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神识战场
    陈博士是举手投足能扫灭天劫的存在,他的话,白逞自然深信不疑。

    “那该怎么办?”白逞彻底慌了,墨君妃子的神识种子正在争夺身体控制权,意味着白愫陷入了极大的危险。

    “别急,让他处理。”林远舟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冷冷道,“余连城,说说你想怎么死?”

    “我……”

    余连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什么说,如今华夏修真界说是天命只手遮天也不为过,他一个d级的修真者,在有天命撑腰的林远舟面前与蝼蚁无异。

    “罢了,稍后再处置你,先滚去天道院等我,你在这里太碍眼了。”

    余连城如蒙大赦,林远舟没有当场杀他,说明他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于是匆匆离去,林远舟显然并不担心他会就此逃跑,如果敢逃,那他才是真正的自寻死路。

    眼见陈博士神色愈加凝重,林远舟问道:“第七,现在如何了?”

    明明让白逞别急,他却也忍不住开口问了。

    白愫是他苏城天道院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就算墨君再如何神秘,手段何等通天,他都不会轻易将白愫当做弃子,任由其被墨君妃子夺走身体。

    陈博士愁眉苦脸道:“墨君妃子的神识种子已经发芽,争夺不可逆转,只能靠她自己了,除非……”

    “除非什么?”白逞急道。

    “除非由我来撑开心灵屏障,有人敢以神识状态不计生死进入神识战场去帮她。”

    陈博士十分苦恼,这都什么事啊,本来以为告诉叶小子真相,就能劝服白愫早点来研究机构,结果莫名其妙发生这种意外?天劫?墨君?

    子曰他!敢动自己看中的大长腿助手,陈博士已经将墨君列为了头号大敌,搞出幺蛾子的余连城也被他判了死刑。

    “我进去,我不怕死。”白逞当仁不让出声。

    身为一个真正的妹控,现在正是他出场抢戏的时候。

    陈博士摊手道:“别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你以为不要命就能帮到她吗?你清楚什么是神识战场吗?”

    白逞欲言又止,沮丧地摇摇头。

    陈博士开始了教学时间:“神识是我们修真者,不,是所有人的立命之本,如果神识死去,那就等于你这个人的死去,有再强的灵力精神力或者体质等等都将化作一场空。”

    “神识战场就是现在白愫这种情况的专用术语,是两个神识争夺身体控制权时虚化出来的特殊战场。要知道用神识夺取别人的身体是有极大风险的,如果两人神识强度过于悬殊,神识交战一般瞬间就结束了,神识战场可能都无法形成。”

    “但是如果两个神识强度差距不大,就会出现拉锯战,这种交战可不是单纯的比神识强度了,而是以记忆执念等等复杂因素的构筑起神识战场,什么样的战场场景都有可能出现,两个神识在其中交战,弱者若是处理得当,也能够获胜,最终的胜者获得身体的掌控权,败者则会被压制,或者直接湮灭。”

    一听败者的下场,白逞紧张道:“博士您这么强大,不能直接插手我妹妹的神识战场吗?”

    “你以为我是万能的吗?我们的神识奥妙非凡,能窥得十之一二真意就已经是无可估量了。如果让我单纯碾碎神识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要我插手神识战场左右胜局,太难了……”

    “神识战场有两个铁律,其一,交战规则由交战的神识来定,可能是一方定制,也可能是双方混杂的结果,外人无论神识如何强大,只要进入他人神识战场,只能循着交战规则来走,胡乱干涉只会被规则绞杀。”

    “其二,神识战场数量不定,无法得知交战双方会连续开辟多少个神识战场,就算你帮白愫胜利一次,可能还有下一个战场,下下个,下下下个……只要失败一次,那你进入神识战场的神识就会被规则绞杀,能分出神识的大佬会因此大伤元气,像你这种分不出神识的小角色,肯定是身死道消的下场了,这也就是外人插手神识战场的凶险所在。”

    说到这里,陈博士叹了一声:“如果我来得早点,趁着墨君妃子的神识种子发芽之前倒是能直接将其分离出去,可是如今神识种子在白愫的神识中生根发芽了,两人神识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我也无能为力。本来还以为神识种子真的封印在辛元那里,想细细研究一番的,这墨君自己还没出关呢,行事怎么会如此急躁?”

    “他在忌惮。”林远舟回道。

    “忌惮谁?难道他在修真界有什么敌人?但是这样就更不应该让她的妃子先行占据白愫肉身了吧?会更容易被敌人抓住把柄啊。”

    “不是你想的这样的,第七。”

    林远舟面无表情地分析道,“神识种子这事,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多,他忌惮的是变数,修真界能人辈出,又不是他一人独尊。就如你所说的,神识种子发芽之前你就能将其分离出去,这正是他担心的事情。”

    陈博士拍了拍地中海,恍然大悟道:“那看来他还挺看得上我这未来的小助手了,否则也不会决定让神识种子这么快发芽,如果这神识种子真让我给分离了,没准送他一个小短腿的男性改造人做妃子。”

    林远舟冷笑道:“他最担心的就是你这种恶趣味,照这样看来,当时在遗迹里神识种子一开始的确是在辛元身上,墨君实在忍不了这种事才转移到白愫身上,估计是因为大部分记忆在辛元身上没有办法转移的关系,神识种子的发芽才会延缓到现在。”

    “有道理。”陈博士点点头,丝毫没有被吐槽恶趣味的自觉,他看向急得团团转的白逞,问道,“都说了这么多了,那个妹控,你还要进去吗?会死哦~”

    “我要进去!”白逞没有一丝犹豫,身为一个合格的妹控,早就做好了为妹妹献身的准备。

    陈博士目露赞赏,他一掌抚在白愫额头,闭目感受了片刻,说道:“我能看到第一个神识战场已经开辟了,是一座古城,应该就是你们前些天进去过的那个遗迹,熟悉地形的人进去倒是会多上几分优势,那么……”

    “等等……我进去吧,咳咳……没人比我更熟悉那座古城了……林老师,为什么我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

    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被遗忘在角落,嵌在墙里始终没人扶的叶征出声了。

    林远舟喂的疗伤丹药十分有用,他的血肉在不断蠕动,胸口断骨也在持续增长,就是没接好骨头,长的方向有点歪,有两根断掉的肋骨长太快,从内而外就快戳穿皮肉了,看上去十分惊悚。

    金丝边框眼镜下流露出一丝尴尬:“是我分心,忘记帮你接骨了。”

    其实不止叶征,杨毅飞,包括林远舟他自己,断骨都忘记接了……

    林远舟伸出尚且完好的手。

    咔咔!

    “嘶……”叶征倒吸一口凉气,痛得满头冷汗,胸口塌陷总算恢复原状,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命本质提升的原因,他对痛感的承受能力也大大增强了,如果放在以前受了这种伤,怕是比杨毅飞的惨嚎好不到哪里去。

    “痛痛痛!赫……救命!别!啊!”说杨毅飞杨毅飞就到,林氏接骨,惨嚎送上。

    陈博士这才问道:“叶小子,你说没人比你更熟悉那座古城?”

    “对,总共二十九万五千……四百六十五……栋建筑,一切的构……造都在我的脑海里。”叶征咬牙道。

    他用寻找过御虚和尚的踪迹,甚至还想用去怼墨君,论对古城的熟悉程度,可能连墨君这个古城之主都无法和他比拟。

    “二十九万五千多?!有这么厉害?”陈博士不信道。

    接完杨毅飞的手臂,林远舟咔咔咔拧直了自己扭曲的手臂,说道:“第七,我相信他,他有自己的小秘密。”

    陈博士肥脸写满了纳闷:“你怎么谁都相信……小秘密就小秘密吧,时间不等人,两个神识已经开始交战了,你们到底谁去?”

    叶征:“我去!”

    白逞:“我去!”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走开你这个抢戏的龙套!”

    “啧啧,真羡慕现在的年轻人,送死还有抢着去的,你们几个不抢抢吗?”陈博士试图将战火扩大,烧到陆青辰西徐冲冲身上。

    三人沉默,神识战场如此凶险,身为没什么希望的白愫追求者,好像远远没达到可以为了白愫去送死的份上。

    陈博士见惯了人情冷暖,无所谓地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辛苦点,送你们俩一起进去吧。”

    “哈?”叶征和白逞对望一眼,懵比道,“能一起进去?”

    陈博士笑眯眯道:“我又没说只能送一个人进去,只不过多一个人可能没多大用而已,但至少黄泉路上有个伴,不是吗?”

    叶征:“……”

    白逞:“……”

    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丧,铁定了我们有去无回,听了很心塞的好吗?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