似是感觉不到痛楚,面无表情地望向白愫,喃喃道:“无差别的念动力攻击吗?她已经迷失神智,只靠着本能来保护这小子了……第七,制住她,检查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博士点点头,缩地成寸般一步跨过空间来到地面,单掌前伸,四条金色锁链从地下窜出,将白愫四肢牢牢锁住。

    茫然状态的白愫没有任何反抗。

    看到此处,白逞眉目间尽是心疼,他恨恨地望了望余连城,又扫了一眼目光涣散的叶征,叹道:“余连城不敢说,我来说吧,刚才……”

    林远舟用另一只完整的手将疗伤丹药塞进叶征嘴里,静静观察着杨毅飞和叶征的伤势恢复情况,听白逞叙述。

    当听到余连城用d级威压制住叶征,让杨毅飞杀人时,林远舟脸上寒意遍布,他又望向余连城,问道:“是这样吗?听这意思,你是看中他的储物空间了?”

    余连城沉默不语,有陈博士和林远舟在场,他撒谎也无济于事,只得辩解道:“是他先招惹我侄子,所以……”

    “所以你就敢动我天道院的学生?天命建立天道院以来,挑衅规则者不知凡几,你接触修真界较早,应该见过许多不自量力的下场,还敢以身试法?呵呵。”

    论护短,林远舟远胜余连城,天道院每一个学生的情况他都了若指掌,当成自己孩子一样时时观察修行进度,况且如果今天没有第七在场,这一场闹市区的天劫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伤亡。

    果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个储物空间就轻易勾起了人心阴暗面。

    余连城面色如土。

    此时陈博士近距离观察了白愫一番,皱眉道:“应该是看到叶小子受伤,她情绪波动太大,无法压制自身d级巅峰期的精神力才引来了天劫,同时本应该在渡劫后到来的心魔罕见地提前侵体了。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我感觉到她的境界十分虚浮,就像是精神力快速提升的后遗症。”

    “前几日她的精神力才d级中期。”林远舟略一沉吟,又补充道,“我是说进遗迹之前。”

    “你是说那位神秘的墨君搞的鬼?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陈博士紧张道。

    “不知,我没找到任何关于他的记载。”林远舟道。

    事关墨君,陈博士谨慎地绕着白愫转了几圈,仔仔细细打量了好一会儿,突然肥脸一阵抖动:“不好!看走眼了,我还以为是心魔在天劫之前侵体了,竟然是寄宿在她神识内的种子发芽,正在跟她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在遗迹空间内参与过讨论的白逞惊道:“种子?种子不是在辛老师神识里吗?”

    当日白愫明明告诉他们,由于辛老师没有抵抗,导致和墨君妃子的同化进程太快,她和c级的骷髅儒生只能将其记忆和神识种子封印在辛老师记忆里,想到此节,他不由失声道:“我们都没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妹妹在骗我们?!”

    陆青徐冲冲辰西三人眼神茫然,没接触到遗迹空间事情始末的他们并不知道白逞在打什么哑谜。

    “是的……如果我判断得没错,辛元那里有的只是大部分的记忆,神识种子和小部分记忆在白愫这里。”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